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翰墨小说网 > 为何这大秦越来越强 > 第一章 错乱的大秦
 
  “王家小子又去山里玩了?”

  王陆身前挎着青铜弓,背后背着只剩五六只箭矢的箭囊,双手提着两只灰黑皮的野兔和一只羽色华丽的野雉。

  “这小子早过及冠了吧?该娶婆娘了。”

  “就这小子结实的后背,一看就好生养,能生男孩!”

  “这模样也俊俏,也不知道便宜哪家姑娘……”

  王陆越听越是害羞,这些老姨们的话题逐渐劲爆,有很多东西饶是他一个小伙子都听得面红耳赤。

  也难怪老爹在消失之前一直让自己别和她们搭话、接触。

  匆匆从她们面前走过,回到家门前。

  “娘,呃……”王陆想起娘亲的叮嘱,从小不允许自己喊她‘娘亲’,非得让自己喊‘妈’,不然她就不应答。

  虽然也有问过为什么别人家孩子都可以“娘亲、娘亲”这么喊,偏偏她要自己喊“妈”。

  她也只以荒诞的“那是我和孩子爸原来世界的称谓”来搪塞自己。

  没办法,反正“娘亲”也好,“妈”也罢,都是一个人,她喜欢,就随她。

  “妈,我回来了。”

  “今天打了野兔和野鸡,明儿想吃炸鸡,后天想吃红烧兔头。”

  “……”

  屋内无人回应。

  “不在?”

  王陆长腿一跨,轻轻一纵,那歪歪扭扭的藤条篱笆便形同虚设。

  走到院子里,踩着地上枯萎掉的杏花和杏叶,把带血的猎物丢进外置厨灶旁边的木桶里,再盖上盖子。

  青铜弓悬挂在墙面之上,卸下箭囊,里头的箭矢一会也得擦拭一番,把箭头上面的血抹干净,才好下次使用。

  “妈?”

  门没有上锁。

  王陆推门而入,往自己房间和娘亲他们的主房看了看。

  “真没人?”

  王陆感到有些奇怪,娘亲说自己有一种病叫“强迫症”,每次出门必定会反复检查门有没有上锁。

  有时甚至会出门到一半,突然怀疑自己没有锁门就又跑回家。

  可现在出门了,门却没有锁。

  奇怪,真奇怪……

  王陆看了下外面的天色,已经快日落西山,街巷上扛着锄头的汉子和拎着茶壶的农妇越来越多,都朝自己的家赶去。

  “先煮饭吧。”

  王陆舀了三杯竹筒的黄色粟米,简单用水一冲洗后倒入锅中生火烧饭。

  “王陆,为何独你家一日三餐,难道不知道人一日两餐便足矣?”

  路过的邻居向王陆搭话。

  王陆却对这位邻居不大有好感,自己五岁尿床的事,这人仍然在满大街的宣传,生怕他们杏花坊有一个人不知道。

  他甚至怀疑这邻居的终极目标是让整个咸阳,乃至整个秦国都知道。

  “入秋了,天气是挺好的。”王陆答非所问。

  “听说今日上山打猎收获不少?”

  “晚上我会注意烛火的。”

  “……”邻居讨了个没趣,“我走了。”

  “走好,不送。”

  邻居:“……”

  锅灶里的火“噼里啪啦”地烧起来后,就不用再管它,里头的三根柴火足够把饭蒸熟。

  王陆把带血的箭矢重箭囊里挑出来,因为时间长久,血液已经在上面凝固。

  从锅灶旁内嵌的小水炉里舀一勺烫水,倒在石槽里泡开血水,再用干布擦干净。

  也不用担心生锈问题,反正每隔一段时间就需要打磨钝化的箭头。

  做完这些,王陆估摸着至少过去小半个时辰,整轮太阳都已经彻底落下西山,只有一点点余光还照得人间亮堂。

  但撑不住太久。

  锅内的粟米熟了,散发出食物的味道,王陆却没心思觉得它香。

  他跃过篱笆,在家门口前踮起脚朝街巷的两头张望,希望能看到熟悉的人影。

  一盏茶的时间……

  一炷香的时间……

  即便现在是夏秋时分,夜来得迟,终究也有彻底黑的时候。

  整个咸阳城被黑暗笼罩,虽然有人家的烛光点点,但基本照不清路。

  “……”

  王陆想到一种可能。

  因为这事不是第一次发生。

  是第二次。

  上一次是一年前父亲消失。

  王陆不再在门口待着,进院子后也不管饭好像有了一丝糊味,径直走到屋里头,先到自己房间仔细扫视一圈,没有东西;再到娘亲他们主屋扫视一圈,除了叠得整整齐齐的被褥外,也没有其他东西。

  直到他进入书房。

  架子上依旧堆着一扎扎竹简,书桌上摊开着一张布帛,它很昂贵,只有在记载很重要的内容时才舍得使用。

  王陆走过去,拿起压在布帛右边角的一块掌心大小的正方石薄片。

  这东西也不陌生,他小时候常常听到父母唤它——“系统”,而这“系统”竟然很神异地口吐人语,应答如流。

  只是父母亲一直不准自己接触它,说这里面的水太深,自己把握不住。

  可现在他们竟然把它留下来了……

  王陆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

  他掂了掂石薄片,试着喊了声,

  “系统?”

  “……”

  换了个语调,“系统!”

  “……”

  石薄片依旧没有任何回应,好像它真的只是一块石片。

  “没用?”

  王陆将石薄片暂时放下,拿起桌上的布帛。

  字很丑,是亲娘的字迹,旁人绝模仿不来。

  【小虎(王陆乳名,生于虎年),原谅我的不辞而别。其实我在你爸爸离开的一个月后就从系统那里得知,我也马上要被遣返回自己的世界。】

  【我问了系统,能不能带你一块离开。系统说,你是吃喝这片世界的物质长大的,需要归还才能离开。可你和我们不一样,我们是外来者,就算留下这十几年吃喝掉的物质,我们依旧存在,但你……会消失。】

  王陆看到“消失”二字的时候手一哆嗦,这【消失】的字面意思等于【死】,甚至从某种程度上看,比单纯的【死】还可怕。

  【…………,系统也受到干扰,我用它最后的能量为你算出唯一可以存活的办法——帮助历史回归正轨。】

  【因为我和你爸的出现,错乱了很多时间线,一些原本应该出现的人也都没有出现,而不该在这个时代出现的人也陆续冒头。按照原本的历史,这时候的秦国早该经历“商鞅变法”,灭掉其余六国,成为大一统的秦王朝。这也是我和你爸定居咸阳的重要原因。】

  【可现在的秦国没有经历变法,国力羸弱,和历史的秦王朝大相径庭……】

  【系统给出的具体的办法是——在公元前207年前,务必灭掉现在的秦国!】

  【只要在这个时间点前灭掉秦国,历史线就能恢复,继续按照原本的轨迹推进。你就安全了。】

  【务必记住!在公元前207年(大周753年)前,灭掉秦国!】

  布帛后面还写了一些,全是表达思念的语句,王陆一一看完。

  ……

  桌上的油灯的火焰只有豆子大小,光线昏暗。

  王陆用灯具下面的铜片挑了挑灯芯,房间重新明亮起来。

  “原来父母亲真的不是这片世界的人……”

  虽然他们无数次提起过这事,但因事情太过匪夷所思,王陆也就一直以为他们是在逗他玩,没在意。

  可如今由不得他不信了。

  “让我灭掉秦国?”

  王陆心里有些复杂,早年跟随父母周游列国做生意,对秦国有一定的归属感,但在父母的教育下,他始终认为自己是社会主义接班人。

  对于灭掉秦国这回事……有一点负罪感,却比较有限。况且按照原本的历史,秦国在十年后灭亡,这本就是他的国运命数,也无需太过愧疚。

  只是吧……

  王陆深深地皱起眉头,自己就一凡夫俗子,胸无大志,一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娶几个漂亮老婆生几个孩子,然后颐养天年。

  多朴素的人生梦想。

  现在要自己去灭掉秦国……仅凭一人之力,这怎么灭秦国?

  雇佣刺客刺杀秦王??

  先不说能不能成功,有没有刺客敢接这个大单,就算是最后成功了,杀了现任秦王,人家“呜呼哀哉”一下,转头立新的秦王。

  秦国依旧不灭。

  王陆只觉得脑袋空空,对于灭掉秦国,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头绪。

  但不行动吧,按母亲留下的内容,一旦秦国在大周753年前不能灭国,自己就得消失。

  “……”

  王陆提着油灯,去门外灶台装了碗粟米饭。人是铁,饭是钢,有再大的烦恼也不能耽误吃饭。

  且娘亲在留下的布帛上说,那石片系统的大部分功能都已经无法使用,但在晒足太阳后,能激活它查询秦国的一些信息,以及还里头存着她留下的三个锦囊,需要时可以打开。

  王陆认为现在就是使用锦囊的时候。

  只可惜太阳已经落山,只能等明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