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翰墨小说网 > 燃情总裁太坏了叶锦兮厉唯衍 > 第2187章
 
然而她没有勇气,一直到生产前,她都没有将这个秘密说出口。

后来她顺利生下一个女婴,孩子生下来很正常,黑发黄肤,她终于松了口气。以为能顺利瞒过商战,商战却说了一件让她胆寒的事,原来商战早就知道这件事,而她的怀孕,却成了她出轨的证据。

当时她心灰意冷,对他再没有半分情愫,但是迫于他的威胁,她不敢跟他离婚,反而要帮着他将父亲手中的产业全部转至他的名下。

商战如此对她,让她想起族长对她的深情,两相对比之下,她越是思念族长。后来她再次去原始部落,那地方已经成了一片废墟,她知道,为了避开探险队的窥探,他们每过一段时间就会迁徙一次,往原始森林的深处迁徙。

她找不到族长,只好回来,直到商战在中国出了事,她怕商翩翩会受他连累,给她改名白有凤,将她嫁给了当时在美国很负盛名的容家。

然后心灰意冷的去了巴西,没想到却在偶然间碰到了蓝色人种族人,于是跟着他回了原始部落。

叶芷宁听完,简直唏嘘不已,没想到小鱼儿的蓝发之秘,是从祖辈遗传下来的,“那也就是说,我们根本不是表兄妹?”

容羿寒心情很好,捏了捏她的脸蛋,“对,我们不是表兄妹,现在不担心了?”

叶芷宁点点头,后来想到基因遗传的厉害,她脸色又是一白,“为什么你妈没有遗传到蓝色人种的基因,反倒是小鱼儿遗传了,我肚子里这个小家伙会不会变成蓝头发蓝皮肤的怪物?”

两人刚落下的心因为她的话又吊在了半空中,隔代遗传啊,你可真害人!

“不会的,不会的,顶多是黑发蓝肤的怪物。”容羿寒不想让她太过担心,打趣道。

叶芷宁见他还有心思打趣自己,一时气愤,控制不住一脚蹬他,容羿寒伤未好,被她这一脚蹬到腿上的重伤处,疼得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不停的抽气。

叶芷宁这才发现自己闹过头了,她连忙倾身去看,结果他昨晚运动过度,本来伤口就裂开了,这时又被她重创,鲜血淋淋的,叶芷宁脑袋一懵,连滚带爬地跳下床去给他拿烧伤药,容羿寒见她衣服也没穿,在她身后嚷着:“小九,你别着急,先把衣服穿上,回头受凉了,又该遭罪了。”

叶芷宁已经在外面翻箱倒柜起来,大声问他药放在哪里,他说放在柜子里,叶芷宁拿了药又冲回来,跪在床边小心翼翼地给他抹药。

容羿寒见她心疼的样子,眼前一热,等她给他抹完了药,他将她从地上接起来,强硬地搂进怀里。“这一生,有你真好。”

叶芷宁怕他乱动又扯到了伤口,挣扎着要退出来,他却不让,紧紧地圈抱住她。

叶芷宁的手无意识地在他背上划着,那里狰狞地横着好些伤疤,她的心渐渐揪痛起来,“这句话该我说的,为了安我的心,你付出的代价太沉重了,羿寒,以后,我再也不让你独自去远方,就算要受罪,也让我们共同去承受。”

容羿寒明白她还是在愧疚,心知再多的话也无法消弭,淡笑道:“好。”

过了许久,容羿寒松开她,弯腰拾起地上的衣服,一件件为她穿上。叶芷宁看着这样的他,忽然就落下泪来。看见她落泪,容羿寒一时慌了手脚,连忙抬手去帮她拭泪。

“别哭,好端端的哭什么?”

叶芷宁轻轻吻上他的唇,半晌闷闷的冒了一句,“幸好你的脸没有被烧伤,要不然小鱼儿该不认你了。”

容羿寒哭笑不得,敢情她哭就是因为他的脸没有烧伤。

他回吻了她一下,想起自己之前的担忧,“如果我的脸烧伤了,你会不会不认得我?”

叶芷宁一怔,随即摇头,“不会,我认得的是那种感觉,跟你在一起,不一样。”

谁都无法替代的,就像那晚,他戴着面具,热情的吻自己,她在他的吻里,可以安心的享受,可以放心的将自己交给他。

可是叶明磊吻自己,她只会觉得恶心,那种感觉怎么会一样?

容羿寒放下心来,又想起一事,“我今天本来该在韩国的。”

“为什么去韩国?”

容羿寒指了指自己下巴到耳后的烧伤,“去整容。”

叶芷宁闻言,很不给面子的大笑起来,敢情他还在记恨那天在电梯里的事?

“不用整,我觉得挺好的,男人身上有疤痕,才会显得有男子汉气概。”

“这么说你是嫌弃我身上没有男子汉气概了?”

叶芷宁捂着嘴巴笑得直抽,她扑过去,避开他身上的伤将他抱住,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容羿寒的脸立即就红了,低斥道:“下流,太下流了。”

叶芷宁更乐了,笑问他,“是你下流还是我下流?”

“都下流。”笑闹时,这个问题被两人抛到脑后,等容羿寒再想起时,他幽幽一叹,“我是怕你肚子里这个小家伙生出来会害怕,她若是女孩儿,以后肯定不让我这个老爸接近。”

男人对自己的容貌多少还是在意的,叶芷宁立即表示支持他。

看得见的地方,有着那样狰狞的疤痕,确实会吓着孩子。

不过她还是再次表明态度,“我真的不嫌弃你,这些伤,都是你为了我受的,都是你对我的爱意。”

容羿寒笑握着她的手,他岂会不懂她的心思。

“对了,你去巴西之前,定了婚期,也就是后天,请贴我都发下去了,这次是不是我们新郎新娘一齐逃婚?”他现在这样子,肯定不想出现在大众眼前,她能够理解。

对于他们的婚礼如此一波三折,她实在觉得很无语。

容羿寒想了想,问她,“你的意思呢?”

“时间太匆忙,你身上还带着伤,要不回头再举办婚礼,更何况……”叶芷宁咬了咬唇,提婚礼的事不过是一个由头,她真正想说的却是,“你妈失踪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