翻页   夜间
翰墨小说网 > 第一战场分析师! > 第66章 生机
 
66-无人区生存7

乘风犹豫片刻, 上前摇了摇严慎。

陷入昏迷的人已经被强制断线,无法给她任何回应。

乘风又摘下手套,去碰对方脸上的皮肤。

触手一片滚烫, 确认病患处于高烧状态,暂时丧失行动能力, 不知道有没有恢复的可能。

此时距离目标营地, 还有三分之二的距离。已知严慎加上他繁重的背包, 约有两个乘风那么重。她要做原本三倍的功, 才能带着这位朋友走向胜利。

“乘风, 不行。”

她愿意主动把这句话打在公频上。

孩子不可以这么压榨的。

蹲在严慎身边沉思的一分钟里, 乘风仔细回忆了一遍她跟这位同志长久以来的交情,好找到一个合适的借口,让自己的无情看起来理所当然。

……其实他们的情谊也不算多么的深厚, 虽然严慎无私地给她借过钱。

……但毕竟是相互协助的战友, 而且还是乘风主动抛出的橄榄枝。

……可机器人都是冷静且目的性明确的, 她是为了拿名次才参加的比赛, 凭她自己争10已经很艰难了, 再加个吨位超标的严慎, 岂不是痴人说梦?何况军人的首要目标永远是完成任务。

……然而严慎顶着高热徒步半夜也要走到这里跟她会合, 证明他有强烈的求胜欲。如果自己此时冷酷地转身离开,会让外人误以为她很卑劣。

观众们听不到乘风内心的反复挣扎,只看见她仰起头,眺望向远处的山峰,目光越来越空虚,最后悠悠叹了口气。

那声叹息里凝聚了她来自灵魂的感慨——如果没有遇见就好了。

当乘风脑海中闪过无数个犹豫的借口时,她就知道自己这次走不了了。毕竟她不需要向任何人做多余的解释,利益最大化就是最好的理由。

她将严慎的身体摆正, 倒出一点干净的水,喂到他嘴里。又打湿吸水布,叠成长条,盖到他的额头。

乘风着实不大擅长照顾病人,只能依靠直觉给严慎降温。手法也很粗糙,有没有用全看缘分。

关键是喂药,好在她的医疗包里有退烧常用药物。可在喂严慎吃进去之后,她才想起来,忘记了严慎自己有没有吃过。

……反正吃多了应该不至于死人。

乘风胡乱做了点医治补救措施,开始翻找严慎的背包。

因为是雨夜出行,身体状况又欠佳,严慎所剩的物资已经寥寥无几。最关键的水和食物都没有了,各种设备倒是留得齐全。

乘风抽出绳子,绑在严慎的腰部和两臂下方,又将防水布垫到严慎身下,就这样拖着他在漫无边际的地图里行走。

热风迎面扑来,乘风的右肩被长绳勒出深深的痕迹。缓慢迈出的步伐,让她瞬感前途渺茫。

直播间的观众都看得不忍起来。这是什么感天动地的场景?

“养儿可以防老,这就是为什么军校生喜欢做人爸爸的原因了。【点烟】只可惜大部分混蛋都是不孝子!”

“乘风别顾面子了,大家都懂的,一个人去征服星辰大海吧!”

“一个不孝的老父亲,让本就艰难的乘风雪上加霜。”

“乘风的快乐没有了,看她这张郁闷的小脸。心疼。”

“严慎那儿过来的……谢谢闺女了。不容易啊,军校生里居然也有纯真父女情。”

“严慎莫非要实现字面意思上的躺赢?【震惊】”

·

网友们互相吵闹,无法共情乘风的辛苦。人与人的悲欢果然并不相通,甚至还背道而驰。

日头很快高升,黄土被烘烤得灼热发烫。乘风定时给毛巾换水,帮助严慎物理降温。

然而迅速升高的外部温度,让乘风那么点努力变得如同杯水车薪。饮用水即将告罄,严慎还是丝毫没有好转的迹象,安静得像一个死人。

此时距离乘风离开密林地图,才不过一个小时。

整个视野内,没有一丝绿意,弥漫着干枯的杂草和暗黄的土丘。

远处是一条缥缈的山脉,耀眼的光源就悬在群山的头顶。

乘风的右肩已经快要失去直觉,反手摸出瓶子,倒干净最后一滴水。舔了舔嘴唇,任何汗渍流过自己的侧脸,闭上眼睛重重喘息。

她觉得今天的行程比昨天要疲惫得多。一部分是体力的损耗,还有一部分是内心的迷茫。

找不到水源,看不见目标,没有队友的支援,身后还拉着一个需要她帮助的秤砣。

乘风感觉自己现在就是一缕没有方向的风,在不知名的地方莫名其妙地打转。严慎就是她卷着的那片叶子,即便她力气小得快要吹不动他,还是得努力推着他向前。

乘风提了提肩上的绳索,将快要滑下去的绳子继续拉上来,走了两步,歪过脑袋,避开脖子上被绳索磨破的皮肤。

疼痛变得迟钝,动作变得麻木,大脑的思维也向外发散。

——等拉不动了,她就跟严慎一起下线。

——下线之后,她要让严慎知道自己的牺牲。

——还有,从密林到戈壁,相连的地形简直不合常理。她要给三夭写投诉建议。这样的安排纯粹是对考生的苛责,是不人道的。

乘风是这样安慰自己的,却始终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一直盯着鞋面,看着视野中的黄沙在她鞋边飞旋,被滚烫的热浪反扑得眼眶发潮。

她的体重没能在这片厚实的土地上留下明显的脚印,仅有一条浅浅的,拖拽过的痕迹。

两个小时后,乘风吃完了身上的野果。

她有分一半给昏迷的严慎,可惜这位朋友暴殄天物,没能吞食下去,只喝了点果汁。

他们没有物资了。

乘风脖子处的皮肤也被绳子磨破了,不断往下淌血。她随意给自己涂了点药,换了一个方向,继续拉人。

视线里是朦朦胧胧的重影。

乘风觉得自己快到极限了,又奇怪地觉得自己还行,可以再走两步。说不定差两步就能找到水源。

这个地图不可能完全没有水。

两个半小时。

不是那么的幸运。前进的路上依旧什么都没有。

乘风被高温晒得快要冒火,汗水将全身浸透,湿哒哒地积蓄在鞋子里。

她几乎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机械性地重复着走路的动作。喉咙干涩得发疼,吞咽一口唾沫,都有种刀割的错觉。

她张开嘴,试图叫严慎的名字。耳边没听见任何声音,又无奈放弃了。

掀开眼皮,朝两侧层叠的山石瞥去,乘风恍惚间仿佛回到了战后星废弃的平楼。

衰败、萧条、孤寂。世界就是一幅高低错落的平面画,滞后在次一阶的、没有未来的空间里。

风沙迷住她的视线,绊住她的脚步。停下行进的步伐之后,乘风身体里最后一点力气也被疲惫抽走。

她就是十分的倔强,从小到大都是。

两腿发软,无力地跪到地上。乘风伸手往下一撑,勉强稳住身形。透过颤抖的手指,看着汗水滴在地上,将泥土的颜色打湿。

她什么都可以做到,所以青年才会摸着她的头跟她说,“我离开以后,你也可以过得很好。”。

乘风坚持着想要站起来,曲起手肘,却扛不住身体的重量,彻底摔了下去。

枕在自己的手臂上时,乘风意识有些许迷离,身体浮浮沉沉,不受控制。

肩膀上的肌肉在过度的劳累之后开始抽搐,成为了她全身上下唯一的知觉,勉强拉住了她的理智。

乘风闭上眼睛。已经很久远的、许久没出现过的画面,忽然从记忆深处飘了出来。带着超高清的画质,在她的世界里循环播放。

她听见那个人对她说:“爸爸走了。你要好好生活。”

这句话可能是没什么感情的,也可能是哽咽着说出口的。

当它作为一句遗言出现时,乘风每次听都觉得很伤心。

乘风很用力地握住他的手,摸到了他的伤疤,又不忍心地松开力道。

她不记得自己说了什么,可是对方那些断断续续的嘱咐,都在她回忆里刻得一清二楚。

“你会有想要保护的人,必须要做的事。”

“不要放弃……”

“不要逃避。”

对方也很决绝地将手抽走,面孔消散在闪烁的日光里。

“人生只有一次的机会……不要后退。”

“……不要犯错。”

——人类不可能不犯错!

窒息的感觉,让乘风猛地惊醒。

她不知道自己躺了多久,面部被晒得刺痛。可能只是几分钟而已,让身体短暂地休息了一下。

她晃了晃头,重新爬起来,擦了把眼睛,扯过地上的绳子,继续向前拖拽。

或许是系统的偏爱,天上飘来一朵厚重的乌云。阴影盖在她的身上,同时带来一缕清爽的微风。

乘风半阖着眼,背对着阴沉的天。

在行过数不清的路程之后,乘风抬起头,看见了一片绿意,还有一片蔚蓝的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