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翰墨小说网 > 为何这大秦越来越强 > 第三章 出发,赵国邯郸!
 
  拿了几块金饼和金叶子,王陆离开了地窖。

  把钥匙拔出来后,机关门又自动合上,合得特别严实,找不到一条缝。

  王陆再次发出感慨:“墨家的机关术真绝了。”

  他把床铺被褥重新整理好,从主屋出来,坐在院子的厨灶台上,看着街上的男人扛着锄头准备去田里劳作,思绪也渐渐发散。

  想要灭掉秦国,爹娘留下的这点钱还远远不够起兵造反的。它撑死招二十个全副武装且配战马的士兵……但这二十个兵够干嘛?掺和村子与村子之间的群架都够呛,还想灭国,痴人说梦。

  要说拿它去贿赂贪官,可人贪官也不傻,他会为了这么一笔钱而把秦国这个铁饭碗给砸了?

  一顿饱和顿顿饱,相信他们还是能分辨出来的。

  王陆微微摇头,有些无计可施。

  “要不去酒馆瞧瞧?”

  酒馆里多是来自各国的商人,他们拥有着一般人不知道的他国秘要,有时候也会有很多能人异士在那里大谈各国政治,算是鱼龙混杂。

  “说不定能找到什么有用的消息……至少要比自己一个人在这苦思要好。”

  王陆拿上自己存在房间里的碎银子,朝酒馆走去。

  咸阳城的主干道为了方便马车通行都是特别制作过的,先让土壤混入盐碱,然后夯实,期间加入一些王陆不认识的东西。

  总之最后造出来的路寸草不生,很平坦,无论多重的马车也不用担心把路面压坏。

  走了一刻钟的时间,陆彦到了咸阳名气最大,价格却不是最贵的“咸宁酒肆”。

  咸宁酒肆二楼的窗棂开着,有来自各国的行商居高临下地俯视咸阳街道,看着人来人往,思考发财之道。

  王陆整了整衣冠,迈腿进入。

  “客官,吃点啥?”店佣这点眼力还是有的,王陆没有背着行囊,肯定不会是住店。

  “来条蒸鱼和酸萝卜。”

  “酒来点?”

  “不用。”王陆酒量极差,基本三杯上脸、五杯上头,七八杯的时候已经不省人事。据娘亲说,这是是遗传父亲的毛病。

  “好嘞,客官稍等。”

  店佣给王陆引了位置坐下,随后就到后厨催菜。

  “听说了吗?齐国的王老爷都六十高龄了,还娶了一个刚及笄的小姑娘。人家大孙女的年纪都比她大了。”

  “嗨,这算个屁!燕国的一个富商才厉害,儿子在外行商时被土匪杀了,他家那老东西把儿媳妇给娶了。”

  “你们说的都不够猛,我这有个大消息!秦国的大公子知道吗?”

  “是那个嬴政?”

  “对,就是他。”这人煞有其事地压低声音说道,“听说嬴政不是秦王亲生的!”

  “你放屁!”立刻有秦国的商人拍案而起,进行怒叱,“你听谁说的?”

  “一个……朋友。”秦国商人身形彪悍,谁见谁发怵,那人说话都不利索。

  “政公子就是秦王亲生的,你要是敢再胡乱谣传,定割了你的舌头下酒!”

  “……”噤若寒蝉。

  如果在他国,这番狠话也许不必当真,可在“民风淳朴”的秦国,关于剁人砍人这方面,他们一向是说到做到。

  掌柜生怕他们打起来把店砸了,赶忙过来和稀泥,各赠双方一壶酒,消消气,各退一步。

  王陆对这场闹剧本身没有多大兴趣,可他们提到的“嬴政”让他有了想法。

  以前娘亲有说过嬴政就是秦始皇,是后来灭掉六国的祖龙皇帝。当时自己还不信,以为这就是个故事,现在看来可能确有其事。

  至于嬴政如何具体灭掉六国,娘亲说她历史学的半桶水,全忘了。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这嬴政管理国家的能力很强!

  虽然不相信这位嬴政公子能以如今的秦国横扫六国,但想必让秦国摆脱贫困,强大起来应该不难。

  “……”

  那么问题来了,自己想要灭秦,而嬴政又能强大秦国……

  嬴政,岂不是自己的敌人?

  王陆想起玉片上的四样信息——国运、军力、财力、文化,这四样以目前自己卑微的身份,压根接触不到,也干预不了秦国的兴灭问题。

  但这嬴政不一样。

  嬴政是现任秦王在赵国做质子时,与赵国一女子结合所生的孩子。

  子承父业。

  自从秦王继承王位以后,嬴政顺理成章替父充当在赵国的质子。

  这质子可不是什么尊贵的活儿,在异国他乡当质子那可是要受辱的。甚至过得可能还不如普通平民来得自由快活。

  而最近秦王的身子欠佳,距离当初秦国与赵国约定好的,嬴政公子及冠之后即可返回秦国的约定已经过去了半年。

  赵国那边口风如何不清楚,王陆只知道母亲口中的【祖龙】、【始皇帝】可能马上就要回秦国了,秦国马上就要强大了——自己距离消失也更近了一步。

  “……”

  王陆眼眸一凝,坐以待毙不是自己的风格。既然秦国的政事自己暂时干预不了,那么至少现在自己能做的,就是阻止嬴政回秦国!

  只要嬴政不回秦国,让其他公子当秦王,后续可以慢慢再想办法灭秦。

  “不能让嬴政回秦!”

  “绝不能!”

  “蒸鱼和酸萝卜来喽~”店佣端着盘子过来,王陆直接从别在腰间的钱袋里取出一粒碎银子付账。

  “客官,不吃了?”店佣有些懵,问道。

  “不吃了,谁爱吃送谁。”

  王陆急匆匆地离开咸宁酒肆,咸阳距离赵国国都邯郸有超千里,如果一路抄近道,则大概九百里远。

  单骑快马一日三百里不成问题,途中算上休息,五日之内可以到达邯郸。

  如今时间紧迫,嬴政不知何时就可能被赵国突然送回秦国。

  一旦嬴政回秦国,进到秦王宫里,那高墙大院保护着,直接想再接触都没有任何机会。

  总之,现在得以最快地速度赶到赵国邯郸,阻止嬴政回秦。

  至于用什么办法阻止……没想好,走一步,算一步。

  王陆奔向自己的家,所幸他时常随父母亲外出行商,这行囊包裹收拾起来轻车熟路。

  “去城外马场取回寄养的马匹。”

  “赵国邯郸,嬴政,我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