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翰墨小说网 > 诸天从焚决开始 > 第七百一十七章 诸天永恒(大结局)
 
  命运的洪流席卷了大半个恒沙世界,真正超过世界神的少之又少,而萧寒这里,也逐渐明悟了自己的本质,他的背后浮现的是那一抹彼岸花的身影。
  “永镇恒沙!”
  每镇压一个世界,他的力量就增强一分,无极无量无与伦比, 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他的力量不再以境界衡量,什么宇宙也不放在他的眼里。
  庞大的世界越来越多,他的命运之力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可是那些强大的掌控者已经发现了这里的不对,然而绝大多数掌控者是没有控制能力的。
  直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冲了出来。
  “哥哥!快住手!”
  “小雪?”萧寒冰冷而漠然的目光微微有些颤抖,因为来的不仅仅是小雪,身后还有让他复杂了一生的人。
  那绝代风华的身影, 那是哭是笑,非哭非笑的鬼脸面具。
  “这张面具下,会不会让我大吃一惊呢?”
  “不会!”狠人的声音无喜无悲“你没有见过我的真正容颜,我的徒儿。”
  “徒儿?”萧寒已经猜到了某种可能,只是依旧不敢置信:“这不可能,你不是叶红鱼嘛?为什么?你现在会出现!为什么你没有消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狠人轻叹道:“我站在时光的尽头,发现了一朵有意思的花,便逆着时光回到了过去,收了一个弟子。可我看到了他一生注定与我一样痛苦。所以我的眼中满是眷恋和心疼。可我没想到,他拥有一双可以洞穿诸天恒沙的慧眼。被他洞察到这微弱的爱。”
  “以至于他生出了不该有的念头,或许你只是无尽的孤独之中,想要找一个真心的陪伴。可是我猛然发现,我才是一手缔造了你痛苦的根源。”
  萧寒茫然了:“用白虎神药的是你?”
  “是我!”狠人淡淡道:“在哪之前都是我!”
  “那叶红鱼呢?为什么摘下面具,我看到的是她?”萧寒不敢置信道。
  “那就没想过吗?如果你一开始在我的世界碰到的, 就是叶红鱼。那她是怎么学会吞天魔功和不灭天功的?”狠人问出了一个本质的问题。
  “是我交给她的!”萧寒愕然道:“是啊, 如果是我交给她的,她又交给我, 即便是时间错乱,也有一个本来关系。功法不能凭空诞生,我怎么连这个道理都忘了?”
  “是她假扮成了你?她怎么会知道你,知道的如此详细?”
  狠人轻声道:“当然是我告诉她的。”
  “你?”萧寒仍然不解。
  狠人却是心疼道:“我自然也不想看到你痛苦下去。知道斩我以后,让你彻底陷入了执念,我也曾想让你改变。叶红鱼让我看到了希望。”
  “可是,莪也看到了你的魔咒。不过你理解错了,彼岸花只有一株,不是花叶各自转世,花也是你,叶也是你!”
  “不可能!”萧寒当即说道:“我一次次看到我的爱人消失在我的面前,这不是魔咒导致的吗?”
  “彼岸花的魔咒,是永远想错的爱恋!”狠人解释道“你仔细回想一下,消失的所有人。不是因为爱你而消失,而是因为你们彼此相爱而消失。”
  “你们两人相爱就会触发魔咒。若是你爱他过甚,就证明你愿意为了他牺牲自己,你会消失。如果她爱你更甚,就证明她愿意牺牲自己成全你,她就会消失。”
  “不是每一个世界都有被诅咒的转世,而是爱上了你才会被诅咒!”
  “爱上我才会被诅咒?”萧寒不敢置信道:“我的女人也不少, 可她们为何没有消失?”
  “女人!”狠人摇了摇头:“你扪心自问, 真的爱过他们嘛?与她们又是真心相爱嘛?”
  “你可知道,我最欣赏的是你那可琴心,当你的琴心蒙尘以后,你的听心之术,就再也不能用了。”狠人轻叹道:“痴儿,她们不是一个人。”
  “不是……一个人!”萧寒有些苦涩:“你都知道了?”
  “我每时每刻都在关注着你!”狠人淡淡道:“别忘了,你一直没有放弃吞天魔功的修行。”
  “那琥珀为什么会消失?她……”
  “是她刺激了你吧!”狠人无奈道:“其实她只是责怪你,让她强行苏醒了记忆。并非她就是叶红鱼的记忆,而是她在那个世界一次次轮回的记忆。你误会了她,以为她不想再受这魔咒的折磨。所以就封印了你的真心,让你自己无情,不会再爱上所有人。故而,你的确没有被魔咒所毁。也没有人再为你而消失。”
  萧寒恍然大悟:“这才是你的谋划?也是女娲大神的所谋?你们早就看出了,只有无情道,才不会让我痛苦?只有无情道超脱诸天的时候,我才能解除魔咒?”
  “呵,呵呵呵。”萧寒笑的苦涩:“不撞南墙不回头。苦苦挣扎了这么多年。原来,走得还是你们铺好的路。”
  此刻,他也走得无情道,杀戮无数,证道成功,掌控了自我,掌控了彼岸花。
  狠人长叹了一口气“执着于一个遗憾,只会带来更多遗憾。我有能力复活哥哥,可是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我们再也回不去了!”萧寒悔恨无比。
  “哥哥!”小雪心疼道“你还有我!”
  “小雪!”萧寒望着眼前仍旧是善良温柔的小雪,可他已经满行杀戮,再也不是当年的那个琴师了。
  “我……”
  话音未落,小雪的身体也开始消失。
  “不!”萧寒最怕的就是这一刻,他的无情道本质是为了有情而无情,如今知道了真相,一切都是错的,还有什么意义,两人彼此相爱,彼此承认的那一刻,她就消失了。
  狠人感慨道:“看来她爱你,胜过你爱他。”
  萧寒目光灰暗:“是我对不起他们!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师傅”
  狠人平静道:“你可也曾恨我?”
  “我怎会因对你的爱没有回应,就加恨与你呢,毕竟爱一个人是我自己的事情!”萧寒此刻坦然承认了他对于狠人的情感。
  狠人轻叹道:“小雪很像当年的我,可我恨自己,当年消失的不是我。活着的才是最痛苦的。过去的遗憾,无可弥补,不想带来更大的遗憾,更应该向前看。”
  “时光没有尽头,没有人会在时光的尽头等我。只有眼前的人!”
  狠人大帝说着,缓缓的摘掉了面具,依旧是那一张熟悉的脸,风华绝代的宫装散去,只剩下,那一抹动人的红衣。
  那一刻,萧寒也感觉到了久违的听心之术,他听懂了她的心,他的心又回来了。
  “鱼儿!”
  叶红鱼扑进了他的怀抱。
  原来,当年,是狠人将叶红鱼救了下来,为了不让她的徒儿痛苦,更不想萧寒重走她的老路,可是很显然,萧寒是个不听话的孩子。
  命运的长河镇压了诸天恒沙,这个诸天世界消失了一半,一半化为枯寂和黑暗,一半依旧繁华旺盛。
  破除彼岸花魔咒的唯一办法就是,平等的爱恋。谁也不多,谁也不少。正如眼前这诸天恒沙的平衡。
  叶红鱼代表的是物质,而萧寒代表的是虚空。一如,生与死,光明与黑暗。
  两个世界交界的某个世界,彼岸花盛开的小院里,她们一个弹琴,一个练剑,美好的瞬间,慢慢变成了永恒。
  理想的花,最终会盛开在浪漫的土壤里。爱情的世界里,应该是平等的,请不要被现实的平凡磨灭了热情,相爱之人终将会在一起,真爱必将永恒。
  “全书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