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翰墨小说网 > 新婚夜,带千亿物资回七零抢糙汉 > 586:番外终章:山河无恙,爱人无恙,亲人无恙
 
1988年。

二月初。

“叶颂同志,你身体没有任何问题,请放心。”

这天,叶颂独自一人到清远军区医院做了一个全身体检。

“妇科方面呢?”

叶颂皱眉询问,坐在她对面的女医生微笑回答:“妇科方面也很正常。”

这回答让叶颂更是纳闷了。

妇科方面正常,那她为什么一直怀不上二胎呢。

小启跟笙笙都已经十三岁了,两个孩子满五岁后,她就准备备孕要二胎了,为什么几年过去了,她这肚子一点消息都没有。

“妇科方便也很正常。”

医生将体检报告递到叶颂面前。

叶颂拿起体检报告瞧了一眼,双眸微微眯了起来。

几年怀不上孩子,难道是男人那方面出了问题?

“叶颂同志,你为什么特别关注妇科方面?”

医生见叶颂拿着体检报告,脸色越发凝重,忍不住多问了一句。

同住在队伍大院,叶颂跟医生关系很好,便毫无保留地回答:“我在备孕生二胎,可我备孕几年了,肚子都没点消息。”

“既然我没问题,那问题就出在了男人身上,改天,我得把我家那口子拉来医院做一下检查。”

“备孕要二胎!”

医生一脸诧异地开口。

“早在几年前,霍营长已经做了结扎手术啊,难道霍营长在做结扎手术前,没跟你商量吗?”

叶颂脸色骤变。

颂颂,咱们已经凑够了一个好字,我很满足了。

颂颂,我不想你疼,咱们不要二胎了。

颂颂,养小子辛苦,教孩子更辛苦,我不想你那么累。

霍景川曾经说过的话,一句一句浮现在叶颂脑海之中。

叶颂心情复杂,鼻头一酸,生怕当着医生的面涌出眼泪,她急忙拿起体检报告起身。

“谢谢王医生。”

“我还有点事儿,我先回去了。”

霍景川下班回家,进屋见客厅里空荡荡的,就直奔卧室而去。

“媳妇儿,怎么了?是小笙笙惹你不高兴了,还是小启那小子惹你生气了,给老公说,老公帮你收拾他们。”

见叶颂皱着眉头,脸色难看地坐在床上,霍景川急忙走过去将她抱着,温声细语地询问。

叶颂抬头瞧了他一眼,眼泪不受控制地涌了出来。

“霍景川,你什么时候做的结扎手术?”

“王医生不告诉我,你是不是打算隐瞒我一辈子。”

“霍景川,这么大的事情,你为什么不跟我商量一下。”

霍景川一愣,慌忙解释:“媳妇儿,我错了,你别气着自己。”

“我知道你想要二胎,但你头胎难产,我不敢再冒险,你要是心里不舒服,你打我,你想打哪里都成。”

“笨蛋,你个大笨蛋。”

男人满心满眼都是自己,舍不得自己受一丁点儿伤害,叶颂哪里舍得打。

她哭着将头深深埋在男人怀里。

“结扎很痛吧?”

“我是心疼你。”

“不痛,打了麻药的,完全没感觉,术后虽然有些痛,但现在早就忘了。”

霍景川捧起叶颂的脸,吻干她脸上的泪痕。

“别哭了,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叶颂缓和了情绪,哽咽着开口:“什么好消息?”

“今年国庆要阅军,清远作战队伍要参加,我,老卢,老沈,我们都要参加。”

“这是给家属的入场券。”

霍景川从衣兜里掏出三张入场券,献宝似的将入场券递给叶颂。

叶颂瞬间心情好转,出神地盯着那三张入场券:“可惜只有三张。”

“没事儿,到时候,你带着两个孩子入场观看,让庆华青柠秀芽小城他们陪着爹娘,爸妈在外面观看,阅军结束后,咱们一大家子再去爬一次长城。”

“好。”

岁月长河川流不息。

沁人心脾的桂花香迎来了十月国庆佳期。

十月一日早晨,首都广场上数万人聚集。

今年是十年一次的大庆典,举办得非常热闹隆重。

随着一轮红日缓缓从东方升起,越过地坪线,激昂的国歌奏响,鲜艳如血的国旗随风冉冉升起。

“首都广场上的国旗真鲜艳。”

霍宜笙跟着节奏唱完国歌,目送着鲜艳的国旗升到最顶端跟初升的太阳肩并肩后,盯着鲜艳的国旗一脸感慨地开口。

叶颂左手牵着儿子,右手牵着闺女,父母兄弟姐妹围绕在她身边。

她嘴角弧度一分一秒没沉下,盯着随风飞扬的国旗,笑得一脸幸福灿烂。

“小启,笙笙,你们知道首都广场上的国旗为什么这么鲜艳吗?”

“我知道。”

霍缘启点了点头。

“因为首都广场上的国旗都是崭新的。”

“每天换一面国旗吗?”

霍宜笙侧过小脸盯着哥哥。

“哥哥,那换下来的国旗去了什么地方呢?”

霍缘启一脸严肃地回答:“换下来的国旗都会进行消毒,整理,编号,然后送入国旗库,之后这些国旗会派上各种用途,比如盖在烈士的棺椁上,陪着烈士下葬,比如捐给学校,比如......”

叶颂一脸震惊地盯着儿子。

这些东西,她并没有教过,孩子爸也并不曾教过,孩子却知道。

可见孩子有多爱自己的祖国。

“小启,笙笙,咱们的国家历史悠久,文化丰富,是一个十分美丽的地方。”

“嗯嗯。”

兄妹俩顺着叶颂的话重重点头。

霍缘启:“妈妈,我将来要考国防科技大学,用科技的力量守卫祖国。”

霍宜笙跟着点头:“我也要。”

叶颂微笑着回应:“好啊。”

升旗仪式结束。

叶颂领着两个孩子跟钟小诗母子三人,以及刚卸货不久的霍秀芽一起入场观看阅军仪式。

因为入场券有限,李招娣夫妇,李红玉夫妇,叶城,霍庆华等人全部在外场观看。

义勇军进行曲准时准点地奏响,首都广场上放飞了千只象征和平的白鸽。

海陆空三军方队接连入场,脚踏山河,气势恢宏。

【接下来入场的是清远作战队伍,这是一支王牌队伍,这是一支英雄倍出的队伍,他们为了守卫祖国的山河,抛头颅洒热血......】

播报两种语言,响彻在首都广场上。

方队入场后。

叶颂敏锐的目光一下子锁定了霍景川,激动得眼里蓄满了泪水。

“妈妈,我看见爸爸了,爸爸今天好英俊,好厉害。”

“沈伯伯跟小姑父也在,沈伯伯跟小姑父今天也好英俊,好厉害。”

霍宜笙激动得拍手。

霍缘启目光追随着一身军装,扛着大枪走过首都广场的父亲,满眼的崇拜。

霍秀芽,钟小诗,眼里全都蓄满了激动的泪水。

他们的男人,跟太阳一样耀眼。

......

第二天,上午八点。

霍景川,卢剑锋带领着一群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从酒店出发,前往长城。

卢剑锋怀里抱着一个小婴儿,卢云飞陈云锦怀中各抱着一个,霍秀芽空手跟在卢剑锋身边。

“芽芽,累不累?”

“不累。”

霍秀芽微笑着对身边的男人摇了摇头,旋即调侃:“你怀里抱着康康,我就算累,你也不能扶着我呀。”

“我不可以扶着你,但我可以抱着你。”

“用背带将康康绑在我的背上,我抱着你登长城,传说中的背一个抱一个。”

他们生了三胞胎,两个儿子,最小的是闺女。

老大取名卢定安,老二取名卢定康,最小的闺女取名卢念念。

“背一个抱一个,卢剑锋,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霍秀芽没好气地给身边男人一道白眼后,加快脚步追上自家大哥大嫂。

“秀芽,芽芽,你慢点儿,小心摔跤。”

见媳妇儿加快了脚步,卢老大生怕刚生完孩子的媳妇儿摔了,一脸焦急地追了上去。

卢云飞夫妇俩冲着自家那傻大儿子一脸无奈地笑了笑。

陈云锦:“剑锋这孩子咋越年长越傻呢。”

“好在咱们的安安,康康跟念念像秀芽,聪明又漂亮。”

陈云锦说着,低头瞧了一眼自己怀中的孙儿,满面笑容地开口:“康康啊,奶奶爱你。”

一行人慢慢悠悠地沿着万里长城前行。

中午十二点,终于抵达了著名的八达岭长城。

国庆佳期,八达岭红枫鲜艳如血,锦绣山河,犹如仙境跌落人间。

白芝芝目光在众人身上一扫,拿出相机,大声开口:“卢伯父卢伯母,爸妈,爹娘,大姐姐夫,咱们难得一起来一次长城,咱们在这里拍一张合照,留个纪念吧。”

白芝芝话落,一行人自觉地找准位置,聚在一起。

咔嚓!

快门声一响,画面定格,一张张笑脸跟锦绣山河被收入镜头之中。

叶颂在画面定格的那一瞬间,脑袋一歪,靠在了霍景川的肩膀上,两人十指相扣,叶颂许愿:山河无恙,爱人无恙,亲人无恙!

【历经七八个月,本文终于走到了终点,虽然不能满足每位读者的要求,但作者君我已经尽力完美收官了,创作之中,我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比如历史性错误,认知错误,错别字,病句,感谢宝宝读者们的包容,并给我指出错误,鞠躬感谢,咱们下一本秦海潮再见,大概十月底会上来,么么哒,爱你们】

【祝宝宝们国庆长假愉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