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翰墨小说网 > 为何这大秦越来越强 > 第二十一章 田斯,戎明远
 
  田斯起晚了,一直到快上学的时辰才起来。

  这要怪,就怪昨天小说家新出的野书《家丁秦大爷》太好看,一不留神就看了个通宵。

  “等下学,我要给这本书投推荐票。”

  推荐票是小说家制定出的一种制度,读者觉得好看,就可以去正规书铺讨一根竹简上写在自己的名号和一段推荐词。

  小说家根据推荐票的回馈,便能知道自己写得好不好。

  这便是小说家连“九流”都排不上号,却能在齐楚秦燕赵魏韩各国之间风靡的重要原因。

  呜~

  田斯都没看清人影,身体就不受控制地朝一个隐秘的小巷摔去。

  “大胆,什么人——”

  待他看清来者,立刻双手抱头,并拢腿,把自己的几处要害护得严严实实。

  “王兄,别打!别打!”

  “要打也轻点!”

  “别打脸,不好看!”

  但他叫嚷了半天,并没有迎来想象中的拳打脚踢。

  慢慢的,他抬起头,只见王陆正双手抱胸看着自己,那面无表情的样子真像嬴政。

  “王……王兄,你这是何意?”

  王陆开始摆出一副气愤的样子:“我和嬴政闹掰了。”

  田斯眨了眨眼睛,虽然他很想问他们为什么闹掰,甚至想拍手叫好,喊“狗咬狗,一嘴毛”,但不敢啊。

  王陆的拳头可不是吃素的。

  “王兄,那嬴政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一早就知道了。”

  “但我现在还急着去上学,不如之后再说。”

  说着,田斯从地上爬起来准备从空隙中溜走,却被王陆一把抓了回来。

  “我要你去举报嬴政!”

  “?”田斯看着王陆,不敢轻易回话。

  “我知道现在嬴政在何处。”为了增加可信度,不让人怀疑,他道,“你去举报嬴政,五百两赏金我们五五分成。”

  “如何?”

  “这……”

  田斯自问自己,能拒绝二百五十两黄金的诱惑吗?

  显然不能,这么大一笔钱要是去明月楼和颖儿姑娘探讨人生哲学,那得多少次哦。

  他目光看向王陆,此刻,王陆在他眼中不是人,而是足足三百两黄金。

  王陆的赏金只有五十不假,但把他给举报了,就不用分嬴政的赏金,自己可以独吞!

  五百五十两黄金,足够让一个人铤而走险。

  “这当然没问题!”田斯拍拍胸脯,“王兄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我这就去官府举报!”

  “嬴政,何在?”

  王陆指了指方向:“四海客栈,地字六号屋。”

  田斯无比认真地记下,同时问道:“王兄,那你的屋呢?”

  王陆眯起眼睛。

  田斯连忙道:“王兄,别误会,我没打算举报你,真的没有,我发誓。我只是想问问王兄在哪,等领了赏金后,我也好找王兄来分。”

  “这个理由说得过去。”

  “我在四海客栈还开了另外一间屋,地字十二号,等你领了赏,把钱送过来便是。”

  “好咧,王兄,我这个人最言而有信了。”田斯笑道。

  王陆重新戴上斗笠,消失在人群中。

  而田斯在原地杵了一会,兴奋地一拳砸在墙上,

  然后“嗷呜”一声跪在地上喊疼。

  “五百五十两黄金!”

  “我要发了!”

  田斯看了看面前散落的书简……

  “有五百两五十黄金,还读个屁!”

  田斯站起来,捂着发红的拳头,脚踩过书简朝邯郸的县府走去。

  ……

  ……

  邯郸城中心。

  邯郸府。

  原本空阔气派的县府,现在却显得格外拥挤。

  府里头都站不下人,一个一个在府衙门外排队。

  队伍的规模比起南城门出城的长队都丝毫不差,甚至隐隐有超出一头的趋势。

  而这些人穿着打扮也不尽相同,有粗布麻衣,有儒衫青衣,绫罗绸缎的也不再少数。

  他们都是为了同一个目的而来——举报秦国质子一行人。

  嬴政五百两,赵姬二百两,王陆和吕不韦同五十两,加一块就是八百两黄金。

  这数字谁能不心动?

  人一辈子能干成一件大事就足矣,而举报嬴政,就是大事。

  “大人,所有的门客都已经派出去,后堂只剩我一个了。”邯郸府令的门客道。

  戎明远头疼地摘下官帽,里头汗和热气捂得难受。作为邯郸的县令,他的权力和地位要比其他城县的县令高上许多。

  甚至府上还配有一个副县令,平时都是副县令处理府衙上的事务,他歇息着便是。

  但自从嬴政逃离邯郸后,一切都变了。

  生活不再悠闲,数不清的麻烦接踵而来。

  究其原因,就是那八百两黄金的赏金的缘故。

  “府上,还有多少报案的人?”戎明远问道。

  门客看着桌案上的名册,回道:“大概八十多些。”

  “八十多?”戎明远松了口气,“不算太多。”

  “大人,府上的文书也被派出去了,还有很多人报案没有记载成册。”门客看了看屋里门外的人群,“估计还有三百多起。”

  “三百——”戎明远差点没背过气去,现在府衙里官差已经被调一部分去守城门,一部分借去送消息,只剩下没几个人。

  为了结案,连自己的门客都全部派出去,随着这些个看见过秦国质子的证人们满邯郸地跑。

  一无所获不说,还累个半死,没有时间休息就又得跟着下一个人去找压根不是嬴政一行人的人。

  有些人除了性别外,长相和嬴政一行人都完全不搭边。愣是指着一个在田间工作的庄稼汉就是秦国质子,且不说质子为什么要种田,就是那年纪也不相符。

  “真想把通缉令给撤了!”戎明远道。

  “大人,万万使不得!”门客急忙道,“通缉令是大王下的。”

  “大人若是擅自阻止,惹来大王震怒。”

  “革职是小,掉脑袋是大!”

  戎明远叹口气:“我也就随意这么一说,自然不敢擅改陛下旨意。”

  “但三百八十多起案子,一一去求证也太过费时费力。若再日日如此下去,秦国质子没找到,我倒是累得一只脚先进棺材里。”

  “想想有没有什么办法既不会让大王不悦,也能我轻松下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