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翰墨小说网 > 第一战场分析师! > 第105章 时代
 
105-资格赛

乘风松了口气, 先切进后台预约了明天全场的比赛,而后点进资料库,按照目录逐一进行查阅。

在她集训的这段期间, 看得出联大的教研组也在日夜不停地实践。

整个资料包根据机身部位与武器类型,归纳出了一个庞大的全新代码库, 比上学期临时流出的那版总结要完善合理许多。代码数量也扩容了一倍不止。

文件抬头上写的是《第三版》, 进程之迅速让乘风不由怀疑自己去的不是一个半月, 而是一年半。

幸运的是,代码库的数量虽然出现激增了,但更多的是功能性细化, 为了方便以后的学生理解吸收。乘风需要加强的新内容并不算太多。

乘风先出去给自己倒了杯水,又点了份外卖,做好长期奋战的事前准备,随后端着小板凳回到书桌前坐下, 给自己的学习计划制定表格。

学校给的书面教程总是喜欢将一句简单的话说得十分拗口,连下方的注解也使用官方书面的词语。

可是联盟的语言措词方式乘风并不是非常习惯, 有时候一段稍长点的逻辑描述, 她需要看好几遍,甚至要根据前后的内容进行倒推才明白对方到底想说什么。

所以她更喜欢看三夭论坛上网友的大白话讲解以及视频完整示例。

好在这段时间里, 三夭论坛的子区域里出现了不少手操机甲相关的测试贴。乘风一边搜索, 一边配合教程做笔记。

这样枯燥的工作一直持续到晚上八点。

长时间保持静坐的姿势, 让乘风的肩颈开始泛酸。她关掉页面,出去运动了一个半小时。洗完澡后拿出光脑一看,首页信息几乎被项云间拉的那个小群刷屏。

四人正在争夺小群的命名权, 看情况无法互相妥协, 来来回回已经改了几十遍。

乘风彻底忘了原先的群名叫什么,点击修改记录, 倒是看出了几人对本次联赛的巨大执念。

夏天有什么好将群名修改为:“打死陶睿!”

再莽一点将群名修改为:“紫微星的娘胎”

家里真的有矿将群名修改为:“vp金杯批发商”

向云间将群名修改为:“毒奶免疫部”

……

这让乘风觉得自己如果不参与一下会很对不起这个群的身份。

于是她默默地点击修改群名。

叶归程将群名修改为:“月入一万!”

这条消息一跳出来,原本还在激烈争吵的几个无聊人士忽然间沉默了。

率先打破尴尬局面的,是江临夏一个【鹰鹰困惑】的表情包。

夏天有什么好:我们需要堕落成这个样子吗?

再莽一点:想想乘风那倒霉催的样子,这把毒奶倒是一个很诚挚的祝福。

家里真的有矿:……想退群了。【难受】

叶归程:??

向云间:叶归程,快去学习,大人的事情不要管。

乘风是感觉到羞辱的,年入十二万这群人竟然敢嗤之以鼻。

联盟真是一个奢侈的国度。贫穷让她无法融入。

乘风直接开启该群的免打扰模式,手指用力按着屏幕,切换到三夭论坛主页,试图从广大网友身上寻找安慰。

数据刚刚刷新,乘风一眼扫去,就在首页的热帖中看见了疑似关于自己的帖子。

【这就是联大的手操之光吗?】

主楼放的是乘风昨天晚上更新的自拍照。

小猫头鹰立在她的左肩,与她一起侧着脸看向屏幕,露出冷漠而疏离的眼神。

乘风觉得很帅,但网友们显然不这么认为。

“……鹰嘤嘤?”

“好凶萌的眼神!”

“笑死我了,你们坏坏。”

“她可是三大vp金杯的持有人!【震声】”

“怎么拖到今天才报名?我关注乘风很久了,一直没动静,还以为她不参加今年的联赛。”

“一批指挥系的尖子生被拉去军区基地集训了,所以乘风错过了报名。”

“现在才报名只能试水了吧?别提前暴露了自己的作战风格,下一届被分析针对,反而更不好打。”

“乘风被分析针对?不至于,联赛还没堕落到这个地步。需要分析的传感机甲手多如牛毛,手操机甲靠后站吧。”

乘风截了图,发回被自己屏蔽的小群里。

叶归程:他们是在嘲笑我吗?

夏天有什么好:你居然看得出来?【惊讶】

叶归程:这有什么好嘲笑的?

夏天有什么好:因为你的个人宣言?

家里真的有矿:管他们干什么?去学你自己的,孩子。

再莽一点:手操机甲在联赛里就没被看得起过,不用太在意。

夏天有什么好:也是因为确实没站起来过哈。尤其是最近几年,成绩一直拉胯,别说决赛,连能进预赛的成员都寥寥无几。三夭还为此特意在资格赛的规则里增设了一条分开测试,引起大众逆反了。

夏天有什么好:越被优待越被轻视,何况手操机甲本身比较小众。

再莽一点:你们手操届的几个,季班当年还没打完决赛,直接被远征军拉走了。而且他当年是横空出世自带机甲,跟你们不一样。连胜是后期才开始改装半手操的机甲,那时候也已经毕业了。所以严格来讲,联赛的决赛史上,手操机甲一直没有过姓名。

向云间:所以这是你的机会了。手操的时代还没开启,是会持续没落还是出现一个足以响彻联盟的敲门人,只有亲历的人才能定论。

对于有野心的人来说。“时代还没开启”,是一句让人热血沸腾的话。

显然这个群里都是些嚣张而猖狂的人。他们只将行业发展的困境当成是一块垫脚石。借此登得更高、攀得更远。至于恐惧,等彻底宣告失败了以后再谈。

向云间将群名改为:“时代冲锋号”

向云间:都别改了,就这个。小朋友快去学习。

叶归程:【哦】

·

乘风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低调而谦逊的人。可是当她忍不住查询季班相关的信息后,还是觉得成为开辟时代的传奇更令人感到振奋。

在传感器面世并广泛推广之后,手操机甲“默示”成为了旧时代遗留的一架半成品。最终在季班父亲坚持不懈的维护和建造下,成为联盟最后一台手操机甲。却由于没有获得驾驶资格,只能长久尘封在仓库之中。

季班参赛时,手操机甲停止研究已经有数十年,新一代的年轻人根本没有见过类似的装备,手操机甲专属的变型功能更是完全超乎他们的认知范围。

过人的操作天赋以及十多年的艰苦训练,加上默示前沿的制作工艺,季班与默示的组合一出场,就犹如平静海面落下的一颗鱼雷,直接以压倒性的优势,在联赛里掀起了一阵滔天巨浪。

凡是被席卷到的人,无不在这股浊浪中无力翻滚。

现如今能查找到的帖子里,还可以窥见当时众人的震撼。

所有带着季班大名的主题,回复中全是一片惊羡与恐惧。

没有任何人敢笃定地说自己能赢过默示,过于强大的实力甚至倒逼三夭对传感机甲的数据开始了前所未有的大范围技改。

这说明手操机甲是辉煌过的,虽然短暂,但它能在联盟重启研究,就说明它确实有传感机甲无法比拟也无可替代的优势。它曾达到过让众人忍不住想展望未来的巅峰。

最起码,不应该是现在这种任人嘲讽的卑微地位。

几则帖子将乘风看得蠢蠢欲动,血脉里的冲动因子都开始随之沸腾。仿佛那个站在时代转折点,将历史进程一脚往前踢动数十年的人是自己。

她看了几篇当时关于默示的分析论文,又回资料库中查找季班的操作视频。

与初代默示的性能相比,三夭现在提供的手操机甲参数已经经过大幅调整,功能和结构也做了多次改革,季班当时的操作手法没有多少参考性。

所以乘风也一直没有看过季班的旧视频。

重新研究那个年代的作战视频,乘风完全能够理解为什么季班仅凭一个名字就能让人闻而生畏。

季班本人是一个看起来斯文柔弱的人,双腿残疾的境遇让他性格偏向内敛,然而他的驾驶风格却是异常霸道、灵活、惊险,完全发挥了手操机甲最强势的特性——善于变型。

乘风一直认为自己的操作手法已经足够诡谲,可是当她慢倍速回放季班的作战记录,发现对方爱走钢丝的性格跟她不相上下,且更热衷于火力爆轰。

而且季班对默示的熟悉程度远超所有人,连代码库都是由他自己编制,因此他的代码连串有好些能出乎乘风的预料。

乘风一直复盘到深夜两点多,最终在生物钟止不住的困意下沉沉睡去,梦里出现的全是两代手操机甲互相重叠的虚影。

线条流畅的黑色机甲在街道和战火中飞速穿行,乘风感觉自己的手指在随着肌肉记忆不停按动,躲避纷飞的炮火,同时不停搜索对面的战机。每一个代码都深深刻在她的脑子里,可是在某些地方,又多出了一些不属于她的影子。

记忆混乱地交替,艳红的火光与震天的呐喊隔着时光出现在她的梦境,并渐渐融化在越发清晰的脉搏里。

清晨在悦耳的鸟鸣声中到来,乘风挠着头发起身,往手边一看。光脑的画面定格在默示对战获胜后,三夭从下至上拍摄的一个镜头。

太阳被黑色机甲背在身后,黑到透彻的金属机身外披着一层刺眼绚丽的金色。

机身上每一个锋利的棱角,都写着“所向披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