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翰墨小说网 > 为何这大秦越来越强 > 第一百八十七章 人生导师—王陆
 
  赵括乍一开始,觉得“王陆不想赢”比起“让自己”更离谱,更不可信。

  事关自己的名誉,要知道战胜自己,战胜武魁首就等于成为同辈翘楚,受万人敬仰。

  怎么可能不想赢?

  现在客栈内密密麻麻围着的兵家弟子就是最好的证明,他们不都全指望着战胜自己,然后一举成名。

  “不可能,不可能不想——”

  赵括再翻看对局,如果当时王陆一万大军带了辎重,哪怕是担心粮食消耗不带重盾铠甲,光是弓弩和骑兵两者。

  在当时,自己恐怕都拦不下。

  骑兵一冲,自己留在【将帅点】的防守根本不多,按照沙盘推演规矩,哪怕一个骑兵攻入【将帅点】便是获胜。

  这一点自己知道,王陆也应该很清楚。

  可为何明明清楚,还非不这么做?

  难不成真不想赢?

  赵括还是觉得这不可能,可排除了一切的不可能,剩下的就是真相。

  “王陆真不想赢?”

  赵括以此为基础,开始推理线索。

  “就对局来说,王陆有赢的机会,可却主动放弃了。”

  “而且现在看【将帅点】和【粮仓】的布点很可疑,明显就是故意让自己进攻。”

  越来越多的疑点指向王陆不想赢。

  “可王陆不想赢,他能得到什么好处?”

  赵括百思不得其解,从未听说过输了还能有好处的。

  “赵括,别愣着了,快和我们比试!”

  “你这磨磨蹭蹭的,是不是怕了咱们?”

  兵家弟子叫嚷着,赵括正想回嘴,却突然像是明白了什么。

  他抬头看了一圈,周边全是等着和他切磋的兵家弟子。

  “原来如此!”

  “王陆不想赢的原因是这个。”

  虚名。

  王陆得到羌疑的评语,引得九州兵家弟子震动,渴望来咸阳与他切磋的人如过江之鲫。

  可王陆从始至终都没有选择一个进行切磋,一直都是避而不见。

  这自然不是他害怕,而是他压根不在意。

  回想过去一个时辰,自己除了击败三十三个连名字都喊不出来的兵家弟子外,还获得了什么?

  一无所获,有个时间还不如多看两本兵书。

  和远不如自己的人切磋兵法,是不会有任何长进的。

  王陆他就是知道了这些,所以才选择无视这些没有意义的事。

  且兵家与其他家不同,其他家的弟子名气越高,修行算越好,而兵家不是。

  兵家讲究韬光养晦,想对战一个名扬天下的名将和另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将,面对前者必然引得全军严阵以待,上下齐心;后者容易生草率之心,露出破绽。

  对于行军打仗的将军而言,名气,真不如一场场胜利来得实在。

  王陆不想赢,故意输给自己,为的就是给众人伪造一个自己弱小、远不如其他人的形象。

  等真正战场上见,王陆定然露出獠牙,死死咬住胜利。

  赵括“哼”了一声,“王陆啊王陆,你的计谋已经被我看穿,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

  “什么九州第一的武魁首,都是虚名。”

  “你王陆都可以不要这虚名,我赵括岂会被纠结?”

  赵括放下手中记载,对方的意图已经被自己看穿。

  一场不想赢的对局没有复盘的意义,不过……即便王陆不想赢,那对局时施加的压力却没有减少一点。

  真是可怕的对手……

  “老赵,你干嘛?”郭开喊道,他不知道赵括为何突然踩着椅子站在了桌子上。

  “诸位听我一言!”

  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他身上,整个客栈安静得不像是有那么多人。

  “我与王陆的对战,我未胜,他未败。”

  “至于羌疑所说的,我虽不认可,但我愿意承认王陆不弱于一般人。”

  客栈顷刻哗然,议论声比烧爆竹还吵闹。

  “这是怎么回事?你俩打假赛?”

  “不对啊,你们一个赵国,一个秦国,都不对付,怎么会……”

  “王陆不是承认他败给你了吗?还说你是武运八斗,同辈第一。”

  “天道呢,把那场天道找出来。”

  赵括开口,客栈又瞬间安静下来。

  “各位听我说,王陆从一开始就不想赢。”

  “对于这场比试,无非是争一个虚名而已。”

  “王陆早早就走在了我们所有同辈人前面。”

  赵括声音变得洪亮,“敢问在座各位,哪一个有本事去边境以不损一兵一卒为代价,击退外族五万大军?!”

  “我问你们,谁可以?”

  “谁若可以,我头上的武魁首请君自取!”

  客栈鸦雀无声,不少人都露出了思索神色。

  “各位,你我同为兵家弟子。武魁首称号固然重要,可它再重要也抵不过为各自国家斩获一次胜仗。”

  “他王陆就做到了。”

  “他今天故意败于我,是想告诉我不要再执着于小小的沙盘推演,我们的目标应该是为君上、百姓带来一场场的胜利。”

  “王陆教我的,我今日也教各位。”

  “所谓沙盘模拟,终归只是为了往后行军打仗做准备,切勿本末倒置。”

  振聋发聩,无地自容。

  一众兵家弟子心情相当复杂,赵括的一番话就像一双巨手,推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展露出一条真正的康庄大道。

  回想数息之前急着要和赵括,和王陆切磋来证明,就觉得难堪。

  他们中有些年纪还比王陆大,可人家已经领军打战了,一打还是直接入兵书、史书的经典战役。

  再自己,不远千里来咸阳,不请教带兵打仗的事,却非要在沙盘推演上百般纠察。

  有眼无珠!

  “嘿!”

  不知道是谁先将背后的沙包从二楼丢在,紧接着就像灯油遇见火焰,猛得蔓延开来。

  无数的沙发被砸在地上,有人不解气的还踩上几脚。

  “赵公子点拨之恩,我等念着。将来若在阵上遇见,我必主动后退五里!”

  赵括摆摆手:“莫要谢我,是那王陆。”

  “要不是他故意输给我,以此暗示,我也会一直执迷不悟。”

  “是,王公子果然有大智慧!”

  “当之无愧的无冕武魁首!”

  “差了,王公子已经不需要再用武魁首标榜自己了。”

  “说的也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