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翰墨小说网 > 为何这大秦越来越强 > 第二百七十二章 不敢描写
 
  王陆知道科莫多入秦后的第十一天。

  期间喻卓和冯岙来寻过他,因他们二人来咸阳没想过会待这么久,跟学堂的学生们说会尽快回去。

  王陆也头痛,让他们写封信回去后,继续等科莫多。

  第十二天。

  科莫多终于到咸阳。

  城门的守卫有被王陆提前交代过,只要他人到,立刻来通知他。

  王陆带着喻卓、童越等人前去相迎。

  两架并行的马车其实很好找,王陆看到拦下马车。

  “科莫多大教士?”

  他试探地问了一句,从车上下来一个……打扮的人,头戴着……,脸型颇圆润,五官一看就不是九州人。

  “拦马车者,何人?知不知道这是座驾?”商人信徒道。

  童越很清楚这时候不能让王陆自报姓名,掉价,于是他帮着介绍道:“这位是王陆王大人,此次相邀全是王大人之意。”

  商人信徒往左右瞧了瞧,不满道:“既然是国书相邀,就你一人前来,是不是太过失礼?”

  冯岙立刻道:“我们不是人不成?”

  “况且都知道自己收了国书,还不尽快来咸阳,在秦国境内磨磨蹭蹭、鬼鬼祟祟,意欲何为?”

  商人信徒嘴斗落了下风,他们迟来咸阳确实理亏。

  “好了,你们这么可以对大教士不敬!”王陆指责,你们继续骂,把这灭秦人才给骂跑谁来赔?

  车厢旁的科莫多也咳嗽一声,打破僵局。

  “王大人,久仰大名。”

  “大教士真是谦虚,我可盼着大教士来我秦国许久了。”

  “这一次,大教士一定向秦国百姓充分、彻底地传播您的智慧!”

  “呵~”

  科莫多一笑,九州人的江面寒暄他早已习惯。

  “大教士还未定好落脚的地方吧?”

  “我在城内最好的客栈安排了各位的住处,这边请。”

  王陆在前方带路,科莫多等人没上马车,步行前进。

  “驾~驾~”

  骏马疾驰,白起快速奔过,但又突然勒马停下。

  “白将军,怎么了?”军中同袍也停下问道。

  “我好像看到王陆了。”

  “王大人啊,”军中同袍不以为然,“王大人住在咸阳坊间,出来走动很正常。不过王大人对白将军有知遇之恩,这是要去打招呼?”

  “白将军记得带带我,能让王大人记住我名字也是极好的。”

  白起沉下脸:“我与王陆不熟。”

  军中同袍对白起的情况也是略知一二,只能遗憾道:“既然不熟,我们尽快返回组军营,免得迟了挨军法。”

  白起握住缰绳,不确定道:“虽然只是匆匆一瞥,但我确实看到了王陆他……他对着一个异人卑躬屈膝,一脸讨好之色。”

  “那样的面容我只在宫里的侍人脸上见过。”

  “大概看错了吧。”军中同袍回头往人群瞧了瞧,硕大的马车车顶挡住一大部分的视线,“估计是和王大人长得差不多的人。”

  “不,那就是王陆。”白起确定道,“我绝不会认错这个人。”

  他又不确定道:“但我从未见过在这人脸上见到那样……的笑。”

  在白起的接触里,王陆是个不苟言笑,冷血冷漠,残酷无情,但确实有些能力的人。

  “王大人,笑?”军中同袍像是想到什么,“以前军营里一个成矫公子一派的。他和我们说过一件事。”

谷夑</span>  “何事?”白起表现得很关切。

  “王大人这人啊,很怪。据说连政公子都没见过几次他笑,更别说和颜悦色了。”

  “是吗?”白起有些诧异,“他们不是从邯郸起就开始同生共死?怎么会?”

  军中同袍道:“我这也是听说来的,但应该差不了。没听说谁能常常看到王陆的笑脸,唯独有一人。”

  白起在这事的性子上就显得颇急:“你就一次说清楚。”

  “成矫公子。”

  “据说只有成矫公子一人常常能见到王大人的笑容。”

  白起疑惑更深:“政公子和成矫公子他们不是不合吗?”

  “是不合,所以成矫公子在过去一年可以说事事不顺,还被关了禁闭好像。”

  白起道:“你的意思是见过王陆笑的人,都会不幸?”

  “准确地说,王大人好像只会对他想要针对不幸的人露出笑容。”

  白起回想了一下,确实,王陆他和同伴在一块的时候也一直板着脸,还隐隐有种不耐烦的感觉。

  “那……就替那位异人惋惜吧。”

  “驾~!”

  ……

  因接近饭点,王陆安排了一顿。

  就是这些钱,秦王是不出的,都是王陆自掏腰包。

  不过嘛,灭秦人才花点钱招待也是心甘情愿。

  “王大人,你觉不觉得秦国缺点什么?”

  科莫多主动发难,对面前的酒食兴致不高。

  “缺,特别缺您这样的人。”

  “秦国百姓愚钝,就缺您这样的人来开化。”

  “秦国有您,就像是久旱逢甘露……”

  王陆发自内心地说着好话,真心希望科莫多能留下秦国,共襄大业。

  “大教士,我为您斟酒。”

  王陆给科莫多倒了一杯,科莫多笑着举杯。

  但喝到一半时,科莫多即刻收敛笑容。

  ——差点上当了!

  ——王陆这人一直在说好话哄骗自己。

  在自己的故乡有一种蝙蝠,它在吸牛血时不会直愣愣扑上去,那会被牛尾巴驱赶。

  它都会先舔舐牛的皮肤,等对方放松之后,再狠狠把獠牙刺入吸血。

  王陆刚刚就是和蝙蝠一样,让自己放松警惕。

  然而蝙蝠只是吸血,王陆这人的目的恐怕就是吃掉“整头牛”了。

  科莫多快速放下酒杯,打起精神——本士与王陆的战斗从这一刻开始了!

  “王大人,能够带我去见秦王?”

  “见秦王干嘛?”吃完这段饭,王陆打算就安排科莫多去调教喻卓和冯岙。

  “王大人是担心我害秦王?”科莫多嘴角噙笑,他知道自己是拿捏住了王陆。也推测到王陆接下去不会如愿接触秦王,还会找一些理由推三阻四。

  “大教士,秦王有什么好看的?”王陆道,“待您教授完我这两名……两名先生,我安排月牙楼让大教士休息。”

  ——正好之前帮嬴政充的钱不用,就让给大教士,别浪费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