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翰墨小说网 > 三国从救糜夫人开始 > 第903章 诸葛亮嫡孙诸葛尚
 
八月上。

汉军围困温县县城。

十一日,司马顺联络守西城门的族中子弟,以保全小族的条件,骗开城门,邓忠率部突入城中,随后,南城、东城守敌大乱,张泉等汉将也跟着入城。

至十一日晚,司马孚见大势已去,急忙召集族中残余子弟,护着伏夫人等一众女眷,想要从北门逃遁而出,结果未等他跑出去多远,就被稳扎稳打的廖化堵个正着。

司马孚见逃脱无望,急中生智让儿子司马翼取了财帛想要贿赂廖化,以求换得一条生路。

“司马老贼,想要从我廖元俭手下逃脱,那是痴心枉想。来人,将这无耻之徒削首示众。”廖化见司马辅当众行贿,心中勃然大怒。

他出身黄巾,属于汉末最底层的一个群体,对于司马家族这些门阀大族,黄巾渠帅们恨之入骨,廖化一样从心底里憎恨不已。

司马翼没想到行贿不成,还惹了面前汉将,顿时脸色灰败,伏在地上颤抖不已。

廖化一声令下,左右亲卒已是一拥而上,将司马翼按在地上,然后不由分说一刀下去,顿时血流如注,司马翼的头身在锋利的刀刃下,被切成了两截。

“司马小贼首级在此,儿郎们,且提了首级,去会一会司马老贼。”廖化面不改色的吩咐一声,着人将司马翼的人头拎起。

司马翼游说廖化迟迟未归,司马孚心中由希翼转为失望。

正当此时,廖化已经杀气腾腾的近到跟前,司马孚抬眼一看,未见汉军诸人,先看见的,却是司马翼一张失血恐怖名状的脸庞。

“啊!子世,这。”司马孚惊呼出声,直接倒栽着从马上跌落下来。

等他再一次醒来,幽幽睁眼,看到四周尽是蜀军的旗帜,而跟着他一起出城的残余子弟,凡不放下武器反抗者,已经悉数被廖化所部给取了性命。

“老夫,老夫要见汉国皇帝刘封,老夫愿意遵大汉法令,愿躬身侍汉,再为汉臣。”司马孚奋力挣扎了下,嘶哑着嗓子叫喊起来。

司马氏祖籍之地温县,被蜀军占领,这是司马家族的奇耻大辱,司马孚誓要报灭族之仇,为了达到这一目的,就算身负骂名,他也不在乎。

司马孚这一番叫喊表态,很是急迫。

要是换了另外一个出身好一些的汉将,他这一叫唤,性命也就暂时保下了来,刘封对士族大儒的态度军中诸将多多少少知道,能为己所用的,还是要极力拉拢。

比如这一次,司马顺就在攻取温县过程中立了大功,司马孚要是愿降,那接下来再攻邺城,说不定要能派上大用场。

但问题是,拦住司马孚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出身低微的廖化。

“司马老贼,你这出尔反尔的奸侫,是想要到陛下跟前进谗言吧,我廖元俭要是给了你这个机会,那岂不是大汉的罪人。”

廖化冷哼一声,上前走到司马孚面前,一刀冷落的斩了下去。

“噗!”

司马孚干瘦的身体一颤,刀刃切入胸腔的强烈痛感,让他几乎要昏过去,但随着廖化刀尖在腹中划动,又让他痛醒过来。

“汉汉臣?”司马孚口出溢出血沫,不甘心的喃喃说着,昏蚀的眼睛里,露出极度痛苦的神色。

他没有想到,廖化这个汉将,会不听他的辩解,直接的捅了上来。

在挣扎了一阵后,司马孚终于不再动弹,头一歪咽了气。

廖化见司马孚已死,拔刀擦了一擦,喝令一声:“传令下去,司马孚已授首,有顽抗不降者,同死。”

至十二日晨,温县城中抵抗渐渐平息。

残余分散,还在抵抗的司马家族子弟,本来还盼望着司马孚能来救援,结果听到司马孚父子被杀的消息,顿时一个个没有了斗志。

投降虽然可耻,但也不是完全没有生路。

司马顺就是一个例子。

温县城东,廖化军中后营,忙碌的军中书吏,正在记录战果和缴获的财帛、田地数量。

汉军之中,书吏一职,多由江陵、成都、长安三处学堂的学子来担任,诸葛尚年少聪慧,又有丞相之长孙的家世,到廖化军中历练一番之后,就会被汉国朝堂正式任职。

在察看司马家族女眷之时,诸葛萍三个字从眼前掠过,让诸葛尚不由得停下了书写的动作。

“诸葛萍,难不成是琅琊诸葛氏的族人?”诸葛尚抬起头,朝着那一群被俘虏的司马家族女眷看了过去。

伏夫人、诸葛萍等女眷此时被驱赶到了一处空地,等着被处置发落,司马孚、司马翼父子身死之时,伏夫人等人就在不远处,她们甚至能听到司马孚与廖化之间的对话。

司马孚在临死之时,称自己是汉臣,这般低声下气也没换回一条命,伏夫人对此心中震惊,同时又暗生快意。

蜀军将领的狠辣无情,让她原本想要靠儿媳诸葛氏媚人的想法动摇起来,万一诸葛氏还没见到刘封,就丢了性命,那她们这些司马家的女眷,也怕是活不了多久。

司马孚这个叔伯,年纪比她要大了不少,平素喜欢装作正人君子,眼睛却不离她的胸口,这样的伪君子落个惨死的下场,也是应该。

“吾儿,刚才听军士闲言,那名年轻的书吏,是汉国诸葛丞相的后人,同出琅琊诸葛氏,等一会,你想个办法接近于他,说一说家族身世,说不准我们这些人能不能活下去,就要靠你了。”

伏夫人在诸葛萍的身边坐下,压低声音提醒道。

诸葛萍在司马伷失踪之后,整个人就变得沉默了许多,在听到伏夫人说话后,也没有立即接口诉说什么。

她确实出身琅琊诸葛氏,但与诸葛亮一族的关系已经远了。

她的父亲诸葛诞一共生了一儿二女,她是长女,次女诸葛琴嫁给了前魏征东将军王凌的儿子,弟弟诸葛靓跟着诸葛诞在徐州军中效力。

若是没有嫁给司马伷,凭同出一族的族亲关系,攀一攀诸葛亮的关系,倒也没什么,但她现在的身份,是司马家的儿媳,这身份可改变不了。

除非司马伷能休妻和离,这又怎么可能?

伏夫人见诸葛萍不说话,心中隐隐猜测到了什么,继续出声劝说道:“吾儿,若是你能救我们一命,其他的事情,由我来替你作主,就算是和离,也一样可以。”

诸葛萍被伏夫人说得心动,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下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