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翰墨小说网 > 太一道果 > 第742章 白帝白招拒,太白之谋
 
第742章 白帝白招拒,太白之谋

‘跟上去。’

探究的念头出现在心头,姜离立即将其付诸于行动,黑白太极包围着两人一狗,微微一转,太极划空,远远地跟上太白真君。

对于太白真君这位天君的合作者,道君首徒,姜离要说不好奇其目的,那是不可能的。尤其现在太白真君还成了己方之敌,他去往佛国,可能会不利于己方。

如是跟踪着剑光,一路西行,出了三千里的戈壁荒漠,便进入了佛国的境内。

太白真君此行毫无遮掩之意,剑势煌煌,如星辰行空,和之前进入佛国的孙悟空截然相反。

佛国和大周虽是邻居,但因为昆虚山脉、草原水泽,还有这三千里戈壁荒漠,双方并无多费人力在边境进行驻防。尤其是佛国,因为本身的体制原因,明面上是并无军队的,那些前往大周的僧兵实际上乃是武僧,平日里也是以修行为主。

是以,当太白真君进入佛国之境时,佛国的修行者并没有第一时间察觉。但他径直就往佛国腹地去,所过之处留下久久未散的剑势,其气机如同将天穹分为两半,想让人不注意都不行。

如此明显的指向,既是让见到剑势之人心中震惊,也让姜离越发注意太白真君的动向。

“他要去灵台山,”雨师元君突然说道,“他一路向前就没变过方向,十有八九是要去灵台山。”

“灵台山?佛国的圣地······”姜离心神一动,眼中已是浮现出卦象,进行推衍。

灵台山乃是佛国的中枢,佛国八脉的祖庭皆是在灵台山,灵台山之顶便是历代首座的讲法之地。如今的佛国首座,也即是觉者,他在和业如来定下“觉者不出世,如来不出关”之约后,也是在灵台山中闭关。

按理来说,即便是太白真君这样的强者,想要独闯灵台山,也是凶多吉少。

前提是灵台山上还有三品···或者说,还有三品能出手。

文殊、观世音,还有新晋三品谈无为,现在可都在昆虚山上,而觉者则是遵循和业如来的约定,正在闭关。灵台山上,如今还真没什么力量能阻太白真君。

‘不过这只是表面上,若是觉者有意,即便是一道灵识,也能够发挥出不逊于三品的力量。’姜离想道。

这些至强者个个境界高深,手段非凡,哪怕是理论上境界最低的天子,也是因为失去了天心,又濒临寿数之极,实力跌落,才在众叛亲离之下被封印。

没有破格的至强者,哪怕是如今的奖励,也不愿与其正面交锋。

上一次在老君观,觉者一道灵识就发挥出大半实力,能和道君的一道三清元神对拼,现在换做本体所在的灵台山,只要他愿意出手,逼退太白真君是绝对没问题的。

‘是啊,只要觉者出手······’

姜离想到这里,目中光芒闪烁不停。

虽是涉及觉者和太白真君,不好进行占算,但易道的根本还在于算。哪怕没法问天机,也能穷人心之算。

何况姜离如今明了因果,搞起阴谋诡计,算起人心来,是越发得心应手了。

他已是看出了太白真君的打算。

太白真君就是想让觉者出手,他要觉者破誓毁约。

之前觉者以灵识行走世间,甚至出手,那都是在暗中的。而现在,都知道灵台山上没三品了,这时候太白真君被逼退,哪怕觉者做的再隐秘,也禁不住别人的推敲。

一旦觉者出手逼退太白真君,就代表着业如来失去了枷锁,这位火宅佛狱之主就要再度出世了。

‘这是察觉到我和师傅分开,在没法解决我的情况下,选择了更为激进的办法吗?’

姜离越想,就越是肯定太白真君的目的就是要逼觉者出手。

太白真君和文殊从来不是一路人,哪怕他此前对姜离出手,有利于文殊,也不代表双方是盟友。

太白真君所需要的,只是一场足以让他晋升的大战,这场大战不一定就要在大周,也可以在佛国。觉者出世,业如来出关,火宅佛狱和佛国对垒。

并且因火宅佛狱再度和佛国对上之故,也将逼得文殊等人撤回佛国,同样满足了道君的意愿。

甚至于,太白真君已是知晓了觉者的意图,要是将此意图公之于众,佛国自身也要乱起来。

退一步讲,就算他的想法没能得逞,觉者最终没有出手,但一次不成,第二次未必不行。他这企图暴露出来,完全能让和天璇分开的姜离主动现身,前来阻止他。

姜离现在和觉者可说是一伙的。

姜离不得不承认,太白真君走了一步妙棋。他这一步走出,便是化被动为主动,让局势为他所动。

只能说这些三品当真是没一个简单的,先是仙后布计,后有太白真君西行。太白真君虽是剑修,行事风格也和剑修相符,但这并不代表他的心思也和剑一样直来直去。

而在姜离察觉到太白真君的目的之时,灵台山已是将近。

太白真君的剑遁速度不慢,就姜离思忖的那些功夫,已是足以让他跨越半个佛国,来到佛国腹地,接近灵台山。

煌煌剑势威压佛国圣地,灵台山上的佛寺高塔立即激发出一道道佛气,形成了千丈佛光。位于灵台山四周的四尊神像也齐齐转首,威严的石像如同活过来一般,看向这不速之客。

持国天王、增长天王、广目天王、多闻天王,雕刻成四大天王之形的神像中承载着四大天王的道果,多年来一直受到香火信仰的供奉,此时苏醒过来,直如天王再世,浩浩荡荡的佛气冲霄而起。

“隆!”

四尊神像齐齐迈动步伐,如山一般的身躯向着降临的剑光逼近。

“滚开。”

空中白光夺目,如同太白金星落入人间,其光所照,便是剑光。

“铮!”

剑光煌煌,万千剑影好似加更天地分割成无数碎片,目光所见之世界支离破碎,让人有种发自内心的错乱感。

“连目光都被剑意切割了。”雨师元君低声道。

她也是修剑之人,对于这种变化的根源看得相当清楚。

不是天地被分割,而是他人的感知被剑意分割,以致于产生了天地支离破碎的错觉。这煌煌剑光展现的不是惊天动地的威能,而是精妙入微的玄妙。

四大天王的神像非是活物,而是由香火信仰供养而出,算是一种近乎活人的道器,其存在形式更像是末法之前受香火封神的神灵。

此时遭受这连感知都能切割的剑意,四尊威严的神像身上都出现了破碎感。香火遭到剑意切割,而剑气则是随即而至,四大天王都没能做出抵御,就遭剑光破体。

“轰隆——”

数只石质的手臂脱离了神像,轰然落地,紧接着一道道剑痕出现在神像上,令得四大天王摇摇欲坠。

就在眨眼间,四大天王便失去了战力。

<div class="contentadv"> 而那煌煌剑势则是倏然回拢,化作一道擎天之剑,以无匹之势向着灵台山之顶斩落。

这一剑若是落实了,灵台山将要就此分为两半。

姜离手掌轻抬,已是有剑气在掌中浮现,大圜剑眼看就要成形,与那擎天之剑相抗,但在剑将成形之时,他又将手放下。

只因一道金光从灵台山中升起,上接巨剑。

“当!”

惊天的震鸣将佛光荡破,一道道佛气随之乱动,而那金光则是巍然耸立,内中现出一柱擎天,柱体上有数個大字闪闪发光。

——“如意金箍棒”。

“还有高手?”

如星辰般的光体中传来淡漠的声音,无数道细微的剑芒跳跃激荡,再度汇聚成遮耀天地的剑光。

激越的剑鸣响起,刹那间剑光凝练,化作千百道剑轮,如同星辰般在空中罗列,将苍穹变了色彩。

剑光剑气剑意剑势,天上地下无处不是剑,光芒照耀在那擎天金柱上,剑已斩至!

然而对方亦是不容小觑。

金箍棒如同飞龙般腾空,一只毛茸茸的巨掌如同从虚空中探来,抓住了这条飞龙,数百丈高的巨猿骤然现身,奋起金箍棒,搅动了苍穹。

一如先前和姜离交手时一样,空间被无形的引力吸摄住,向着金箍棒扭曲,铺天盖地的剑光也自然被连带着搅动。

本是将天地化作剑光的海洋,如今这海被金箍棒搅动,那巨猿一棒动苍穹,轰然一震,万千剑光悉数烟消云散。

“吃俺老孙一棒。”

巨猿以金箍棒震散了剑光,得势不饶人,奋起千钧棒,扫清琼宇,拉扯着苍穹向着前方打下,直如天倾般的压力沉沉镇下。

千百剑轮也似被扭曲,向着金箍棒撞去,数不尽的剑光汇聚成一体,然后——

“铮!”

剑鸣声起,白金色的剑锋收容了剑轮,剑光化虹,悉为一体,斩向天柱一般的金箍棒。

“锵!”

万千之声凝聚为一,分明是一道剑虹,却有数不尽的剑鸣,以万对一,凝聚剑光的长虹一瞬万击,和天倾般的巨力碰撞,生生将其拦停下来。

紧接着,剑光一转,如同旋风,绕着金箍棒盘旋绞杀,袭向握棒的手掌。

但那巨猿亦是反应迅疾,将金箍棒一荡,让盘旋的剑光不断撞在棒身上,消磨其势,同时另一只巨掌横空推出,以排山倒海之势击向剑光的源头。

这一掌势力无穷,横击在那白光星辰之中,尽破剑气,将白光摧灭,露出了内中的年轻道人。

而道人亦是抬掌,一掌迎向巨掌。

“当!”

大小完全不相等的掌印碰撞,却发出了金铁交击之声,二者的手掌俨然不似血肉之躯,仿佛皆为金铁所铸。

随即,在洪钟般的声响中,道人当空飞退,而那巨掌亦是渐渐缩小。

到最后,巨猿回归了常人身高,那擎天巨柱也变成了长棒,落入其手中。

“孙悟空,他和觉者见面了,并且两者应该已经达成共识了······”姜离看着这短暂又激烈的交手,已是知晓了孙悟空和觉者的接触。

此时,这猴子又变了模样。

身着黄金锁子甲,头戴凤翅紫金冠,足踏藕丝步云履,正是再经典不过的齐天大圣形象。但在细微之处,又有淡淡的清净光华流转,带着微不可查的佛意。

已经和觉者达成共识的猴子,应该也已经取回了斗战胜佛的道果,并且已经融合了。

只是看这佛意,当是才刚刚融合,看起来就像是刚刚晋升三品的人一样,没那圆融圆满的感觉。

不过即便如此,孙悟空的实力也是再度攀升一个层次,若再与姜离相遇,他有信心找回场子来。

可即便是他实力再度攀升,太白真君与其对抗,也依旧不见落入下风。

孙悟空低头看向手掌,却见掌心之中出现淡淡的剑痕,适才的对掌中,对方的剑气在如今的身躯上留下了痕迹。

“太白老倌的道果······还不止,”孙悟空目光如炬,洞察气机,“这是白帝的金行之气。”

太白真君李玄,四品时名震天下,时人以道果之名冠以真君之号,尊称其为“太白真君”,一直沿用至今,以致于他的三品道果少有人知其名。

太白真君的三品道果,和太白金星之道果可谓是一脉相承。太白金星又有称号“白帝子”,而太白真君晋升的三品道果正是白帝·白招拒。

“不知名的道果,”

太白真君手握着一口八面剑器,同样以探寻的目光打量着眼前这只金毛猴子,“你是何人?”

他是见过无支祁的,但此时的孙悟空和无支祁的形象,不能说毫不相干,只能说恍如两人。

无支祁是白毛猴子,眼前这是金毛,无支祁的金箍棒还未完全发挥威能,是两头带金箍,中间铁色的铁棒,而孙悟空的金箍棒则是通体金黄。

还有神态、神意上的差别,都让太白真君疑惑于哪来的高手。

三品虽然都是老六,但介于道果需要演绎,一般来说是不会有不为人知的三品的。

眼前的猴子,可说是特例。

“哦?”

某个老六听到太白真君之言,双眼一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