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翰墨小说网 > 为何这大秦越来越强 > 第二百一十五章 改运
 
  四月十六。

  王陆正请了风水先生在家中看风水,瞧瞧自己是不是惹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大师,您都看了好几圈了,能不能说我家这布局如何?”

  风水先生问道:“那你得先说说自己最近过得怎么样。”

  “好。”

  王陆开始诉苦:“大师,您是不知道我最近这一年过得有多惨,诸事不顺。”

  “我每干一件事,就失败一件事,从来没有成功过。”

  “我真是太难受了!”

  风水大师捋捋胡须,安慰道:“我懂,我懂,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你再具体说说都哪些事不顺,我好骗你。”

  王陆:“大师?”

  “啊,不,这个,”风水大师强行镇定,“我的意思是,我替你骗过你身上的‘鬼神’。”

  “干我们这行的,话不能说太明白,你懂的,天机不可泄露。”

  “不愧是大师。”

  王陆开始道:“最开始吧,我害个人,但失败了。”

  风水大师一愣:“等等,这些事是我可以听的吗?”

  “当然可以,您是大师。”

  “那就继续吧。”

  “我想害个人,让他永远回不来咸阳。可阴差阳错,人还是回来了。”

  “其实这次失败,我可能除了没有准备好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为对方的人在演我。不然我也不会失败。”

  “这个啊,”风水大师捋捋胡子,“既然害不了人,那就算行善积德。还有吗?”

  “后来就是拉拢一个名士。”

  风水大师道:“这个我懂,失败了,名士没能跟你。”

  “不,大师,我成功了。但我一开始并不希望拉拢他。”

  “这样啊,”风水大师的眉头开始皱起,“你这个情况有点复杂。还有吗?”

  “后面好像是做生意。”

  “这个我最懂了,亏了吧,亏了多少?”

  王陆摇头:“大师,你理解错了。投了三十多万,最后赚了一千……一千五百万左右。”

  “一,一千五百万?!”大师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手主动拉起王陆的袖子。

  “大师,您这是?”王陆担心道,“该不会我惹的‘鬼神’很可怕吧?”

  大师点头:是很可怕,这财神爷和你多半沾亲带故。

  “你都赚了这么多,还觉得失败?我觉得你这人有点贪。贪心不好。”

  “不,大师,从一开始我就没想挣钱。”王陆一副不解的模样,“但它偏偏就赚了这么多。”

  王陆抓起风水先生的双臂:“大师,我好痛苦,真的。”

  风水先生反抓王陆的双臂:“看你这样‘痛苦’,我也好痛苦,真的。下次还有这种‘痛苦’,能不能带上我?我也好想痛苦一下。”

  “大师不亏是大师,竟然想舍生取义,直面鬼神。在下佩服!”

  王陆继续道:“之后就当了个小官,参与了大大小小的战事或政事。”

  “听你这说话,你在朝廷里还有些分量。”

  “不过你还年轻,失败是常有的。打败战和官场受挫都能理解。”

  “到时候你花点钱,我去问问上面的神仙,看看他们能不能帮帮你。”

  “争取让你遇战即胜,官员亨通……”

  王陆急忙道:“大师,可别!我就是觉得打胜仗和官运太亨通才来找大师的。”

  “我现在真的真的特别想人生更加顺……准确地说,是不顺。比如赚钱就亏,遇战就败,或是……灭国啥的。”

  “你先别说话,我捋捋。”

  风水先生感觉自己的职业生涯要遇上瓶颈了。

  “你是说,你投钱就赚钱,遇战就胜,官场上也顺畅无阻?”

  “嗯。”王陆重重点头,并满眼期盼地看着风水先生。

  “然后你觉得这样不好,想要改变?”

  “不愧是大师,一针见血。”

  “……”

  “……”

  风水先生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什么奇人怪事没遇见过。

  今天真是开眼了。

  “阁下你确定请我来,不是在逗我玩?”

  “大师你怎么会这么想?”王陆觉得奇怪,“我还想请大师帮我改改运。”

  风水先生直勾勾看着王陆,瞧见了他眸子里的真诚,顿时心中怒火中烧。

  听听,这都是人说的话吗?!

  这世界上哪有人嫌自己运气太好,想要变倒霉的?

  别人求都求不来的东西,眼前这人竟然嫌弃?

  “大师,你是不是在想帮我改运的事儿?”

  风水先生甩开王陆的手:“你别喊我大师,我喊你‘大师’,求求你告诉到底怎样才能跟您一样?”

  王陆傻了,这风水先生怎么感觉换了个人似的。

  “大师您别这样。我现在真的过得好痛苦。”

  “您才是大师,”风水先生干脆跪下,混他们这行的,面子不如金子重要,“大师,我不想努力了。求求您告诉我,怎么样才能成为您这样的人。”

  “大师,我还指望着你帮忙改运呢。”

  “改不了,我是个骗子。”风水先生坦白道,“干这一行十年又十年,如果有机会,我想做个好人。”

  “大师,求求您教教我吧!”

  王陆无奈,一边开门,一边赶他出去。

  当初请他来,就是坊间说这位风水先生很厉害,并且还保证算得准,就付钱;算不准,他就在街边立着,你去找他,他会把钱退回,说是“上面查得严,不好办事”。

  总之,这位风水先生在咸阳是有口皆碑。

  据说秦国外的不少方士都来找他请教,自己也是花了大代价才把他请来的。

  但这钱还没付,“大师”就拼命喊自己“大师”。

  很离谱。

  王陆把风水先生赶到门外,驱逐出院子,感慨自己人生不幸。

  看看,找个人改运都能遇见骗子。

  命途多舛呐。

  眼不见,心不烦,王陆回到屋子后,紧闭房门,只留下风水先生在外呐喊。

  这时两架马车缓缓驶向这里,从车厢下沉的程度可以看出一辆是空的,一辆则坐着人。

  马车的帘幕被揭开一角,露出一少和一中年人的面庞。

  “那人不是街上的老骗子?”

  “是他。”少年回道。

  对于这人,不仅是他们,很多人都深恶痛绝,恨不得押他入牢。

  但一直以来做不到。

  这老骗子自保的本事不小,总能忽悠的他们信命的老母亲一愣一愣,他们也没办法顶着“不孝”的骂名强行出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