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翰墨小说网 > 为何这大秦越来越强 > 第三百二十二章 不能让队友发现埋伏
 
  “谁说要让政公子去打仗了?”

  “谁又说政公子必须得硬碰硬了?”

  王陆举起手指,强调道:“别忘了我们的初心,是收服,不是杀敌。”

  “军师……”易江道,“你可真是把我说的越来越糊涂了。”

  “这仗到底怎么打?”

  “嘿,到了后天再说。”王陆可不想被他们提前知晓,然后又想出什么应对之策。

  军帐外的窃听之人不禁眉头一皱:“是发现了我?不应该啊。我藏得这么好。”

  易江道:“军师, 你现在不把战术说清楚,到时候政公子用起来也许会有些麻烦。”

  “这战术很简单的,不用担心。”

  “时候也不早了,作为将领我们更是要以身作则。”

  “大家快点睡吧。”

  ……

  ……

  窃听到的情报每日都会传送回涡国。

  孟达嘴上说着不要,耳朵却很诚实地听着。

  “大王,秦军确实制定了战术。”

  “但战术一字未提。”

  “嗯?”孟达不满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战术能一字不提?”

  “属下不知, 送回来的情报上就是这样写的。”属下知道孟达大字不识几个,“上面说王陆军师让秦国公子政领五千兵应战, 除此之外未细说战术,只言开战当日再说。”

  “……”

  孟达沉默一阵后道,“你们这不就什么都没打探出来?”

  “等开战当日窃听,我都能在阵前知晓,还需要你们打探?”

  孟达道:“好了,让人都回来,别再丢脸了。”

  挥退士卒后,孟达和属下开始商量对策。

  “你说这王陆是什么意思?”孟达道,“听说这公子政从来没有打仗的。”

  “让这样的人和我对阵,他是什么意思?”

  “还有,秦军一万人,怎么对上我就只有五千?”

  “他是看不起我?”孟达越想越觉得只有这种可能。

  属下不敢应答,因为在他看来,对方就是在轻视孟达。不然怎么会这么随意,连战术都不讨论。

  但现在不好再拱火,要是孟达再一上头, 鬼知道到时候会有多乱。

  “大王,这次迎敌还是该小心。”

  “哼,我会给那帮秦军看清楚他们轻敌的代价!”

  ……

  ……

  约战之日,王陆终于将战术告诉嬴政。

  而窃听之人也彻底失了机会,全军营备战,兵都以队伍列着,不可能有机会再窃听。

  “政公子,你领五千军,一旦开战就撤退。”

  “撤退?”嬴政都做好了厮杀的心里准备,现在和自己说要撤退?

  “王兄,我是不如你,但要不战而退,未必也太……”

  “政公子,这都是战术。”

  “既然是战术,那便告知我。”

谷獂</span>  “简而言之,就是逃。”

  “王兄,战术不是这样说的,至少也得告诉我为什么逃吧?”

  “还有往哪个方向逃,需要逃多远?这一切才是战术安排。”

  王陆懵了,他从没想这么多。

  “这一切政公子自己看着办,只要不与孟达开战就行。”

  王陆都算计好了,这次拖延,在军中士卒心中种下“嬴政无能,只知道逃跑的形象”,让他失去军中威望。

  同时还能振奋涡国士卒的士气,等下次正式开战,秦军想要取胜付出的代价肯定得增加。

  “王兄……”嬴政想了想,心中虽然有些不满,但毕竟是王陆,他现在不说也许是有自己的理由。

  “罢了,就依王兄的。”

  到了正午,约好的时间,嬴政领着五千士兵前进。

  而同时,王陆对易江道:“易将军,我们也该行动起来。”

  余下的五千军肯定得离开营地,不然嬴政和五千秦军只需掉头逃三里路就能汇合。

  到时候嬴政的形象说不定不会是无能,反而是智慧,知道暂避锋芒。

  这样情况肯定是不被允许发生的。

  “辎重、粮草通通带上,加速撤退。”考虑到一会嬴政撤退的速度,他们必须加快进度。

  “军师,我们不留下来支援政公子吗?”易江道,“还有政公子只准备了最简单的铠甲和长戈兵器,连弩都没有发一把,是不是太过了?”

  如果有弩机,几轮下来至少能减少一千的涡国的士兵。

  反正有了秦国的流水线出现,以前舍不得用的弩机和弩箭都可以豪不珍惜地使用。

  但现在攻城车、弩机、重型甲胄却一个都没有让嬴政带。

  并且在王陆告知嬴政战术时,他还有意被支开。

  他就不明白,都是一条阵线上的,怎么还有秘密瞒着自己?

  和嬴政不解就直接开口问不同,易江对于这种情况都是沉默,只要对方不说,他也不会主动问。

  “政公子不需要支援,反倒是我们该尽快行动。”王陆指着舆图上的一个地方,“一会我们逃到这儿,然后隐藏起来。”

  军营军帐、锅碗瓢盆、各类沉重的兵器和粮草,带着这些东西跑,肯定会被后来的人给追上。

  到时候嬴政五千军和他这的五千军汇合,岂不是害了涡国?

  所以得尽快找个地方隐藏身影。

  “这处峡谷。”易江分析道,“这处峡谷倒是林子较为浓郁,藏工程车这些倒是不错的地方。”

  “只是我们在这里等着,是为了什么?”

  “不为什么,就是在这里单纯待着。”

  说话间,他们已经来到峡谷,路上的车马痕迹明显,王陆就专门派人在队伍最末摸出痕迹。

  并且在峡谷之前会有一个岔口,有两条道。

  王陆就专门派出一队人,也以同样的方式在路上抹除痕迹,为的就是真假难辨。

  “各位藏好!”王陆计划是等一整天之后再与嬴政回合。

  ……

  两军阵前,孟达问道:“你就是秦国的公子政?那个王陆呢,他人在哪?”

  “王军师不在,但你有什么想说的,我可以帮你。”

  “我没什么想说的,倒是有个问题想问。”孟达也不管嬴政会不会回答,直白问道,“你们的战术是什么?明明有一万人,为什么只派五千人?”

  “是看不起我吗?”

  嬴政难以回答,用沉默应对。

  偏偏孟达觉得自己被轻视了,当即双腿一夹马匹,喊道:“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