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翰墨小说网 > 为何这大秦越来越强 > 第三百一十五章 生擒
 
  “八成?”

  两军阵前不得戏言,易江说八成实际上可能会更高。

  简单来说,嬴政军和涡国军好比青壮的王陆打虚弱的秦王。

  基本上赢的没有悬念。

  “我还以为能势均力敌呢。”王陆遗憾道。

  易江解释道:“除了九州诸国外,其他的都不足为虑。”

  “但是王大人你刚刚要说的。”

  “是有要说的。”王陆摆出认真脸,看向嬴政,问道,“政公子既然司马将军说过涡国和游国基本差不多, 那成矫公子和我们的情况也应该相同。”

  “既然成矫公子也能轻松获胜,咱们这边也一样。”

  “那最后该如何评价?”

  “秦王该怎么抉择储君人选?”

  嬴政点头,深以为然:“这次我与成矫前锋,单靠获胜显然难分胜负。”

  “王兄是有何高见?”

  “有,”王陆道,“尽可能减少兵刃冲突, 以俘虏、收服的手段来代替斩杀。”

  “这不合适吧?”易江道, “我们是去灭人家的国, 他们再怎么好说话,恐怕也很难被收服。”

  “一般这种灭国战,将他们充入奴籍,也好让秦国得些利。”

  王陆摇头:“易将军,眼界小了。”

  “现在考虑的不是让秦国能获得最大的利益,而是要让政公子获得最大利。”

  “简单、普通的灭国战是没法解决的。”

  易江在愣了一会后,不再吭声,王陆说的是没错,他只要做好副将调度军队的差事就行,其他的,还是他们自己来。

  “王兄,你具体说说。”

  “政公子,秦王最终考量的可能是秦国军最后能剩下多少,简而言之是比较战损比。”

  “但我们要是不剿灭涡国,反而将他们收服。”

  “到时候我军数量非但没有少,反而增加数千。”

  “有这样的战绩,相信成矫公子也是远远比不过我们的。”

  王陆期待看着嬴政,这说话听起来很好, 但实际动作起来却是难度极大,甚至根本没可能。

  更多的还是涡国坚持抗争到底,最后还是白白浪费时间。

  而这时间足够成矫公子他们先回咸阳,秦王也许就会认为成矫公子战事的能力更强,就选他了。

  嬴政思索片刻后问道:“王兄已有收服之法?”

  “当然。”王陆回答得相当自信,实际上……

  “不剑走偏锋,确实没有胜算。”嬴政最终敲定,“就听王兄的!”

  “好,那便出发!”

  嬴政的军队先行,成矫的在后,他们出边境,在一座山脉隔绝下分道扬镳。

  行军三日。

  “王军师,前面就是涡国了。”易将军道,“政公子,是否可以就地驻扎?”

  易江指着舆图,涡国相当九州各国中的一座城而已,一群人全部集中一块。

  再往前走就容易被侦查到,或者现在就已经被侦查,但还不能侦查出确定的军队数量。

  保持一定距离还是很有必要的。

  “不,继续前进!”

  “直到涡国的境内再驻扎!”

  “王军师,再往前可不仅仅被侦查,而是直接开战。”易江道,“我军长途跋涉,不妨休息整顿后再出兵。”

  “易将军,我们并非正面作战。”王陆有想过,大白天两地阵地冲杀,白天不可控。

谷諞</span>  一旦杀起来,双方红了眼就成了跟平时一样的战场。

  想要保留涡国的实力给后续司马错添堵,很有难度。

  “易将军,来时我就计划好了,夜袭!”

  嬴政在这点上站易江这边,问道:“现在全军休整,等到深夜再夜袭也不冲突。”

  “甚至现在休息,夜袭不是更有把握?”

  “我明白了!”易江突然道,“这是战术!不亏是无冕武魁首。”

  嬴政和王陆都有些茫然。

  “怎么说?”嬴政问道。

  “王军师想要夜袭,但涡国现在军队分散,甚至尚未集结。”

  “这时候大军压境,涡国将军队集合到一块,如此夜袭便能有的放矢,精准攻击。”

  “原来如此。”嬴政点头,听易江这么解释后,他渐渐明白过来。

  “那就按照王兄说的,压进涡国,于边境组驻扎。”

  涡国的城墙上燃起狼烟,鸣金之声不绝于耳,城墙之上人头攒动。

  嬴政军在三里之外安营,至于夜袭,得再商量日期。

  涡国城内,王宫。

  说它是王宫,更像是豪华的军帐,和九州诸侯雕梁画栋的建筑完全不同。

  任有一个九州的人来看,恐怕都会嫌弃,觉得不合一王气派。

  但涡国的首领孟达却对此非常满意。

  涡国重武轻文,或者说压根就不在意文,身居高职的不会写字的都不在少数。

  他们的王,就跟秦国选将领一样,全靠武力,甚至可以说是靠蛮力。

  谁吃得更多,谁力气更大,谁就能折服众人。

  类似公孙鞅这样的治国谋士,他们连养马的资格都不会给,害怕柔弱之气传染。

  孟达,年三十三,是涡国王族里当之无愧的巨力士。

  “报,大王,城外有敌军进攻!”

  孟达“嗷呜”一声,气势十足,靠近之人都感觉耳鸣阵阵。

  “取我大刀来!”

  两名士卒抬着涡国祖传大刀,刀刃不锋利,基本可以当钝器看。

  但挨一下,不流血,也足以致命。

  “走!”

  孟达就提着刀出去了。

  至于战术?

  别开玩笑了,涡国王族传统就是不管人任何战术,要是连他们自己都得考虑,那还有手下干嘛?

  作为涡国的首领,会打仗就行。

  孟达提着刀跨上马,那马的体型比其他马矮小一些,但相对的,它的肌肉也更加厚实,并且没有任何披甲。

  毕竟孟达和大刀的重量已经不轻了,再多负荷吃不消。

  上城墙,孟达在士卒们注视下将大刀砍在自家城墙上,一声巨响,火花星子配烟雾,城墙上出现一道深深的痕迹。

  “他们是什么人?”

  嬴政军的旗帜上写着“秦”字,但是孟达不识字。

  而城墙上的这些人也和孟达半斤八两,斗大个字不认识,有念“山、禾、人……”

  念什么的都有,就是没有念对的。

  “好了,这些都不重要,反正他们会被我打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