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翰墨小说网 > 为何这大秦越来越强 > 第二百五十五章 赵王的“鸡”
 
  笔官窸窸窣窣书写梁渠山上所有发生的一切,有些可能没用,但都记下,等回去再慢慢挑拣。

  “史官,”赵国人对史家笔管敬称,“差不多写写就得了,不用那么详细,更不要浮夸。”

  笔官回头反问:“当初不是你们求着我写得详细,写得‘好看’点,怎么现在又不要了?”

  “史官,你这是明知故问,呵呵呵~”

  “我只记录事实,关于其他的,一开始我就没同意,如今也不会改变。”

  史官顶了顶胯,把赵国人挤到一边:“别碍着我写。”

  ……

  赵国,王宫。

  情报要比大军撤退快上许多,项迪他们还没返回赵国边境,送情报的已经日夜兼程跑到了邯郸。

  恰巧是赵王上朝时,赵王便将人喊上朝,意图与臣同乐。

  “小人见过大王。”他还是第一次上朝,但不知为何总觉也是最后一次。下一次,可能要下辈子了……

  赵王看身边的侍者准备去接过情报书简,就制止道:“一人独乐,不如众乐乐。”

  “别去拿了,”赵王指着送情报的,“你,大声给寡人念出来。要大声!要有感情,要让整个殿内所有人都清清楚楚听到!啊哈哈~”

  赵王大笑,做臣子自然也陪笑:

  “啊哈哈哈~”

  唯独送情报的笑不出来。

  他是从梁渠山一路不休奔袭过来的,书简上的情报他没看,但不看也知道上面写了什么。

  这要是大声念出来……可不得原地投胎。

  汗出如浆,送情报的梗在那儿闷不吭声。

  “念啊!”赵王催道。

  “小人,小人……小人要晕倒了。”

  说着送情报的一翻白眼,装晕过去了。

  “扫兴!”赵王不满。

  郭开哪能放过这样的好机会,当即从群臣的队列中出来,行礼道:“大王,许是此人长途跋涉,喜难自己,一时晕倒,不如由臣来报喜?”

  “那就你来念。”

  “谢大王!”

  郭开撬开封泥,将书简一趟开,眼神一扫……傻了。

  他低头看到半睁开眼睛打量四周的送情报的,总算知道这人为何吞吞吞吐吐。

  这哪里是送信,简直就是送终!

  “大,大王,臣突然肚子疼……”

  “你就是拉裤子上,也得给寡人先念了。”

  “……”

  郭开看了看书简上的内容,恨不得自己几个大嘴巴子,什么热闹都凑,这不凑出麻烦来了。

  “快念!”赵王再次催道。

  “是是是,”郭开满满开腔,“齐、楚、燕三国将领已率队返还赵国,无功而返,不日抵达。”

  “好!”赵王大喝一声,“不愧是武魁首赵括,还能让三家无功而返。待他班师回朝,要重赏!”

  郭开额头沁出细密的冷汗,这口锅好像变得更大了。

  “韩、魏两国于第二批归返,亦无功而返。”

  “好!不过赵括到底年轻气盛,这江湖不全是打打杀杀,还得懂一点人情世故。寡人与魏王通过气,这赵括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该批评!”

  任谁都能看出赵王口中的“批评”就是现在说说。

  “郭开,你继续说。”

  郭开手中的书简都被汗泡湿透了,

  “还,还有……还,赵将军于第三批回国,二千士卒无一损伤。”

  “妙啊!”赵王带头鼓掌,“何等高明的兵法,不费一兵一卒就能夺下胜利。”

  听着掌声,装死的送情报的不由地发自内心佩服郭开——不愧是当官的,从这一封小小的糟糕到不行的坏消息里愣是给他挑出这么些好的。

  光是这报喜不报忧的本事,他恐怕学一辈子都学不来。

谷麽</span>  郭大人,小人佩服!

  保重!

  待掌声结束,郭开不吭声了。

  熟悉郭开的人渐渐觉察不对劲,他是给点颜色,就敢开染坊的人,这样沉默低调不是他的性子。

  “郭开,继续念啊!”赵国算了算,还缺一位,“秦国呢?寡人没记错的话,代替王陆的那个将领叫……白起来着。”

  “这名字不吉利。白起,白起,名字白白起。”

  郭开不敢做反应。

  “郭开?”赵王此刻再傻也明白过来情况不对劲。

  “念!”

  郭开直接跪在地上,

  “大王饶命!”

  赵王看向侍者:“把信拿上来,寡人亲自看!”

  侍者接过郭开颤颤巍巍手上的书简,确定了今日不会太平。

  “大王……”

  赵王夺过书简,快速一扫,重新细看,再细看……

  啪!

  赵王暴怒,直接由坐改站,一脚踹翻了面前的桌案。

  凌乱的竹简散落一地,黑色的墨汁将的地上昂贵的地铺给污染。

  “***!”

  “**!”

  “****!”

  “**!“

  殿内群臣齐齐跪下,已经猜出雁门山至梁渠山一带发生了什么,甚至罪魁祸首也指明了郭开避而不谈的人——秦国王陆替身,白起。

  赵王发泄一通后,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不然就要气驾崩了。

  “寡人一手养大的鸡,又亲手宰杀,还做成了菜。”

  “现在告诉寡人,这鸡被别人吃了?!”

  “还吃得特别干净,别人一口汤都没喝着!”

  赵王呵斥:“寡人问你们,寡人错在哪儿了?”

  “大王没错!”不知道是哪位勇士喊了一声。

  “寡人既然没错,为何精心筹备的计划又成了他人嫁衣?”

  “白起不就是个秦国随便挑来的小子吗?”

  “怎么赵括堂堂武魁首会败在这样的人手上?!”

  “谁可以告诉寡人为什么?”

  “大王,”郭开道,“这事不能怪赵括。”

  郭开和赵括是朝中好友,赵王现在气头上,要是郭开不替着说两句,说不定就天人永隔。

  “那你郭开告诉寡人,寡人该怪谁?”

  “怪王陆,这一切都是王陆的错!”

  赵王冷哼一声,“寡人是讨厌王陆不假,可这事和王陆有什么关系?”

  “回大王,这关系可大了。”

  “据说这白起是王陆挑选的。”

  “在座,在跪的各位的都清楚王陆是个什么人。”

  “能入他眼的,还被视为替身,代替他来赵国的人能是一般人吗?”

  “不是,显然不是一般人。”

  “这一次王陆不亲自来赵国,其实就是发现了白起这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