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翰墨小说网 > 为何这大秦越来越强 > 第十五章 王陆,天才也(二)
 
  赵王不想责罚李牧,但不罚,郭开这头也就同样不好罚。

  跪在殿下的郭开看出了赵王的犹豫,便准备再添一把火。

  “大王,王陆的阴谋诡计远不止此。”

  赵王“哼”了一声,“寡人不否认王陆的计谋厉害,但他仅仅做了这一个动作而已。你这是想将自己渎职之罪推到他身上。”

  “非也,非也……”郭开道,“大王,正是因为王陆没有后续动作才可怕。”

  “王陆就是清楚了暗中另一股势力是李牧,才制定的专门的动作。”

  “没有动作,就是王陆的动作。”

  赵王眉头一紧,有些不解。

  郭开解释道:“王陆心思诡谲,他知晓‘一事不烦二主’的道理,尤其是臣和李牧的关系并不好,赵国不少人都知晓。”

  “王陆就是拿捏住了这点,他清楚臣和李牧必定会龙虎争斗,而剩下的一方,就是他后续再对付的对手。”

  “所以大王,臣是无辜的。如果当时让李牧负责看管嬴政,把臣的探子撤走。”

  “嬴政还是会逃!”

  “大王,臣真的不是渎职,而是那王陆谋略太精。”

  为了增加可信度,郭开更是直接向李牧问道:“李牧,你说如果让你负责看管嬴政,你有十足的把握让嬴政无法逃离邯郸?”

  赵王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李牧。

  李牧略思索,如果只是简单看管嬴政一人,那自然不成问题。可后面还有王陆……完全想不出他会用什么办法来助嬴政逃离邯郸。

  无法预测,也就意味着防不胜防。

  “臣……亦没有十足的把握。”

  郭开笑了,他知道自己安全了。

  赵王则面色沉重,偌大一个朝廷,竟然拿一个人没有办法,全部被他任意操控摆弄着。

  奇耻大辱!

  赵国的奇耻大辱!

  “追回嬴政!”

  “还有那王陆!”

  “两个都要活口,尤其是王陆。”

  赵王起身,有些愤怒地一甩手臂,离开了偏殿。

  郭开也轱辘起身,揉着自己跪得发酸、发疼的腿。

  赵王没有再说怎么处罚他,那就是放过他了。

  “李将军,其实这次你该感谢我。”

  “如果不是我帮你挡了这次灾,现在陛下该责罚的就是你了。”

  “李将军你又不如我聪明,说不定稀里糊涂就被大王斩了脑袋。”

  “到时候可真就是亲者痛,仇者快了。”

  “李将军,这救命之恩,你记在心里就行,不用特意感谢我。”

  “……”李牧无言以对,“郭大人最好还是祈祷我们能追回嬴政,不然……大王不过轻易翻过这事的。”

  ……

  ……

  逃亡的路上。

  吕不韦正在外头赶马车。

  王陆忧心忡忡地问道:“我们在往哪逃?”

  嬴政双手拿着一份舆图,边指边说道:“我们朝北出发,到晋阳,再过西河,最终到定阳就算是归秦了。”

  “赵国的兵马还不敢堂而皇之进秦国,更别提抓人。”

  听嬴政这么一说,王陆更加担忧了。

  这感觉能逃得掉……

  嬴政把舆图收起,这东西再看,马车的速度也不会变快。

  “王兄,家中可有婚配?”嬴政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和王陆聊聊。

  尤其是王陆的才能,他非常看好,回秦之后也需要一个助力。

  而王陆现在与他的关系不够亲密,如果能有一层其他的关系,让王陆变成自己人,自然是最好的。

  “尚无。”

  在很久以前,娘亲给他挑了十里八乡不少娃娃亲,生怕将来他娶不上好媳妇。但在他们接连消失后,这事就不了了之。

  “归秦之后,不如我为王兄牵线做媒,保证王兄满意。”嬴政道。

  王陆摇摇头,拒绝了。他再有十年可能就要消失了,这和别人扯上关系不是害了人家吗?要是留下子嗣,不是在重复自己的悲剧?

  这事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嬴政见王陆拒绝,也没多想,这才符合一个做大事的人的模样。

  欲成大事者,儿女情长都是阻碍。

  有道是,心中无女人,事业自然神!

  嬴政不再提这事,车厢也又只有车轮疾速滚动的声音。

  ……

  ……

  赵国主路上。

  三匹快马奔驰,马上的人贴近马背,这样一来,能减少风的阻力,给马儿省力。

  他们是李牧的精锐士卒,至于郭开派出的那些府丁,早就被甩在后面了。

  压根就没指望他们能追上嬴政。

  “嬴政他们在路上换了马车,我们这样下去赶不上。”

  有人分析道。

  “我们的马累了。”

  三人平级,但其中最有威望的一个大哥说道:“嬴政往北逃,前往秦国的路线只有一条。先到晋阳、再过西河,最后入秦。”

  “按照马车的脚程,嬴政四人必定会在晋阳更换第二趟马车。”

  “我们只需在嬴政之前达到晋阳,就可在晋阳守株待兔,再配合晋阳的官兵布下天罗地网,保准能捉拿嬴政!”

  “这想法是好,”有人担心,“只是我们连人都追不上,怎么赶到他们前头?”

  大哥道:“我早年随军出征,知道有一条捷径可以直达晋阳。”

  “那条路很少有人走,也没办法让马车通行。我们走那条路,可以嬴政之前到达晋阳。”

  “大哥,带路!”

  ……

  ……

  深夜。

  他们不得不暂时歇息。

  一来夜太深,只能凭借一点星光来照明,而地上又时常会有碎石块等异物东西存在,稍有不慎就可能使马车的车轴断裂,无法行动。

  二就是,他们一行人神经紧绷,加上长途跋涉,太耗费心神,也确实需要短暂地休息。

  篝火点着,驱赶山野之间的野兽。

  噼里啪啦的火星子溅得到处。

  王陆靠在马车的车轮上,看着对面被火光照得忽明忽暗的熟睡中的嬴政。

  阻止嬴政归秦的办法其实还有一个,那就是杀了他。

  杀了他,一了百了。

  只是这个办法可行性为零。

  以前父亲讲过一个事,当时以为是故事,现在看来是事实。

  说后来有一个朝代,有一个疑似穿越者的大王叫王莽,在一次至关重要的大战中,天降陨石,让他的军队全军覆没。

  命运在不断纠正。

  就算自己杀了嬴政,也会有命中注定的“嬴正”、“嬴症”、“嬴镇”之类的出现。

  人可以死,但那道命并没有消失。

  所以与其让秦国某位公子悄悄发育,强大秦国,不如自己留在嬴政身边,用心阻止那道命比较好。

  而现在,最该想的问题就是如何阻止归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