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翰墨小说网 > 为何这大秦越来越强 > 第一百六十章 分析
 
  先看不帮嬴政有何利弊。

  若是不帮,自己文魁首能得不少封赏,加官进爵,奇珍异宝不在话下。

  可财宝自己不在意,封下的官也大多是虚职,真要能左右国策,还得靠阵营派系的力量。

  换言之,成矫麾下无品无阶的谋士对国策的影响都比文魁首封的官要大,要有用。

  因此关于自己的封赏,不算弊,却也算不上利,可有可无。

  而临洮之事依旧被成矫夺取,攒了军功,嬴政只能在旁干瞪眼——这算是一条利。

  王陆在布帛上最终写下,【有一利而无害】,便接着看下一个。

  若是帮嬴政……

  文魁首的金银官职不算利弊,丢了也无妨。但成矫痛失一次攒军功的机会,算一害。

  嬴政拿了临洮之事后,攒了军功,算第二害。

  左娄和仲昂好像准备为嬴政在军中“发展下线”,算第三害。

  拿了军功,打了胜仗,虽然战势规模不大,但在秦王和百官之中竖立能战的良好形象,益于立储,算四害。

  王陆想到这里就直摇头,“四害与一利比较,任谁都知道该怎么选。”

  笔墨点在字上,准备用墨迹盖去这些不能为人所指的隐秘。

  但就在笔尖触到字眼时,一个新的想法浮现脑海。

  “还漏了一个角度。”

  “兵家无常胜。”

  “帮嬴政拿下临洮除了胜利,还是大败的可能。”

  “如果嬴政拿下临洮,还大败……”

  王陆开始列出好处:

  嬴政大败,军功非但不攒,反而在耻辱柱上写下浓墨重彩一笔。毕竟成矫过去常常主临洮战事,从未大败过,两相对比,高下立判。此算一益。

  一旦大败,军中将士必然鄙夷嬴政,不屑同伍,仲昂和左娄的计划将无法开展。没人会追随一个败军之将。此算第二益。

  首战即败,在秦王和朝中官员的心中竖下无能印象。对于后续立储,有大害。算第三益。

  且首战即败后,秦王将难以再信任,嬴政得到下次攒军功的难度直接翻一番。将来军功之路必然坎坷异常,算第四益。

  还有,战胜会涨国运、军力、财力等,而一旦战败,百姓哀怨国运下降,损兵折将军力下降,战事之后一无所获,说不定还得割地赔款,财力下降。此能算第五益。

  王陆看着布帛上列出来的密密麻麻的字。

  “临洮之事,若战败,则大助于灭秦啊。”

  “至少能抵过文魁首一半的影响。”

  要说不心动,那是不可能的。

  只是王陆仍旧有顾虑。

  军无常胜,亦无常败。

  所谓兵事,就同姑娘的心一样不可捉摸、难以预测,胜负之数总判在莫名其妙的“细节”。

  王陆有自知之明,清楚自己不是兵法大家,保不准临洮之战一定胜或一定败。

  从成矫十几岁就能带兵到临洮,还打了胜仗来看,这兵事的难度恐怕高不到哪去。

  败,要比胜难。

  王陆暂时放下笔,如今的症结就在于如何让嬴政打一场败仗。

  正常打,肯定是不行的,十之八九会胜。

  最好的情况就是……自己夺了嬴政的兵权,然后按照自己的准备策划一场大败。

  至于如何夺嬴政的兵权……

谷</span>  王陆看向布帛前的茶壶。

  “用酒!”

  “等到临洮,自己去弄一坛所谓的‘羌族的酒’,在里面下迷药,晕了嬴政。”

  “之后兵马由自己假嬴政之名调度。”

  “如此一来,败仗可期。”

  “待秦王事追责,嬴政军中饮酒致使兵事打败,他定会受处罚。玉石片上的数值还会随之下跌。”

  “一举多得,啧啧,”王陆笑着摇头,“智慧,只是我的优点之一。”

  取来火炉子,王陆把那份布帛丢进其中燃毁。

  ……

  ……

  正月初五。

  嬴政的马车停在王陆门前,这次嬴政一直没喊,是王陆出来才发现的。

  “政公子,”王陆还有良心,想到自己马上就要坑他,他还这么对待自己,良心上有那么一丢丢的不好意思,“久等了。”

  “没来多久,上朝吧。”

  嬴政和王陆都穿着新衣,上车厢后,里头的都是也都是新的。

  “王兄,想好要什么封赏了吗?”

  “文魁首于秦国而言,十分重要,这次的封赏可以大胆点讨。”

  嬴政还准备为王陆的封赏出谋划策。

  “想好了,到殿上政公子便知晓了。”王陆都不好意思对上嬴政的眼睛。

  半道上,仲昂和左娄来蹭马车。

  以他们的家底,自然不是买不起马车。只是上朝的官这么多,要是人人乘马车来王宫,百十乘的闹哄哄不成体统。

  久而久之,约定成俗,没到一定品阶的官员只能选择步行上朝。

  而这个标准并不具体,像比仲昂官职还低的,非要乘马车上朝,也没人会阻止,但是给不给你穿小鞋,暗中整一下,那可就说不准了。

  官场最忌讳出头招风。

  秦国庙堂之上不是没有这样的愣头青,而是这样不受规矩的愣头青,早都被排挤到旮沓角落当小地方官去了。

  “真希望政公子以后能天天上朝。”仲昂说道,他把手塞进胸口捂着,驱寒。

  而关于让王陆用文魁首的封赏换嬴政军功的事确实只字未提,那日从家门出去后,一切都像没有发生过似的。

  到了王宫。

  他们从马车上下来,原本嬴政和王陆还在门外等着宣召,结果一公公过来,告诉他们可以入殿。

  殿内的文武百官已经站定,是那位公公领着他们到队伍最前。

  颇为意外的是成矫也在,嬴衡还跟他们打了招呼。

  没一会儿,秦王到。

  简单行礼后,秦王开始说话,内容无非两大部分:一是过去一年的国事总结,谁啊哪啊该奖奖、该骂骂;二是对新一年的期望和简单的计划。

  王陆无聊地发困——看来我是真不适合当官。这要是天天上朝,人生还有什么乐趣。

  “……说起这事,我秦国出了了不得的人才。”秦王终于点题,王陆也一瞬间能感觉到众人视线集中到他身上,“为秦国招揽了公孙鞅那样的人才,又靠蛮蚕生意充实了府库,还有才情更是力压同辈,名动九州。”

  “秦国自觐王宴始,文铮名次最好不过第三,还是一百多年前。”

  “王陆,你想要什么赏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