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翰墨小说网 > 为何这大秦越来越强 > 第三百二十三章 战术
 
  同计划的一样,秦军只是与涡国士卒正面碰了一下,来回不超过三招就立即折返。

  秦军轻装上阵,移动的速度比起涡国反而要更快些。

  且因为阵前已下好了命令,撤退时井然有序,倒是涡国士卒这边冲锋乱了阵型。

  “大王,大王。”

  属下追上孟达, “大王秦军撤退得过于蹊跷,先就此停下。”

  “停什么?”

  “大王,里面可能有诈。”

  “能有什么诈?无非是这个公子政没有带兵打仗的经验,看到大场面就怕了,跑了,还想怎么担心?”

  “这可能是他们的战术。”属下再次提醒。

  “不可能。”孟达道,“你们派去的人已经打探过军情战术,不证明了他们根本没有定过战术?”

  “可大王, 再深入也许就真的危险了。”属下回头看涡国城墙, 已经开始因距离而有些模糊了。

  “这如此回去,岂不是让涡国笑话?”

  孟达完全能想象现在回涡国后,他的妻妾们问他,这边的战况如何。

  回答说“大获全胜”,然后又问杀敌多少。

  回答“不超过一掌之数”。

  也许身边亲近的人不敢直说,但这样的消息传到坊间,完全有可能变成他不战而退,逃回涡国,还谎称“大获全胜”。

  在涡国的大小战争中就没有不大量杀敌而大获全胜的。

  再简而言之,涡国属下的目的是“退敌”,孟达的目的是“杀敌”。

  “大王,我看我们还是再看看。”

  “谁再言停下,就地斩杀!”

  “……”

  属下只能默默退到后面,上头的孟达可是说到做到。

  ……

  嬴政领五千秦军撤退,抵达原本他们驻扎的营地时, 已经不见王陆、易江和五千军的身影。

  “继续撤!”

  嬴政沿着路继续往前, 不过无论秦军,还是涡国士卒在疾奔中都消耗了大量体力。速度和一开始相比都差了不少。

  “王兄这到底是什么战术?”

  嬴政在马上颠簸, 看着不断往后拉扯的山林木有些迷茫。

  逃,要有个方向,有个目标。

  总不能直接这样奔回秦国吧?

  他再回头看,孟达的士卒穷追不舍。

  此地距离涡国该有七八里远了,他真打算一直追下去吗?

  正常人这时候不应该放弃了吗?

  嬴政眉头深深皱起,搞不懂,无论是王陆,还是孟达,他一个都不能理解。

  “算了,继续跑。”

  ……

  “易将军,此地距离涡国有多远?”

  “十一二里。”

  王陆暗暗点头,这个距离差不多够远了。嬴政和孟达总不至于跑这边吧?

  “易将军,我们就在此休息,搭建临时帐篷。”

  “正好。”他们五千人带着一万人的辎重,虽然走得不远,但王陆一直要求速度,他们的力气也消耗不少。

  “易将军,再派一只队出去打探政公子的战况。”

  ……

  “大王,慢点!慢点!”

  属下追上孟达劝道。

  “敌人在前,你不加快也就罢了,怎么还让人慢点?”

  “大王,你回头看看。”

  孟达一回头,嗯,一骑绝尘来形容再适合不过。

  涡国士卒统统被甩在后面,瞧着这距离,得有十数丈。

  “快些!”孟达反而对他们的速度感到不满。

  “大王,他们是人,不是马。”属下解释道,“他们奔走了这么久都没有休息,会觉得累也是正常。”

  “秦军就在眼前,难道就这样放弃,无功而返?”

  “属下不是让大王放弃,而是让大王稍稍慢一点。”

  “与大部队拉出这么大的距离,万一秦军掉头进攻,我等也支援不急。”

  “大王总不至于想再去一趟秦军军营吧?”

  “……”

  孟达开始让战马的慢慢减速,和后面的涡国士卒保持差不多的速度。

  两只军队也来到了王陆之前抵达过的岔口。

  嬴政看着一左一右两个道口,一个是他们来时的路,畅通无阻;另一个是通往山林的,附近比较崎岖,至于通往哪里,他也不清楚,舆图未曾带在身上。

  “选熟的路吧。”

  稳妥起见,嬴政选择了熟悉的路,“但王兄和易将军他们人到哪去了?”

  “大王,我觉得追得这么快远差不多了。”属下哄道,“就算回去,让士兵们也会只会传说大王英勇地将试图入侵的敌军一下赶到十数里之外。”

  “这样的功绩比起杀敌之数也已经相当不差了。”

  孟达果然有些意动,但还是有些不甘心,毕竟秦军就在眼前。

  如果可以,他可是很希望生擒住秦国公子政,然后抓着他到涡国游街。大概就跟上山狩猎,炫耀猎物差不多。

  “再追一二里,要是再追不上,就作罢!”

  “大王,一言为定。”

  继续追了二里,无论秦军,还是涡国士卒,他们行动的速度都变得比走还慢。

  再追下去,恐怕也得不出什么结果。

  “罢了,不追了!”孟达主动停下,“这秦国的公子政别的本事不说,逃跑的本事倒是一流。”

  “调首,回涡国。”

  “大王且慢。”

  “又怎么了?”

  “大王,距离涡国有十多里的路,不如先让全军休息一番,之后再说。”

  属下指了指天色,“天已经快黑了,就地先过一夜。”

  “也行。”

  属下开始下去传令休息,他们这次出来没有带营帐和粮食,只有随身的兵器。

  这一夜到会涡国为止,肯定是要饿着肚子。

  不过也就一夜,还能熬。

  他们清楚秦军的状况比他们好不上多少。

  ……

  “报!”

  “政公子已和涡国军队从右侧离开,现在正驻扎休息。”斥候队情报送回。

  “啪啪啪啪~!”

  “军师,原来如此!”

  “高啊!”

  “如今我为刀俎,涡国为鱼肉,是杀是剐,悉听我便!”

  王陆茫然看着易江,不懂。

  易江也觉察到王陆脸上疑惑的表情,却以为王陆是在考验他。

  “军师,我也算饱读兵书,起初我看不明白,但现在局面明朗,一目了然。”

  “我也是能理解军师的安排。”

  “军师从一开始就不主张杀涡国百姓,恐怕就是为征服涡国做下铺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