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翰墨小说网 > 为何这大秦越来越强 > 第三百三十六章 殿前
 
  “你且留在秦军军营,之后要委大任于你。”王陆和善道,秦军中死亡最高的就是先锋部队。孟翼则当之无愧的先锋士长。

  到时候在军中留下消息,让司马错记得给这人换职。

  “敢问军师,这职务比起涡国将军如何?”

  “差多了。”王陆道,“当了这个职务,就算是将军都得敬你三分。”

  王陆没说话, 毕竟逝者为大,再狂妄的将军也不会跑去先锋军种前显摆。

  “那就好,多谢军师抬爱!”

  “呵。”

  “王兄,”嬴政在外面喊道,“时候不早了,我们即刻返回咸阳。”

  “好,我这就收拾行李。”

  嬴政和易江还提笔将这里的情报汇写成书,让军中人先送回去。

  毕竟他们路上要走走歇歇, 没办法做到信使那样披星戴月,日夜兼程。

  “孟达,你也同我们一块回咸阳。”

  “我?”孟达想去,却又有些不放心。

  “我跟你们回去做什么?”

  嬴政道:“向大王请命,孟达你对涡国最了解。将来大王派人接管此地,少不得你在旁边辅助。”

  “这次回咸阳,就是向秦王证明你的诚意。”

  “此外,有我和王兄在,绝不用担心性命有失。”

  孟达往涡国方向一看,道:“去可以,但在去之前,我得先回城安顿一番。”

  “自然可以,一个时辰后在此地军营汇合,同回咸阳。”

  ……

  ……

  易江找人代为驻守,秦军依旧驻扎在城外,涡国士卒没有任何约束,想留下秦军营地,或是返回涡国城内都可以。

  至于涡国的百姓, 对于孟达的投降没有多大感触,秦军没有进城骚扰。

  除了将孟氏的一些名头匾额弄掉之外,基本上没什么变化。

  涡国子民也就很快接受了涡国变天的消息。

  ……

  ……

  秦国,咸阳。

  秦王吃力地拿起信笺,将上面的封泥拆开。

  快速一扫后,一边笑,一边咳嗽。

  “好啊,好啊!咳咳~”

  侍人赶紧端来热汤润口。

  “大王要注意身体,心绪上不能有大起伏。”

  秦王看着上面的内容,心想着就算现在死了,也不用担心秦国未来。

  “召——”

  “罢了。”

  秦王原本还想现在就召百官上朝分享捷报,但转念一想,不如等嬴政和王陆他们回来,在朝堂之上一块说清楚。

  他也很好奇到底是如何征服涡国的。

  “取笔来。”秦王计划让司马错继续从涡国方向进攻巴蜀,但不许灭涡国,同时注意一些涡国境内究竟是否真投向秦国。

  如果有什么异常,可见机行事。

  密信送往边境的司马错手中。

  嬴政、王陆和易江刚进入秦国边境,咸阳这边的成矫就得到消息。

  但关于涡国战况究竟如何,他也无从知晓。

  从咸阳派人去涡国打探,路途太远, 往返的时间都足够嬴政一行人回咸阳的。

  “早知当日在游国就先打探。”成矫懊恼,游国和涡国距离不远。若不是当时急着回咸阳怕落后于嬴政,乱了思绪,就不会像现在两眼一抹黑。

  隔了两日。

  嬴政、王陆四人抵达咸阳,秦王也下旨他们休整一日,隔日所有人都得上朝。

  期间嬴衡、仲昂等到嬴政府上,史迁则到王陆家中。

  无一例外,全是过来打探消息的。

  “王兄,你是不知道最近咸阳城什么谣言都有。”

  “有说你们迟迟不归是因为已经战死在沙场,还有说你们陷入苦战,更离谱的说你们带着一万秦军背叛秦国投靠涡国了。”

  史迁按捺不住心中兴奋,毕竟他马上就要亲笔记下秦国未来储君的事迹。

  “所以王兄我求求你,你快点告诉我真相,你们在涡国到底遇到了什么困难?怎么会拖延到现在。”

  “这事说来话长,也没法长话短说。”王陆编排道,“主要还是涡国的首领太不争气,太容易投降。”

  史迁拿着笔犹豫,王陆现在说的话都是主观感受,不是他要记录的事实。

  “王兄,同你们一块来咸阳的那人是谁?”

  “易江。”

  “不是,是另一个膀大腰粗的,他看起来不像是秦国人。”

  “他啊,”王陆‘啧’一声,“他就是涡国首领。”

  史迁顿时将笔捏紧,看来嬴政这一行应该是胜了。

  但涡国首领为何不困在囚车里,还他们这样正常出入?

  秦军是去打涡国,涡国首领怎么看起来不憎恨秦国?也不跑,也不殊死一搏。

  按说一万秦军攻打这样连小国都勉强的城池应该很快,怎么花了这么久?

  史迁感觉自己有太多的问题需要解答。

  “王兄……”

  ……

  ……

  上朝。

  秦王宫从一开始就不同寻常的气氛。

  道上全是马车辘辘的声音,但就是很压抑。

  “进殿。”

  随着侍人的一声喊,百官依次入殿,孟达则被安置到旁边一间小屋休息,算是特别优待。

  “今日上朝,主要说一件事。”

  “政儿已经返回咸阳,涡国和游国一样都已经成为秦国领土。”

  “恭喜大王……”祝贺声同时响起,让秦王的脸色红润了不少。

  “但矫儿与政儿二人所用的手段完全不同,说出来还想听听诸位的意见。”

  秦王缓缓道,“矫儿是派兵速攻游国,用了不到三天的时间便拿下。”

  “但牺牲了两千多的秦卒。”

  “反之政儿,以征服民心为主,用了近九天,却让涡国降服秦国。”

  “从易江送回来的军备数上看,死伤不过二百。”

  “诸位都说说是怎么想的。”

  芈庐从先侧头看了一眼王陆,很清楚这次战略是他弄出来的。

  “大王,臣以为兵贵神速。既然是攻伐之战,理应越快越好。”芈庐出列说道。

  “言之有理。”秦王应一句,看不出情绪。

  “臣以为不然,”嬴衡出列,“兵贵神速自然好,但我军这次不是和边境诸侯国交战,打一次就撤。”

  “这是灭国战,是将来要接管领土的,并非打赢就算胜利。”

  “而是要让该领土的人都认可自己成为秦国人。”

  “按九州史,发动灭国战,令领土内的人忘记亡国仇需三代时日。”

  “敢问芈大人有耐心等三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