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翰墨小说网 > 为何这大秦越来越强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来者嬴政
 
  王陆跟在嬴政后面,盘算着到临洮后的计划。

  原守城二千,陇西调去三千,嬴政可调配的便是五千军。

  羌族区区四千,还身占攻城之劣,别说破城门,能囫囵回去两千就足够回去吹嘘了。

  想要让嬴政败北,就必须要从几个方面入手。

  下迷药只是第一步。

  更重要的是自己后面假借嬴政之名发下的军令。

  不能过于离谱,比如让五千军直接自刎之类的。

  敢这么下,他们直接就反了。

  要颁布下那种不合理中又带着合理的军令,所谓“情理之中,意料之外”。

  王陆之前就已经想过几种方案,其中最优的一条是“开城门迎战”。

  按原本的任务,嬴政驱走入侵的羌族就行,但“嬴政”因为首次掌军,一时贪功,想要剿灭四千羌族,就这么“选择”了。

  一旦开战,王陆是不知道羌族的战力如何,可四千人,又不是猪,打起来必然会造成秦军大量伤亡。

  一边是靠城池地利,以极小的损失驱赶羌族;一边也算是驱赶羌族,却造成了大量士卒伤亡。

  秦国庙堂的人任谁看了也知道“嬴政”开城门迎战是多蠢的主意。

  如此一来,最想要的“战败”求不到,可退而求其次有个“惨胜”也是极好的。

  还能在军中士卒中落一个“以士卒性命堆砌自己军功”的恶名。

  众口铄金,消息传出去后,嬴政想要在军中再有建树,可就难了。

  “还有多久到临洮?”王陆有些迫不及待了,问向骑兵长。

  “出陇西已有段时间,四个时辰后能到。”

  ……

  ……

  羌疑在军帐中看战形图,不过目光不在临洮上。

  临洮两面加山,一面城外对本族,一面对内陇西、咸阳,一目了然,没什么看的。

  他的目光是整个秦国、楚国、赵国……全部的中原之地。

  “有个坏消息!”

  杨力急匆匆进入军帐,他换了一身羌族部落的皮甲和大毡盔帽,

  “嬴成矫没来临洮。”

  羌疑眼神一颤,看向杨力。

  这次的计划全部关键点全在嬴成矫身上,他这个主角不来,五万勇士的戏还怎么唱得下去?

  “真不来了?”

  “没来。”

  羌疑天叹了口气,准备取消所有计划。

  既然嬴成矫不来,占了临洮也无用,还白白牺牲部落族人。

  “不过来了另一位公子政。”

  “这人是谁?”羌疑露出思索状,“秦国还有这号人物?我怎么不知?”

  “四王子不知不奇怪,这嬴政是秦王长子,之前一直在邯郸做质子,今年秋天才逃回咸阳。”

  “质子?”羌疑拿捏不准嬴政的分量够不够,按说成为他国质子,在其他国家就不大会被重视,但秦国的秦王是也做过质子,这方面恐怕不会太讲究。

  但嬴成矫朝中有偌大一个外戚势力保他,嬴政可有这样的底蕴?

  要是牺牲大量部落族人,抓来一个可有可无的秦国公子,秦国庙堂还真不一定会管。类似嬴成矫的外戚势力,恐怕还巴不得借自己的刀把这些可能的阻碍统统杀干净。

谷</span>  如此一来,我羌族被人当刀使,还没有任何好处,这事怎么能干?

  羌疑犹豫再三,问道:“嬴政在秦国可还算重要?秦王可重视?”

  他的这出戏,分量不够的角儿,撑不起。

  “这我得想想……”在杨力看来,秦国任何一个公子的分量都不小,无法领略到羌疑的格局。

  “罢了,”羌疑可不信面前这呆子的脑子,“你且将你知道的关于嬴政的一切说来。”

  杨力缓缓道:“我守在临洮,知道的也不多。只听说嬴政和一位谋士不费一兵一卒将整个赵国朝堂刷得团团转,然后还带着嬴政生母安然归咸阳。”

  “传得可邪乎了。”

  “尤其是哪个谋士,给他们吹得跟天上神仙一样无所不知。”

  “还有呢?”

  “没了。”

  “……”

  羌疑也不好表示不满,只是单靠这点流言,实在难以判断嬴政的价值。

  “赵国之后可向秦国谴责质子私逃之事?”

  “没有。”杨力能肯定,因为当时有谣言说秦赵将要因此事打仗,结果屁点事情都没有。

  羌疑心道,家丑不可外扬,空穴不来风,这赵国怕是真被耍了。

  “赵国之后可有再向秦国讨要回那名质子,或是新的质子?”

  “没有。”送质子可是国家大事,秦国每一个子民都会知晓。这一段时间来,确实没有任何消息。

  羌疑胸中有了大概,能让偌大一国吃了个哑巴亏,之后还不好意思说,甚至还担心再被耍一次而不敢再要质子。

  这背后的谋士有点意思。

  “最后一问,这位谋士后续可再传出什么消息?比如投靠谁谁之类的。”

  杨力不明白羌疑怎么从秦国公子问到一个无关紧要的谋士身上,不过还是有问必答:“没听说投靠谁。就是听说这谋士和嬴政一起去觐王宴,还得了文魁首。”

  “唉,没什么用,就是一写写诗的文人,我一个能打十个,不带换气儿。”

  ——粗鲁又愚昧。

  羌疑对杨力的评价。

  而对于这个素未谋面的谋士,羌疑对他比较看好。

  按理说这样的人才在秦国应该被嬴成矫拉拢收服,但似乎没有。

  觐王宴他也参加过,很清楚能随行的公子意味着什么。

  区区一个逃回咸阳的质子公子,短短几月内就混到和秦王同行出席觐王宴这样的盛会,颇有手段。

  那么就有趣了。

  嬴政这人此刻在秦国恐怕还是“不值钱、不够分量”,但没关系,等自己抓了他们之后。将那位谋士放回去,他会帮忙自己在秦国的庙堂运转,让秦王愿意花重金把公子政给赎回去。

  这出戏还是能唱下去。

  有意思。

  这文魁首怕是想在临洮给公子政攒军功。

  我都有些好奇,他到底是用什么手段从嬴成矫的口中抢下这桩差事。

  佩服归佩服,就是运气不好了些。

  如果不是遇上杨力旁边,恰好自己也需要一次战争来巩固一些东西。这一切怕都要顺着他的计划发展。

  待抓了他之后,定要把酒言欢,问个清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