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翰墨小说网 > 为何这大秦越来越强 > 第二百二十一章 驿站计划
 
  “王大人?”

  吕不韦从他们后面出来。

  “吕叔。”

  “吕大人。”

  互相问候后,吕不韦看向王陆:“王大人怎么会想到增加驿站?它听起来不像是能挣钱的项目。”

  王陆笑着,语气似真似假:“它确实不能挣钱。”

  吕不韦一愣,不过一琢磨后就明白了。

  “王大人的意思是增加驿站虽不能为秦国增加收入,但能减少驿站的开支?”

  “若真能做到,也是居功至伟。”

  “只是我想不明白增加驿站如何增收?”

  如果是其他人,吕不韦不会在意,认为对方是哗众取宠,惹秦王注意。

  可对方是王陆,他一直来有关注过。

  他知道王陆绝对不是一个信口雌黄的人。他就像山林间的猛虎,在真正攻击前总是在旁边观察,伺机而动。一旦时机合适,他就会死死咬住目标。

  而今提起了这事,想必是胸有成竹。

  吕不韦最自傲的就是行商的天赋和能力,最喜欢的也是去买卖那些看起来不赚钱,实际却又很赚钱的生意。

  就像之前的蛮蚕,一本万利。

  “如何增收,我也没想好。”

  吕不韦幽幽瞥了一眼王陆,这说法他完全不信。

  但不告诉自己的理由其实也好理解。

  王陆与自己只是在数月之前见过面而已,后续一段时间都不曾有交流接触。

  他现在提防自己不说,也不算太奇怪。

  “王大人,既然如此,咱们之后再见。”

  王陆作揖送别。

  “吕叔的经商本事不小。”嬴政在旁边道,“在邯郸时,我亲眼见了吕叔靠买卖挣了不少。”

  “年幼时,我还想过如果自己不是质子,就跟着吕叔云游四方做买卖。”

  “王兄其实也不必太过担心府库虚空的事,有吕叔在,相信定然能有生财之道。”

  “王兄?”

  “王兄?”

  王陆一颤,突然朝嬴政一拱手:“多谢政公子提醒!”

  “嗯?”

  王陆看向还未走远的吕不韦,这一次差点就翻车了。

  增加驿站无疑是亏钱,至少不肯挣钱的手段。

  秦王这边只拨给自己一万银。

  这点钱对于个人而言其实不算少,但对于一国而言,其实很少。

  总感觉秦王就是随便打法自己。

  不,不是感觉,他就是这么想的,这么干的。

  自己的注意力也全集中在这一件事上,务必确保新的计策不会赚钱。

  但经过嬴政无意这么一提点,犹如打通任督二脉,豁然出现一番新世界。

  ——是自己格局小了。

  光盯着自己一亩三分地不让秦王得逞挣到钱,固然是必要的。

  可现在是整个庙堂上所有人都在想对策。

  就算自己的计策再如何赚不到钱,别人赚到了,比如吕不韦赚到了,那么秦国依旧能因此强大。

  秦王和嬴政不一样,嬴政身边能出主意的人不多,除了自己外就没什么人。

  然而秦王有满朝文武做后盾,并非只有自己。

  要是像对待嬴政一样对待秦王,是万万不可以的。

  不幸中的万幸是,秦王先前已经问过文武百官,能给出主意的人不多,或说是不实用。

  目下最有可能挣钱的,也就是威胁最大的,还是这吕不韦。

  如果自己能把吕不韦拉过来,拉到这个注定亏钱的增加驿站的计策上。

  那么问题就都解决了。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神医治不活已死之人。

  管他挣钱的本事有多厉害,陷入自己创造的亏钱旋涡里,照样起不来。

  “王兄?”

  “你在想什么想得这么入神?”

  “没什么。”王陆道,“对了,公子我这有一事相求。”

  “王兄只管说。”

  “大王只拨我一千银,对于驿站而言实在杯水车薪。所以我打算借公子之名去筹措钱数,增加驿站。”

  “既然是有助于秦国的事,我自然乐意。”嬴政不假思索回道。

  “政公子,别说我没提醒。做生意有盈有亏,并非次次都能挣到钱。”

  “要是这次没挣着,也不奇怪。”

  “即便这样,政公子还愿意吗?”

  勿谓言之不预。

  王陆现在就说清楚,等到时候嬴政就算想责怪他,也找不到机会。

  嬴政还是痛快答应:“哪有事事都能顺心的。”

  “那便委屈政公子了。”

  二人分别后,王陆回家中盘算。

  驿站计划就两个目的,一个是借嬴政名义去收集资金,投入驿站的建设中。

  因为这注定不会赚钱,等于嬴政坑了他们这批人一次,以降低嬴政的支持。

  再一个就是将吕不韦骗到自己这个驿站计划内。

  他要是真能挣钱,驿站计划就是困住他的最好办法。

  且吕不韦归秦之后好像是首次为秦王出谋划策,要是这第一次献策就这么糟糕。

  将来吕不韦在秦王心中就不再有太高的信誉,甚至可能直接弃之不用。

  总之,驿站计划上可灭秦财力,下可牵制嬴政在咸阳过高的声望。

  玉石片上成矫公子和嬴政的声望都无限逼近,而嬴政还有【命定之人*2】的效果在,这数据显得更糟。

  王陆给自己倒了茶。

  收吕不韦进驿站的事,可以暂且观望,主要是自己还没想好对策。什么时候有了办法再去也不迟。

  主要的精力还是放在以嬴政之名骗取金银财物这事上。

  最快降低嬴政声望的办法还是去骗咸阳百姓的钱。

  但是以王陆在杏花坊居住这么多年,还跟随父母游过各国行商。

  骗百姓的钱比从口袋里拿东西还简单,却同时比登天还难。

  同一个人,都会同时出现这两种情况。

  如果能骗到他们心坎里,他们非但主动会把钱交出来,还会“为虎作伥”,主动帮你骗更多的人。

  其他普通百姓对街坊邻居的戒心防备又会降低不少,继而陆续上钩。

  只是这难度不小。

  反之,他们又会对自己的财物格外谨慎,每当以前王陆的爹娘想帮衬一下穷苦的邻居,想主动拉他们一块做买卖。

  这种时候他们又会十分胆小,瞻前顾后,不敢轻易下手。总认为是在骗他们。

  往往这种人遇见真骗子时,是最主动去受骗的。

  骗完之后,他们仍会自己骗自己“他们不是骗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