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翰墨小说网 > 灵魂摆渡:我师傅是九叔 > 第349章 西王母
 
虚空之中,一股不朽力量跨界而来,穿越层层世界。

浩瀚佛光自天穹倒灌,朵朵金莲在夜空绽放,真正的鬼子母神降临了。

烂尾楼在惊世伟力下,化作飞灰散去,一同散去的还有那遍地的骸骨。

安言神情不复刚才的轻松写意,镇妖剑和昊天镜出现在手上,雷霆之力自身上流窜出,形成一道屏障与佛光隔开。

面对鬼子母神一番不要脸的说辞,他冷声讥讽反击,“到底谁才是魔?都说佛门以慈悲为怀,但我在你身上却看不到半点的慈悲之心。”

“反倒是嗜杀成性,专吃小孩。”

只见鬼子母神手捏拈花指,一脸慈悲笑,宣了一口佛号:“阿弥陀佛!”

“施主,你着相了,这是他们命中注定的一劫,死后也能往生极乐世界。”

“我这是在渡人,也渡己。”

“好一个渡人渡己!”

安言怒极而笑,他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把吃人说得如此冠冕堂皇。

身后的翡翠和杨玉环也是瞪大了眼睛,第一次见到如此不要脸的人,完全打破了她们对佛门的良好印象。

鬼子母神仿佛没看见安言他们的愤怒表情,以一种不容拒绝的语气道:“我观施主已堕魔道,我有一法,可帮你解除心魔。”

“不如施主弃道入佛,可好?”

原本鬼子母神是想直接打杀这个敢坏她化身的无礼之徒,但在看到安言的境界之后,她顿时改变了主意。

年纪轻轻便半只脚踏入金仙之境,如若她能让其皈依佛门,必然是大功德一件,能够得到佛门大能的赏赐。

然而,面对鬼子母神的招揽,安言十分有礼貌给拒绝了。

“好你妈个头啊!”

“你真以为这里是你佛门婆娑世界吗?”

自从得知了这个世界背后的主人真的是西王母时,安言便选择了低调做人。

可他没想到,连祖师爷都不敢真身随意降临,鬼子母神居然敢。

简直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

“阿弥陀佛,只要心中有佛,何处不能是婆娑世界?”

“施主,你戾气太重了,我有一经,可渡你脱离苦海,立地成佛。”

佛门是如何发展起来的?

不就是东拼西凑,到处挖墙角吗?

更有无数妖魔因为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这一句话,轻松逃脱惩罚,转身披上袈裟光明正大行走在世间。

而鬼子母神的护法身份也正是这样得来的,到底是恶根难除,徒有表面慈悲,内里依旧是妖魔。

鬼子母神与倩女幽魂里面的慈航普渡最大的区别就是,一個有品牌授权,一没品牌授权。

除此之外,别无二样。

而鬼子母神的入门第一课就是诵经,对于如何渡人向善,她也颇有心得。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密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虚空之中,伴随着鬼子母神嘴唇轻启,一个个斗大金色梵文飞出,落入耳中,只觉心头烦躁,无端生出世如苦海,不如遁入空门,长伴青灯古佛之感。

这里的动静,自然也惊动了许多人。

虚空之上,盘踞着一白一青两条大蛇,闻得佛音,青白二蛇蛇瞳里浮现出一丝挣扎。

比之青蛇还要大上一圈的白蛇,吞吐着蛇信子,娇媚之中带着愤恨的嗓音响起,“又是这该死的佛音,一如当年法海那秃驴,居然让我二人被迫现出妖躯。”

小上一圈的青蛇,男人的嗓音响起,“小白,我待在这里好痛苦啊,我们还是走吧,不要多管闲事。”

“唉,让伱平时多修炼,几百年过去,你的修为不见半点长进。”

白蛇语气里虽是充满责备,但还是一把卷起青蛇,往相反方向激射而去。

那尊佛陀,比之以前的法海还要厉害,白蛇自然也不敢去找其麻烦。

而直面鬼子母神的安言更是压力山大,要不是有他顶在最前面,翡翠她们绝对逃不过要当尼姑的下场。

安言头顶三花已出,但这梵音却依旧丝丝缕缕往耳朵里钻来,当真算得上阴险异常。

然而,让鬼子母神不解的是,安言居然还笑得出来。

下一刻,她脸色一变,惊恐抬头望天。

整个世界在这一刻静止了,只有天仙以上的存在可能觉察到。

如果说她金仙的力量是一片池塘的话,那自天穹降下的力量则是无边无际的汪洋大海。

安言笑容更灿,他知道,这是西王母出手了,他恭敬抱手行起道礼,“茅山弟子安言,恭迎西王母!!!”

这一尊比祖师爷还要牛掰的大神,绝对有资格让他毕恭毕敬。

此话一出,落在鬼子母神耳朵里震得她整个人战栗了起来,脸上不复慈悲淡然之色,化作一抹惊恐。

西王母,一位道教鼎鼎有名的大神通级人物,道场位于昆仑山,实力深不可测。

直到这时,她才明白安言在笑什么,笑她不自量力,居然敢喊出“只要心中有佛,何处不能是婆娑世界?”这一句话。

也明白了对方有恃无恐的原因。

昆仑!天人!

这方世界居然真的与西王母有关系!

鬼子母神怕了。

她居然跑到西王母的世界里来渡化道教弟子,这不是找死吗?

西王母可以容许她化身行走在世间,但不代表会容许她肆无忌惮将一名道教天才渡化而去。

经历了封神、西游两大劫,道教对佛门的警惕已经放大到了一个十分夸张的地步。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佛教正是吸着道教的血液才得以壮大起来,如今的佛门里面,基本一大半的人是原来道教中人。

所以说,鬼子母神的行为无疑是犯了大忌。

只见天穹之上,一张白纸飘落,却不见西王母身影。

然而就是这样一张白纸,就让鬼子母神这尊金仙强者抖如帕金森晚期一般。

“王母娘娘,我是佛门护法二十诸天之一,不知此世界是娘娘所有,还请看在世尊面上,网开一面!”

鬼子母神可不会认为那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张白纸,必然蕴含着大恐怖,立刻求饶起来。

但那语气,怎么看都不像求饶的样子。

显然,高高在上习惯了,已经让她忘记了如何向人求饶。

恢弘的声音淡淡响起。

“你算什么东西?”

语气淡漠,仿佛鬼子母神只是一只不起眼的蝼蚁一般。

短短六字,却让安言想象得出西王母是何等的霸气,不输男儿身。

白纸飘下,印在鬼子母神身上,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鬼子母神便被封进了白纸里。

空白的白纸上,也多出了一个表情惊恐栩栩如生的鬼子母神。

随后,封着鬼子母神的纸张凭空燃起,堂堂金仙,居然落得如此凄惨下场。

实在是大快人心!

如此伟力,也是让安言心生敬畏,怪不得基督教的上帝不敢越雷池一步。

换做是他,只怕也是有多远走多远。

就在安言浮想连连时,他忽然整个人一僵,他感觉到一道足以压塌时空的眸光落在他身上,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好在,西王母似乎没有恶意,停留了一下便移了开来。

“你,很不错。”

留下这样一句夸赞的话后,停顿的世界恢复了正常运转,翡翠和杨玉环的呼吸急促声也在安言身后响起。

此刻的安言不由得咧开嘴来笑,想起了一句应景歌词。

得到她睇起你,你有前途!

自己现在也算是有西王母罩着的人了吗?

这可是比祖师爷还粗的大腿!

就在安言情不自禁胡思乱想傻笑时,翡翠和杨玉环同时抱住了他手臂,一人一边,“鬼子母神呢?好可怕!”

原本还傻乐的安言,立刻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虽然左拥右抱看起来很舒服,不过确实是很舒服,就是容易火葬场。

安言连忙将手从两人温暖的怀里抽出,同时将心中的激荡压下,大腿再粗,路也还是要自己走。

这个护身符估计也就在灵魂摆渡世界有用,离开灵魂摆渡世界,想来还是祖师爷靠谱。

毕竟,西王母又不是他保姆,怎么可能随叫随到?

祖师爷:“?”

要是让祖师爷知道安言的内心想法,绝对火冒三丈。

小兔崽子,一日不打,上房揭瓦,欠收拾了。

“不用怕,鬼子母神已经被消灭了。”

安言看向不知道什么时候抱过宗凡的女鬼,道:“你的儿子安全了,想来施加在这孩子父亲身上的咒法也解除了,你可以安心去地府报道了。”

鬼子母神利用咒法迷惑了宗凡的亲生父亲,让他沦为只会赚钱的打工机器,供她花销。

这也是为什么别墅里没有看到宗凡亲生父亲的原因。

在将宗凡送回了家里后,安言和翡翠、杨玉环三人就离开了。

而女鬼则是在等她的丈夫到来,确认了孩子安全后,她自会去找杨玉环报道。

而如此巨大的动静,也因西王母的出手而陷入平静。

昆仑上的天人假装无事发生,冥王阿茶自然也不会去找不自在,反正安言也还活蹦乱跳的。

而对于普通人来说,虽然掀起了一阵不小的风浪,但再大的风浪在柴米油盐学习工作面前,都会缓缓淡去,很快又会被其他热点话题抓住眼球。

翌日。

安言从翡翠的床上爬起。

他起床的动静自然瞒不过翡翠,从被子里伸出一截白嫩手臂,摸过手机,一看才八点,她睡眼朦胧嘟囔道:“今天怎么起这么早?太阳从西边升起了吗?”

“冬青那边遇到了点事情,让我过去帮忙。”安言利索穿起衣物,回道。

“哦!”

昨晚回来后累坏的翡翠,现在怎么睡都感觉不够,哦了一声后,翻身又熟睡了过去。

“古怪!”

“有古怪!”

同时,夏冬青三人住的海景别墅。

二楼上,王小亚趴在窗户上,看见抱着一把油纸伞匆匆出门的冬青,一脸笃定道。

“确实有古怪!”

“平日里,只要早上没课或者放假,青仔不会起这么早床的。”

“确实.诶?!”

“赵吏!你怎么会在我的房间里?”

王小亚下意识回了一句,然后被吓了一大跳。

不知道什么时候,赵吏开门走了进来,也趴在另一半窗上,和她一起看着冬青出门。

看见王小亚的反应如此之大,赵吏翻了翻白眼道:“至于反应这么大吗?我就是路过,看你趴在这里,所以想看看怎么个事?”

“废话,我可是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子耶!”

“人家会怕怕的!”

王小亚双手抱在胸前,做出娇滴滴的样子,自认为可爱道。

“呕!!!”

赵吏扭头就吐了,扶墙道:“二子亚,收了神通吧!我是友军!”

“去死吧!赵吏!”

王小亚捏起拳头,脸黑如锅底,还是决定打死这家伙算了。

看见这暴力女又要发神经了,赵吏急忙道:“等等!你就不好奇冬青去哪里吗?”

“再不跟上去,可就晚了。”

“昨晚的事情,你也不是不知道,现在正是非常时期。”

已经举拳的王小亚,才想起正事,治好愤愤放下拳头,“暂时饶你狗命,先记着。”

“快走!”

两人匆匆跟了出去。

隐约地,还能听到两人在交谈。

“赵吏,我真的一点女人味也没有吗?”

“不知道,我对平胸女子不怎么关注。”

“.”

“赵!吏!!!”

清晨的空气之中,回荡着王小亚气急败坏的怒吼。

不知道自己后面跟着两个小尾巴的夏冬青,一路来到与安言约定好的地点,然后两人拦下一辆出租车,往目的地赶去。

鬼鬼祟祟的王小亚和赵吏两人,自然瞒不过车上的安言,他只是轻轻一笑,这两人还真是个活宝。

他知道,两人是担心冬青,不过现在的话则是单纯的好奇了。

好奇他和冬青去干嘛。

很快,出租车一路直出市区,来到郊区一处荒凉的国道上。

安言和冬青下了车,环顾了四周一下。

最后将目标锁定在前面一辆停靠在路边的跑车上,车上驾驶位正坐着一个穿着绿油油衣服,就只差一顶绿帽的青年人。

“冬青,走,我们过去。”

安言嘴角微勾。

他一眼就看出了对方不是人!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