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翰墨小说网 > 为何这大秦越来越强 > 第二百章 看我星火燎原
 
  朝会一直持续到中午,秦王才不得不停下。

  关于新国策,还有许多没有讲清楚,只能等明日了。

  “政公子,王大人。”

  嬴衡喊道,他身后还跟着宗亲一脉的人。

  “家中设宴,政公子和王大人可愿同去?”

  “就是可惜公孙大人被大王喊走了,不然正好一块。”

  嬴政欣然答应,倒是王陆在沉默片刻后拒绝了。

  ——吃吃吃,就知道吃。都快过去一年了,距离灭秦是越跑越远……真是烦死了。

  “我还有事,告辞。”

  “政公子,王大人该不会是在生我们的气吧?”

  “新国策兹事体大,我——”

  嬴政安慰道:“王兄只是不喜热闹,对衡叔没有其他意见。”

  “有时常常在我面前骂一个叫‘史迁’的好友,对成矫却是异常客气。”

  “衡叔不必多心,况且王兄不擅饮酒,即便我也时常请不到他。”

  “这样我便放心了……”嬴衡还是打算等之后派族内的小辈送点东西过去,礼多人不怪。既然选了王陆,这关系就要搞好。

  ……

  王陆乘的是嬴政的马车,嬴政跟嬴衡走了,正好空出这一架。

  “王大人,回杏花坊?”马夫已经在府邸快半年时间,对于王陆相当熟悉。

  “不回杏花坊,去南市。”

  马夫不会再多问下去,让王陆坐好后,便调头朝向南市。

  下马车时,马夫提醒道:“王大人,南市后面有个赌坊,那里太乱,要是没事最好别去那儿。前些天还闹出了人命。”

  “嗯。”

  王陆点头,等确定无人跟踪自己后,王陆闪进南市买了蓑衣、斗笠,再扯一块黑布蒙住自己的脸。

  新国策推行在即,自己必须做点什么。

  以现在的身份直接去提醒成矫公子,恐有不妥,估计他也不会信。

  夜中射箭送信,一次两次还行,三次四次说不定成矫府外早有埋伏,万万不能暴露自己。

  王陆南市的赌坊走去,蓑衣内的手按在剑柄上,随时准备出鞘。

  那日墨暄来找自己,他说的对,法家新国策能推行有一定的运气在。

  百姓当中,其实有不小的一部分反对法家新国策。

  只要自己能挑起这部分人的怒气和不满,让他们去抗议、去争斗……之后再让成矫公子幕后的谋士以此做文章,想必新国策就算不被阻挠中断,也会推行困难。

  ——啧,整个咸阳,唯独我有好事还念着成矫公子。

  王陆紧了紧蓑衣,进入赌坊。

  在咸阳居住多年,一些有名的地痞流氓他还是认识的。

  不过对方不认识他。

  王陆找了找,原以为自己这身打扮会引人瞩目,结果除了一开始有人瞥了几眼外,后面根本没人管。

  “小六?”

  “哪个娘皮儿喊爷爷小名?”

  王陆确定人之后,单手掐住小六的脖子,凭多年练武的底子,小六只挣扎了一会,就乖乖跟着。

  他在道上混这么多年,最清楚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至少不能当面惹。

  “这位大侠,找小六有什么指教?”这是今年来,他说过最文明的一句。

  “识字吗?”王陆用腹语变声问道。

  “不多,就一点点,会写自己的名字。”

  “……”

  “明早去南城墙墙角的从南往北数第三棵树,树顶挂着钱袋,你拿去。”

  “大侠要找我办什么事?”

  “去找些人,从明早起一起反对法家新国策推行。”

  “人越多,我给的钱也越多。”

谷</span>  王陆将身上仅有的一块金子塞给他。

  “大侠,不是秦国人?”小六接过金子,习惯地用牙齿一咬。

  “这不关你的事。”

  “大侠你有所不知,我从小在咸阳长大,秦国是我的母国。新国策的事我不懂,但肯定是好事。既然是好事,我去阻止,这不合适,良心上过不去。”

  “所以……”

  小六谄笑,“得价钱。”

  王陆将剑往下一震,铜头的剑鞘将一块拳头大的石块击裂。

  “我可以拿着你的头去找下一个没有良心的。”

  小六一怔,立刻改口:“大侠怎么还真生气了,我这开玩笑呢,开玩笑,别当真。”

  “明儿,我找他一百、一千个,保证大侠满意。”

  王陆转身离开,不用担心小六跑。

  其实这种不上不下的地痞流氓也就在本地欺负欺负好说话的人家,真要有事,他们根本没本事跑。

  他们没有勇气,也没有本事去全新的地方欺负人。

  出了南市,王陆走进暗巷,将身上的蓑衣等遮掩之物丢在别人家的空缸里。

  就等着明日看小六和他的人能闹出多大的动静。

  ……

  深夜,王陆拎着一袋金子攀到树上,将它捆在树干上。

  里面有二十块金子,分量不轻,足够小六找百来号人持续一月。

  天明。

  锵!

  锵!

  小六整来一块铜锣,一捶一响,一响一喊。

  “打到法家!”

  “推翻新国策!”

  “公孙鞅滚出秦国!”

  小六和一帮人卖力喊着,除了王陆给丰厚报酬外。小六昨日问了问新国策,发现这国策专门针对他们这样的人。

  要是让新国策推行下去,下半生要么从良,要么把牢坐穿。

  其实王陆只给一半的一半,小六也会接这活。

  “还我自由!”

  “王陆居心叵测、居心不良,居、居……安思危……”

  “总之,他王陆就是个王八蛋!”

  在人群中的王陆一脸黑线,小六能这么卖力自然好,但是吧……要是不骂自己就更好了。

  咸阳城热闹起来,人约聚越多。

  真同墨暄说的,其实咸阳百姓并不是每个支持法家新国策,小六的队伍也慢慢壮大。

  “不好,有人来抓咱们了!”

  小六像个将军,一挥手豪气道:“怕啥,不就是咸阳府那几条癞皮狗。看我怎么对付他们。”

  “六哥,不是咸阳府的差役,是军卒!”

  “穿铠甲,带弩的!”

  “哎,六哥等等我!”

  王陆随着惊慌的人群隐去身影,第一天就出动军卒,连他都有些意外。

  不过这样恰恰说明自己戳到了痛点。

  接下去让小六化整为零,分散多地点、少人群地进行抗议。

  ……

  与此同时,秦王宫。

  “去把嬴成矫给寡人喊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