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翰墨小说网 > 为何这大秦越来越强 > 第二百零二章 好兄弟杨力
 
  四月七日。

  王陆去赌坊找小六,昨天闹得动静太大,他有新的计划。

  “别来问了,我是开赌坊的,又不是生小六的。你们这些人都四次来问了!”

  “要赌你就留,再问小六,你就出去。”

  王陆走出赌坊,小六失踪了。

  可能是见了今天这样的大场面,害怕逃了;也有可能人已经被抓了。

  不过挺好奇前面三波人都是哪些身份。

  秦王一派,可以肯定;嬴政应该没这个手段,但嬴衡再次选择投靠,那多半可以确定也有他一份。

  至于这第三波,属于哪个势力还真推不出。

  罢了,事情闹得这么大,成矫公子肯定已经知道,相信他会有动作。

  次日。

  王陆从嬴政口中得知成矫被秦王禁足一月,至于理由则没说。

  “不愧是成矫公子,有谋略!”

  “通过故意激怒秦王,让自己被禁足一月。将来暗地搞小动作,他就能摆脱嫌疑。”

  “啧,成矫公子,秦王之姿!”

  “等将来成矫公子当了秦王,我在背后默默做的功劳要是给他知道了,可不得感动到哭。”

  “谋略方面不敢和那些人比较,但论对成矫公子的忠心,所有人加一块都不如自己。”

  ……

  新国策正式推行,咸阳城内每隔一段距离就站着一个“德高望重”的乡老。

  他们专门负责给不识字的百姓介绍新国策的规矩。

  还有公孙鞅,他被秦王封了“左庶长”,官阶不低,但在王陆看来,没什么变化。唯一不同的就是公孙鞅有了一座自己的官邸。

  深夜。

  粗重的喘息声响在杏花坊,紧接着就是一通砸门声。

  “这深更半夜的。”王陆点了油灯开门。

  门外的壮汉穿得很凉快,上身就披着一件薄衫,看得出它是经过自家人缝制的,与街上的卖的完全不同。

  “右采铁,速速去铸坊!”

  转汉说完就转身离开,起步掀起的风直接将油灯吹灭。

  周围陷入黑暗。

  杏花坊距离铸坊有段距离,这深更半夜也没有马车。

  “铸坊出了什么事?”

  王陆朝汉子喊道,如果不是特别紧急的事,就天亮了再说。

  “总之就是出事,你去了铸坊就知道!”

  “……”

  王陆只好抹黑回屋,穿上衣物去铸坊。

  “不是说好右采铁是闲职的吗?”

  “哪有这样的闲职……”

  ……

  连走带跑,来到铸坊王陆气息已乱。

  不知道那壮汉哪来的这么好耐力,见自己时还不大喘气。

  叮叮当当~

  往铸坊的天空上看,被漏出的火光烧红,空气有浓烈的铸铁和煤火燃烧后的气味。

  “左采铁在哪?”王陆随便问一人。

  “什么左采铁?我刚来的不认识。”

  “田子劲呢?”

  “老田啊,你早说。他就在直走右拐的磨坊里。”

  王陆谢过后直奔磨坊。

  到目前为止,他还是不明白铸坊到底发什么急事。

  况且他一个又不会铸造的人,来铸坊也帮不上忙啊。

  “田大人?”

  一进磨坊,里头都是光溜溜的汉子。

  里面没有铸房那么多火炉,但隔壁的火热还是将这间房烤得火热。

  “右采铁来了?”

  “田大人有急事?”

  “是有急事,王翦将军需要五百架弩。”

  “羌族又打过来了?”

  “什么羌族,王翦将军早回北边了。”

  “北边要打仗了?赵国终于要攻打秦国了?”

  田子劲停下手中的活,质问道:“怎么听起来你好像很希望秦国和赵国开战?”

  “错觉。”王陆转移话题,“北面不是赵国,就是匈奴。”

  “王翦将军之前不是一直守得好好吗?有些年没听匈奴来犯的消息了。”

  “这突然来犯,莫不是受了羌族的刺激?”

  田子劲突然捶了一击石桌面:“你去临洮,认识杨力这崽子吧?”

  “见过,不算认识。他不是跑了吗?”

  “这崽子跑了之后贼心仍旧不死,非但没有隐姓埋名,反而跑到北边关。凭他入伍多年的经验给混入军营,一把火将边关的弩机尽数焚毁。”

  “弩机是对付匈奴的利器。王翦将军担心匈奴知道消息后会立刻入侵。”

  “让我们尽快打造好新的弩机送过去。”

  王陆道:“从其他地方调五百架过去不就好了。”

  田子劲一副说不来的表情看着王陆,“弩机打造不易,各方军自身也需要弩。已调了三百过去,算多了。这大头还得靠铸坊铸造。”

  王陆点点头,大致明白了事情过往。

  “可田大人,我又不会铸铁,这深更半夜的喊我过来作甚?”

  “大王给整个铸坊下了紧令,要求整个铸坊所有人都要到齐。你是右采铁,难道不该叫你吗?”

  “是该……”要不是王陆瞧出田子劲眼中毫无掩藏的戏谑,他就真的信了。

  “我能做些什么?”

  “这里没你什么事,别添乱,回家去。”

  “……”

  这晚上叫自己过来,什么事都不干,这不是有病吗?

  夜路不好走,王陆也有些累了,便不打算再回杏花坊。

  等天亮,等力气再恢复些再说。现在就随便找个地方眯一会。

  所幸铸坊的人也都需要休息,不缺躺下睡觉的地方。

  王陆躺着,耳边都是叮叮当当的响声。

  对于田子劲半夜耍自己的气渐渐退去,而在冷静下来后,王陆困意彻底不在。

  “临洮战事,自己‘惨败’,没能让秦国遭受任何损失。”

  “但这次北境匈奴来犯,不是又一次使秦国军力下降的机会?”

  “秦国军队要是在匈奴这边吃了大亏,损兵折将,其他国家肯定会惦记秦国。”

  在九州,原本有林林总总不少的国家,现在不都七大国慢慢吞并了吗?

  只要秦国军力弱小到一定身程度,其他国家肯定会惦记的。

  那句话咋说来着——弱小,就会挨打。

  想要灭秦不一定一根筋非要从内部崩溃,也可以借助外力。

  眼下北境匈奴就是一次不错的机会。

  “要说啊,杨力可真是我命中的贵人。小小一个人竟然能提供出两次灭秦的契机。”

  “若有机会,一定要把奶言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