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翰墨小说网 > 为何这大秦越来越强 > 第一百六十六章 开战(一)
 
  “四王子,这仗能打了没?”杨力急着出恶气。

  “本来是可以,但现在不行了。”羌疑道,“你在临洮的眼线可有联络?”

  “有。”杨力在临洮多年,自然有自己的关系人脉,再说被上层剥削的又不止他一人,很容易找到同仇敌忾的人。

  “等公子政到临洮后,你让军中的眼线把他的面容画下,送到你手上,再和五百勇士好好记住画上的人。记住,不要记衣裳、发饰,这些可以伪装,就记五官。”

  羌疑操碎了心,在他眼中杨力这类人和部落的牛羊没什么区别,唯一不同的,就是一个会说人话,一个不会说人话。

  如果自己不安排,杨力和部落的五百人十之八九会捉不住嬴政。

  当然,羌疑不是真的指望他们,于暗中,他还悄悄藏了一百自己亲手带出来的精锐。他们才是羌疑真正的杀招。

  ……

  ……

  嬴政等白骑在临洮五里外的地方碰面汇合,在验明兵符后,嬴政顺利接管三千军。

  抵达临洮,守军主将樊怀仁出城迎接,迎的不是嬴政,是三千军。

  他对于这些来边关游一圈,把士兵们死生看成数字的人,还用别人的血肉构筑自己军功的世公子们没有任何好感。

  “城外战况如何?”嬴政没注意到樊怀仁的脸色,只以为是在担心战况而显得有些不善。

  “羌族四千兵马只简单攻了一次,之后就散在城外。与往年有些不一样,好像是在等什么。”

  不满归不满,情报是提供得丝毫不漏。

  ——怎么不攻呢?王陆不理解羌族,难不成召集四千人专门来临洮表演节目?

  最理想的,临洮二千军死的死,伤的伤并没有出现。

  “如此便好,”嬴政道,“等新来的兄弟休息好,再安排守城。”

  “我们上城墙瞧瞧。”

  樊怀仁领着嬴政和王陆上城头,十步一兵看守着,大部分的人背弓拿刀剑,只有小部分的人拿着长戈。

  王陆眺望,城墙外是片砂石地,估计是平日走得多了,所以寸草不生。

  偶尔能看见一群群的黑点忽隐忽现,应该都是羌族的人。

  ……

  金氏部落军帐。

  “四王子,人已经到了。这是画像。”杨力展开一卷画给羌疑看。

  羌疑只是扫了几眼便记下,“他旁边的谋士的画像有无?”

  “这……没说啊,”杨力道,“若是需要,可以再画。”

  “罢了,你拓一份给我,之后你们牢记。”

  羌疑看天色,白日时短,临洮两侧的山峰地势复杂,深夜入林除了不便寻路之外,还得防着山林野兽。

  “等明日天一亮,你们五百人入右侧山林。”

  “左右分各分一半不是更好吗?”杨力问道。

  “去做。”左侧的山林是羌疑留给自己本族部落的,不想和他们这些人扯上关系。

  “明日午时,攻城!”

  ……

  嬴政从城墙上下来后,总算明白王兄为什么要给自己争去这桩差事。

  太轻松了。

  秦军五千,羌族部落才区区四千,又凭这固若金汤的城墙,这军功不是捡的,而是它自己跳进来的。

  也难怪嬴成矫及冠之后每年来这。

  “王兄,大恩不言谢。”嬴政感激道。

  “择日不如撞日,听闻羌族的酒很特别。来都来了,不如尝尝。”

谷</span>  嬴政面露为难:“在军中怎可饮酒。”

  “我的政公子,你在胡说什么呢。”王陆一字一顿道,“在羌族,它是过期粮食经过发酵后留出的水。是水,不是其他坏东西。”

  不等嬴政拒绝,王陆已经找樊怀仁要酒坛子去了。

  “胡闹!临洮城内哪来的酒?”樊怀仁义正言辞地拒绝,并称要不是王陆不是他手下的兵,现在指定掉起来抽打一顿。

  没办法,王陆只好靠自己在城内找了一只空罐,随便打了点井水,再把准备好的迷药撒进去,使劲摇晃。

  “就是五百斤的牛也得趴下。”

  到了嬴政的军帐,他正研究着舆图。

  “政公子,喝……水。”

  嬴政看着空罐,凑近闻了闻,一点酒味也没有。

  “这就是羌族的酒?”嬴政还以为王陆要用什么典故来教育自己,没多想,大饮一碗后等着说法。

  药效强劲。

  “王兄,我怎么感觉有点晕……”

  哐当一声,嬴政在桌上磕了响头。

  王陆赶紧去摸兵符。

  “政公子,有紧急军情!”

  外面同时传来铠甲与剑鞘碰撞的响声,越来越清晰。

  “偏偏这个时候!”

  王陆将兵符拿出,塞进袖中,又赶紧把嬴政拉起来,用走撑着脑袋,面垂桌案,让人看不清表情。

  “政公子,有紧急军情!”

  樊怀仁重复了一遍,又看向王陆,似乎觉得他不应该在这。

  “无妨,你只管讲。”王陆头一次感谢爹娘教了自己一堆乱七八糟没用的技能,关键时刻还是能救命的。

  樊怀仁和嬴政也是初次见面,哪怕王陆模仿的还比较拙劣,他也认不出来。

  一拱手后道:“斥候回报。羌族有异动,有四万余兵马朝临洮而来。”

  “此事我已知晓,你出去吧。”王陆还是担心这人在自己身边待久了,容易被拆穿。

  “这……”樊怀仁对嬴政的不满更加明显,甚至认为他还不如之前来的另一位公子。

  正常来说,知道四万余敌军将兵临城下,怎么没有一点反应。

  就算不知道行军打仗,随便说点加固城墙,进入备战状态,这些不难啊。

  出了军帐后,樊怀仁摇摇头,不指望这咸阳来的公子能派上什么用场,别添乱就行。

  “樊将军,一切准备妥当!”

  “速速将此地情报送往咸阳,尽快援兵。快!”

  ……

  王陆静立了一会,确定军帐外附近再没有人后,才松了口气坐回椅子上。

  “羌族派出四万余众?”

  “关自己什么事。”

  “一切按照原计划进行,这口锅嬴政背定了!”

  ……

  临洮派出送情报的人和马的体力都是一等一的存在。

  但与嬴政当初长途奔袭不同,这次的情报十万火急,送信的兵卒不需要担心驿站的战马不够更换,每匹战马都牺牲路程换取速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