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翰墨小说网 > 诡异难杀?抱歉,我才是真正不死 > 第983章 老婆的名字
 
“此方世界的任何事物都无法伤害到你?”听着这句话,方休逐渐冷静下来。
他想起了真我律令,想起了自己的痛苦之力,也想起了之前白衣老婆所说,为何让自己穿越过来,为的就是借助世界之外的力量。
一念至此,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既然如此,那我便用来自世界之外的力量!”
轰!
方休毫无花哨的一拳对着老婆的脸颊狠狠打去,上面涌动着浓郁至极的痛苦之力。
当这一拳快要接触到老婆之时,他能清晰的感受到,这不属于世界的痛苦之力几乎没有丝毫阻碍的就穿透了老婆身上不可被伤害的天道特性。
方休见状狂喜,可下一秒,他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他这一拳打到了空处。
虚化!!!
方休目眦欲裂,不可置信的看着笑颜如花的老婆,曾几何时他利用虚化无数次躲避敌人的攻击,却不成想,最后却面临别人用虚化躲避他。
最可怕的是,他能感受到,老婆用的不仅仅是虚无法则,还是虚无奥义!
这也就意味着,老婆在虚无之道上的造诣要比自己还高,想利用虚化反制虚化根本做不到。
失败了吗?
“老公,我说过,你杀不了我,放弃吧。”老婆轻声安慰道。
放弃?不!绝不!
方休的血色双眸越发赤红,他死死的盯着老婆,心中恨意在翻腾。
“我一路走来,终于见到了你,你却叫我放弃?不可能!我宁愿死,也不放弃!”
他动用痛苦之力,一拳一拳的打在老婆身上,哪怕明知是无用功,可他依旧没有停手,他也不能停手。
如果就此放弃,那这一路走来所受的痛苦算什么?算自己活该吗?
轰轰轰!
强悍的拳印撼天动地,却撼动不了你。
方休就这样一拳拳的打着,他的神情越发狰狞、癫狂。
数日后,他开始麻木,双目空洞无神,犹如机器般一拳拳的打着。
老婆没有离开,始终陪伴着他,任他打。
可能是站了数日有些累了,她缓缓往下坐去,霎时间天地间的物质法则翻涌,在她即将摔倒之际,一座暗金色刻满玄奥花纹的宝座凭空出现,接住了那团柔软圆润。
方休空洞的双眸中闪过丝丝亮光,他趁着老婆坐下之际,狠狠的朝她打去,他了解虚化,既然对方能坐到椅子上,可能意味着虚化解开了。
然而,这一拳同样落空。
原来......那椅子也被虚化了。
老婆就这样坐在宝座之上,翘着二郎腿,赤着足,玉手托腮,慵懒的注视着方休,仿佛怎么看也看不够。
而方休体内的痛苦之力急剧消耗,这一拳拳的全力爆发,痛苦之力终究是见底了。
随着最后一拳的轰出,痛苦之力全部耗尽,崩溃的方休仿佛失去支撑般摔倒在地。
他半跪着,神情无比痛苦麻木,可却如同疯了似的癫狂大笑。
曾经预见的未来画面,终究还是毫无意外的上演了。
此时的方休早已没有心思去想这些,他只觉得心里好痛,痛不欲生。
那种心里的痛苦与身体的痛苦截然不同,像溺水,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沉落海底,越来越深,四周越来越黑,连声音都逐渐消失,一片死寂,四面八方的窒息感扑面而来,痛到不能呼吸。
这时,老婆突然心有所感,微微转头,那眸光仿佛穿透了整个命运长河,落到了某处。
她红唇微微勾起,充满魅惑的开口道:“不可以偷看哦~”
随后,她又将目光投向痛苦的方休,眼中闪过一抹心疼之色。
“虚无之道很特殊,算是最特殊的一条大道,因为它不存在于世界之中,只存在于世界毁灭之后,只有世界毁灭,万物归于虚无,才会诞生虚无之道,此道是我无数次目睹世界毁灭之后,才领悟出来的。”
老婆耐心为方休讲解,似是不忍心再看方休如此痛苦。
“只有极致的伤害才能破除虚化。”
痛苦麻木的方休双眸中闪过一丝微弱的光芒,他似是想到了什么。
他想到了曾经老婆展现出的两个能力,一个是虚化,一个是真伤,一个绝对防御,一个无视防御。
虚化是虚无之道,那真伤是什么?
到底是什么!?
为何自己掌控了老婆的虚化,却不曾掌握真伤?
为什么?
他想不到,这让他更加痛苦,一开始是因无法报仇而痛苦,现在则是知道了报仇的办法,却找不到,这种有希望在吊着你的感觉更加痛苦。
痛苦如万蚁噬心般折磨他,自从他经历了无尽痛苦之后,便很难再感受到痛苦了,可现在,这种痛苦又切切实实的回来了。
“啊!!”
方休剧烈嘶吼,像是一头受了伤的野兽,蓦地,他身上涌现出一些细小的黑色颗粒,慢慢的,这些黑色颗粒越来越多,几乎将他全身覆盖。
那是痛苦,是极致的痛苦之力已然实质化。

在亿万黑色颗粒的包裹下,他的身躯缓缓漂浮起来,他的眼中,口鼻中皆是无尽的黑色颗粒。
“我明白了。”方休低沉的声音响起。
“原来我很早之前便掌握了真伤的能力,只是我一直都没有发觉,因为......真伤本就是我的能力!”
他看向面带欣慰之色的老婆,声音淡漠如神,癫狂如魔,两种完全不同的声线从他口中发出。
“痛苦奥义——殇!”
“好好感受我的痛苦吧!老婆!”
轰!
亿万黑色颗粒涌入老婆的身躯,她闷哼一声,脸色变得异常苍白,身躯不断颤抖似是在经历极大的痛苦,可她却在笑。
她看着大仇得报的方休,笑的越发凄美灿烂:“你终于还是领悟,这本就属于你的能力,我的真伤也是从你身上领悟的,不过终究还是不如你。
在无数次轮回中,其实无论我提醒与否,你最终都会领悟,因为无法报仇的你,最后会陷入极致的痛苦,继而领悟痛苦奥义,这是必然,无非就是时间的长短罢了。
我提醒你,不过是想让你少受点痛苦。”
老婆的身形开始变得透明,仿佛在缓缓消散,她眷恋的看了方休最后一眼。
“原来这就是你一直承受的痛苦吗?我感受到了,老公。”
话音落下,她的身影再也难以支撑,最终彻底消散在天地间。
方休没有言语,他站在原地,注视着老婆消失的方向,没有人知道他此时此刻心中在想什么。
结束了吗?
“老公,我又回来啦~”
方休的神情骤然狰狞,他低下头,死死的看着自己的胸前,却见一颗美人头从中长出。
巧笑嫣然,正是老婆!
老婆对他眨了眨眼:“我说了,你杀不了我,没骗你吧?”
下一刻,老婆如幽灵般从方休身上剥离出来,俏生生的站在他的眼前。
迎接她的是痛苦奥义——殇!
无尽黑色颗粒涌出,再度将老婆淹没。
没有丝毫意外,老婆又从方休身体中长了出来。
一次,两次,三次......十八次!
无论尝试多少次,结果还是一样,老婆仿佛根本杀不死一般。
曾几何时,方休以为自己就是世界上最难杀的人,直到他遇到了老婆。
方休的神情越发冰寒,他不断的探查自己的身体,想弄明白老婆能不断从自己身上复活的原因。
没错,就是复活。
他清楚的感觉到老婆真的死在了痛苦奥义之下,可对方却不断的复活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他将全身审视了无数遍,依旧找不到老婆复活的源头。
难道不在肉身和灵魂中?
他又一遍杀死老婆,然后将意识沉浸在内心世界,终于!
他找到了,找到了老婆复活的源头!
这一刻,方休身心剧震,因为他发现老婆赫然是从他的内心中复活走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时,一双玉手缓缓从方休背后环抱住他,一团温软贴在背上。
老婆轻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老公,你还不明白吗?我是在你的仇恨中复活的。”
方休身躯一震,双眸竟有些失神,从我的仇恨中复活,那岂不是意味着......
只听老婆继续说着:“你别忘了,我除了是被污染的天道以外,还是污染源头,你很好奇污染源头是什么吧?
我来告诉你,这便是污染源头。”
说话间,老婆环抱方休的手掌轻轻打开,一滴晶莹剔透的血滴出现在手中,那滴血十分瑰丽,仿佛世间最珍贵的红宝石。
直视它,仿佛直视深渊,一股难以想象的力量将你的视线吞噬,让你无法移开目光。
老婆收起手掌,柔声道:“如你所见,这是一滴血,一滴来自天外的魔血,它仿佛魔之根源,蕴含不可思议的力量,没人知道它从何而来,只知道,当它到达此方世界的那一刻,天道便不可避免的被污染了。
如今我掌控着这滴魔血,而它对应着世间一切邪恶,包括人心中的邪念,所以我可以自邪念中重生,只要世间邪念不灭,我亦永世不灭!
老公,你明白了吗?哪怕你毁灭了全世界,但只要你心中还有恨,就永远无法杀死我。”
方休的脸色骤然苍白,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了,为何自己穿越之初,老婆就要派分身杀死自己十八次。
她是为了种下恨!
这该死的贱人从最开始就在布局,从一开始她就立于不败之地!!
不知为何,方休此时突然很想笑,笑自己面对仇人却无能为力,笑自己被人从头算计到尾,即便占尽优势却依旧无法胜利。
这时,老婆已经来到了方休的身前,紧紧的抱着他,恳求道:“老公,放弃吧,这次你听我的好不好?”
方休神色木然,双目通红,他失声的笑着:“哈哈哈......放下仇恨我才能杀死你,可放下仇恨我又如何杀你!!

滚开!”
他疯了一般的推开怀中的老婆,仰天怒吼,一行清泪自眼角流下。
他的痛苦奥义来源于仇恨,放下仇恨老婆固然会失去不死之身,但放下仇恨等同于放弃痛苦奥义,没有了痛苦奥义如何杀死老婆?
死结!彻彻底底的死结!
不!
我还没输!还有机会!
死亡回档!还有死亡回档!
方休骤然间想到了办法,那就是死亡回档,利用轮回之力抹除自身记忆与仇恨,再用天道权柄开启死亡回档,让一切回到最开始的地方!
虽然可能重蹈覆辙,再次变成如今的死档,但尝试才有机会,不尝试便一点机会都没有。
正当他准备发动死亡回档之时,却猛地愣住,白衣老婆和黑衣老婆的话语一幕幕回荡在脑海。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轮回吗?
原来我已经无数次陷入到这般境地,然后从头再来吗?
我一次次抹除记忆,不断回档,然后一次次失败。
曾经白衣老婆问的那句值得吗?他也终于理解了这句话的含义。
她是在问自己一次次重复轮回值不值得!!
“其实我很早就想放弃了,因为我不想看你受苦,但为了你,我不会放弃。”
白衣老婆的话回荡在耳边。
方休惨笑一声,原来真正的天道都打算放弃了,是自己一直在坚持报仇,一次次轮回,所以白衣老婆为了帮助自己,才选择每次轮回都与黑衣老婆对抗。
这究竟是轮回了多少次?
他想不出答案,因为他每次都会抹除自己的记忆,相当于完全格式化。
对老婆的仇恨贯穿了他的一生,根本无法单独抹除,只能全部格式化。
这时,被推开的老婆眼中泛着泪光,又跑了过来,死死抱住方休。
“老公,你就听我一次行不行,不要想着报仇了,咱们一起炼化了这滴魔血,然后超脱这方天地,从此超然于世,获得大逍遥,大自在,当一对神仙眷侣不好吗?
我已经受够了这无尽的轮回,曾经我也恨过你,恨你一次次阻止我,但后来,我渐渐爱上了你,因为每次轮回,我的世界只有你!
我于轮回中无数次回眸,而你一直都在。
即便世界终焉,走到最后的也是你我。
老公,未来的路,你陪我一起走下去好吗?放弃仇恨吧!”
方休惨笑,双目中渗出血泪,头顶的天空早已破碎,大地也逐渐支离。
蓦地,他用手掌轻抚老婆的脸颊,柔声道:“既然你口口声声说爱我,那又为何要抵抗?为什么不把魔血交给我?”
老婆沉默片刻,片刻后,她抬起头注视着方休,朱唇轻启:“给了你魔血之后,我肯定会被你杀死,我不怕死,但我不想死,因为我死了之后便永远无法和你在一起。
我知道我很自私,但爱就是自私,就是占有!”
方休的神情逐渐变得冷漠:“这便是你的答案吗?既然如此,我也告诉你我的答案。
此仇……至死方休!”
轰!
死亡回档发动。
世界开始破碎,时空开始倒流,一切的一切也将如同无数个轮回般,被淹埋在历史的废墟。
老婆似乎早已预料,她只是紧紧抱住方休,享受这最后时刻的温存,泪水无声滑落。
她的脸上却洋溢起幸福的微笑:“老公,你知道吗?其实我给自己起了个名字,明明已经告诉你好多次了,可你还总是忘记,下一次,下一次轮回你一定要记得哦。”
砰!
世界彻底破碎,一切都被黑暗吞噬。
黑暗中,隐隐传来一道温柔的声音。
“我叫不渝。”
“至死不渝……”
……
……
千万不要让他们知道你能看见!
千万不要让他们知道你能看见!!
破旧的出租屋内,刚穿越过来的方休睁开惺忪的睡眼,如惊弓之鸟般看着天花板上的血色文字,以及屋内陌生的环境。
不久之后,一道温柔女声传入他的耳中。
“老公,该吃早餐了。”
(全书完。)
……
……
完结撒花!
家人们,我的青春结束了!呜呜呜……
历时一年多,方休的故事结束了,心里有些空落落的,不管怎么说,十分感谢陪我一路走来的书友,尤其还有从上本书一起过来的书友,感谢你们看完方休的故事,你们的支持是我写作的动力。
其实大结局很早就想好了,看过我上本书的书友都知道,我一般都是大团圆的美好结局,镇魔司那本书,大结局是顾清风和李明月双宿双飞,这本书是方休与老婆永不分离,都是一样的美好结局。(狗头保命)
最后,希望家人们最后再支持一次这本书,再支持一次方休,帮忙点点免费的小礼物,冲冲礼物榜,希望能以一个好看的名次落幕。
另外也不要忘了给我点点关注啊,关注六个葫芦,以后发新书不迷路!点我作者名字,里面就能关注。
关于新书,预计休息两到三个月,给自己充充电,然后就开新书,到时候和各位不见不散。
还有还有……麻烦大家帮忙发发帖子,告知那些养书的书友,完本啦,可以回来看啦!
诸位,江湖路远,咱们下本书再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