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翰墨小说网 > 为何这大秦越来越强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开战(八)
 
  “回来了!”

  “头王,他们回来了!”

  金黎熹往城墙洞口瞧去,城内一百多骑兵朝自己这边奔来。

  作为朝夕相处的父子,金黎熹一眼就确认远处为首的人影是金沅翼。

  等到了羌族部落,金沅翼呆呆在马背上,一副大惊失色,现在都没有缓过来的神情。

  在羌族,这种情况也叫“撞了邪”。

  “翼儿?”

  金黎熹喊了多声,才把金沅翼唤会神来。

  连羌疑都在旁边啧啧称奇,城内到底有什么东西,能让人吓成这样。

  “翼儿,是不是中原人在城内安置了许多埋伏?”

  金沅翼摇头,之后喊道:“出兵,立刻出兵!”

  “城内根本没有任何埋伏!”

  “哦?”羌疑在王陆从离开城墙后,就把守在城墙下的羌族本部人都召了回来,根本不敢入城随意探查。

  “城内如何没有埋伏?”

  金沅翼道:“城内那位军师,他带着我从城首一直走遍城尾,每一处都找遍了,甚至还出了临洮城外五里远,绝对没有埋伏。”

  “我能以性命发誓!”

  金黎熹立刻看向羌疑:“四王子,既然城内无防,就快快动兵吧!”

  “怪!”

  “太怪了!”

  “一切都不正常。”

  羌疑说出自己的疑惑,“王陆他既然城中不设防,为何还非要带你看个遍?”

  “虚张声势,吓唬我们不敢攻城,岂不是更好?”

  “为何非要将一切主动揭穿?”

  金黎熹这时耐不住性子道:“四王子,别想那么多。既然城中无防,我们就赶紧拿下。”

  “不急一时。”

  “还不急?”金黎熹道,“五万勇士在这干站了快两日,早就有不少其他部落的头领来向我抗议了。“

  “最迟今晚前,我会给出最后的军令。”

  “……”金黎熹有些头疼,五万里有近一半是四王子自己带来的。

  早知这样,还不如一开始就自己带着两万多的勇士攻城。

  哪像是现在进退维谷。

  羌疑看看金沅翼,又看看临洮,骤然想到一种可能,问道:“金沅翼,你在临洮城内,王陆是否和你说过什么?”

  “有,不过我没回答。”

  “他说什么?”

  “他问四王子是否成家,以及四王子的兄弟姐妹。除此之外,没了。”

  羌疑忽得一个踉跄,站不稳,险些跌倒。

  金黎熹赶紧过去,这四王子在他地盘上出事,他也不想掺和进这么大的麻烦中。

  “你在城内,是否见到过嬴政?”

  “没有,”金沅翼回道,“不过我看到那人亮出兵符,命任何人不准进靠近嬴政的军帐……”

  原来如此。

  他早就看穿了。

谷</span>  难怪他敢带金沅翼到处逛临洮各处。

  此刻城内确实没有埋伏,却有一重大陷阱。

  自己知道王陆和嬴政来此地是为了刷军功,他王陆又何尝不知道自己的情况呢。

  问什么自己是否成家,其实是在问“立业”;问什么自己的兄弟姐妹,就是在点题“立业之阻”。

  至于这业,他一个四王子,能立业的只有——继承羌族本部之主一条路而已。

  而在羌族,比起聪明,部落的人更崇拜“强壮”。

  他家中排第四,除了一位大姐和三姐外,就是那位二哥,体健如牛,深得部落长辈的人的喜爱。

  如果自己不准备些足够撼动和改变他们想法的战绩,这羌族之主的位置是绝对轮不到自己的。

  在看到自占城割钱粮的计划时,他就相当看好这次。

  如今看来,事情远比自己想的复杂得多。

  至于城中无防,不是不防,而是根本不需防。

  还记得王陆和嬴政初来临洮,杨力取得画像。可在之后,无论是自己派入左山林的本族精锐,还是刚刚从城内回来的金沅翼,都不曾见过嬴政。

  其关键点在金沅翼看到“王陆手持兵符”,兵符这样的东西在九州各国都相当重要,从来不会轻易给旁人。

  虽说王陆于嬴政而言,不算旁人。但这兵符来自秦王赐予,不可旁落他人。

  而今王陆手持兵符,还不准任何人靠近嬴政的军帐。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王陆按照原本的计划进行,期间发现了自己的存在,推演整场棋盘,发现了嬴政才是这场局里的“关键棋子”。于是早早就把嬴政送离了临洮。

  恐怕临洮城内的军帐里根本没有人。

  所守的不过是一个空壳而已。

  “四王子,我们到底攻不攻城?”金沅翼沉不住气问道。

  羌疑没吭声,心中却已经有了答案。

  既然嬴政不在了,自己再攻城,就没有“占城割钱粮”的可能,他王陆定能轻松看出其中破绽。

  至于要不要再攻城,王陆其实已经给出了双赢的绝妙台阶。

  王陆点自己的二哥,就是清楚自己在羌族的处境。

  如今调集五万大军于临洮门前,若攻城,羌族空占一城,城内无草地,每日还得消耗大量粮草,属大亏!

  到时自己非但没有靠近羌族之主的位置,反而倒退远离了。

  这是自己绝对不希望看到的。

  而王陆给出的办法就很有意思。

  五万大军不占城,也不攻城,是眼下能推演出的最不亏损的解法。

  只是忙前忙后集结五万勇士,却只在城门处站了两天,无功而返,也不开打就贸然取消。事后洮河附近的部落,尤其是金氏部落肯定会认为自己被洗刷,从而不支持自己成为羌族之主。

  另外调来的两万多,近三万的本族精锐,他们也会对自己产生想法。

  所以得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不占城,也不攻城,不会让人怨恨自己——王陆亲自送来的理由就给出了最优解。

  他托金沅翼告诉城内根本没有任何埋伏,可真的想说这个吗?

  完全不是啊。

  他王陆是借此告诉自己,想要不开打,自己就必须承认此刻临洮不仅不是一座空城,而是一座危机四伏,埋伏着无数危险的死城。

  只要以此为由取消兵战,无人会怨恨自己,只有觉得临洮的秦军卑鄙无耻,然后被自己洞晓了阴谋诡计,从而阻止了羌族人的牺牲。

  原本的倒霉之事,按照王陆送来的理由,扭转乾坤,自己非但无错,反而有功。

  还愈发竖立起羌族最聪明人的形象。

  这个台阶下的妙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