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翰墨小说网 > 为何这大秦越来越强 > 第二百零一章 我好委屈
 
  成矫茫茫然坐上前往王宫的马车。

  一刻钟前,他还在吃府上精心准备的吃食。

  嘴里的咸味还浓郁着。

  “公公,大王这么急找我,是有什么急事?”

  秦王贴身内侍眼神闪躲,避而不谈:“公子去王宫就知晓了。”

  ……

  到王宫。

  成矫整了整衣冠,迈步入殿。

  “矫儿见过父王。”成矫试图激活父爱。

  “嬴成矫!”

  秦王抓起桌案上竹简,狠狠掷向成矫。

  一卷没砸中,于是更生气了。

  站起来砸!

  秦王再猛扔三次,分别命中头胸腹。

  胸腹倒还好,有衣物阻隔,只是痛。

  砸头上那卷可惨,竹简不锋利,但架不住大力出奇迹,愣是将成矫的额头蹭破一大块皮。

  血,乌泱乌泱顺着脸流下。

  成矫惊恐,也顾不得血了,直接跪在地上。

  在人生认知里,成矫还第一次见到大王这般动怒。

  “父王息怒,息怒!”

  “嬴成矫,你也别等了。就今天,就现在,你来当秦王!”

  “矫、矫儿……不敢。”

  “还有你嬴成矫不敢的?”

  “你都敢挑唆百姓跟寡人对着干,你还有什么不敢的?!”

  嬴成矫茫然:“矫儿没挑唆百姓啊。”

  如果是指咸阳府当日自己收买百姓选择墨暄的事,这事都过去好几日,要打要骂早干了,不至于现在才生气。

  所以秦王现在为何对自己生气,成矫完全不明白。

  “还装糊涂!”

  “街上那一帮人怎么喊的?让公孙鞅滚出秦国,让寡人杀了王陆……”

  “寡人真要那么做,是不是才能哄你嬴成矫开心?啊!”

  嬴成矫抬起头,一只眼因为血污而无法睁开:“父王,我真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今早才吃点米粥,就……就来王宫了,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秦王怒极反笑,诘问道:“你不知道,难不成咸阳街上那些是政儿、是公孙鞅,还是王陆他自己请来的?”

  “这……这……”嬴成矫百口莫辩,“我真不知道。”

  “韩夫人到。”殿外传来报声。

  一个急匆匆的身影冲入殿内,二话不说跪在地上。

  “大王,矫儿还小,不懂事。这有错,也是我没教好。”

  “大王要罚,就罚我吧。”

  秦王怒视,道:“你知道他干了什么好事?新国策已经得到满朝文武的允可,他干出这事,是要忤逆寡人?!”

  韩霓显然在来时就已经打探出事情过往。

  “大王,念在矫儿还小,入仕不久,就姑且绕过他一次吧。”

  韩霓看着半脸血的成矫,又是心疼,又是无奈,

  “矫儿,你怎么能干出这种事。”

  “快和你父王认错。”

  成矫嘴唇颤抖着,说道:“娘,我真没有,我到现在为止还什么都不知道。”

  “还犟嘴!”

  韩霓忍痛扇了成矫一巴掌,她知道只有她出手,大王才不会出手。这时候小不忍,则乱大谋。

  “快跟父王认错!”

  “娘,连你也……”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泪混着血一颗一颗淌下。

  “娘,我头好痛,脸好痛,心也……好痛……”

谷</span>  “娘,我好委屈……”

  韩霓也眼角含泪,心疼得不行,但她必须忍。

  “快和你父王认错,保证以后不再刚这种荒唐的事!”

  “娘……”

  成矫仅能睁开的一只眼也因泪水而视线模糊,他真的好难受。

  整个大殿就没有一个人相信他。

  他真的、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这口大黑锅到底是丢给他的?!

  让他知道了,非得将他碎尸万段再碎尸万段!

  咚!

  成矫头磕地,血沾殿内绒毯一片。

  “父王,矫儿……错了!再也不敢了。”

  “大王,矫儿已经知道错了,就绕过他吧。”

  秦王叹口气,气劲已经过去了,他们母子这样求,也并非铁石心肠。

  “罢了,此事不要再提。”

  “嬴成矫在府上将新国策好好读一月。”

  “谢大王恩典。矫儿,还不快谢过父王。”禁足一月的惩罚,韩霓可以接受。

  “谢父王。”

  “下去吧,把血处理处理……”

  ……

  成矫到韩霓宫殿内请来宫内医师包扎伤口,之后温存一会,才离开王宫。

  而半道上,芈庐竟然在等着。

  “上马车。”芈庐沉着脸,刚坐下,马车都还没动,他就指责道,“成矫公子为何如此草莽?”

  “即便再不想推行新国策,也不能这般明着来。”

  “成矫公子可以和我们聊,我们幕后还有很多应对的法子。”

  “像今天这样挑唆百姓,只会激怒秦王,使新国策推行得更加顺利。”

  “接下去新国策再出现任何问题,哪怕本与我们无关,现在也会被秦王怪罪在我们头上。”

  “此打草惊蛇,百弊而无一利!”

  芈庐心里也有气,气成矫背着自己行动;气自己行动还干出这么蠢的事。

  成矫只是深深叹了口气,眼睛里已经没有光了。

  “此事,当真、当真不是我做的。”

  芈庐盯着成矫,也更生气了,说话的语气开始变冲:“成矫公子,知错认错改错,善莫大焉;可要是不知错不认错不该错,前途危矣!”

  “再说一遍,我嬴成矫对天发誓,这事我真的没干!”

  “唉。”芈庐也叹了口气,“成矫公子,你变了。”

  “那么大规模的抗议,不是随便一般人就能组织出来的。”

  “整个咸阳有这样能力的不少,甚至连公孙鞅、王陆他们都可以做到。”

  “可他们会这么做吗?”

  “显然不会。”

  “而有动机,又有能力的,只有我们。”

  “我问了手下人,他们没我的命令不敢擅自行动,那么……只剩下成矫公子了。”

  “我真没——”

  芈庐打断成矫:“公子,事情已经发生,再追究也没用了。我只是希望公子以后三思后行。”

  “大王给了公子何惩戒?”

  “禁足一月。”

  “可惜了,可惜了。”芈庐遗憾道,“新国策初推行一月的这段时间,本该是我们动手的好机会。”

  “现在公子送上把柄,我们难再行动。”

  “白白便宜了王陆和嬴政!”

  “公子,我这就下马车了。将来切记,凡事与我们商量后再行。”芈庐想,要是成矫身边有个王陆那样的谋士,也就做不出这么荒唐的事。

  “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