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翰墨小说网 > 为何这大秦越来越强 > 第三百四十章 只要我不要脸就无敌
 
  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

  秦国本就没什么人才,这要是去掉一半,将来可就够忙的。

  嬴政这还没当上秦王,王陆已经开始以整个秦国为重点思考一切对策。

  果然选择嬴政和王陆没有任何问题。

  秦王心中更加确定要选择嬴政当储君。

  “王陆,你需要多久?”

  王陆想回答自然越久越好,但瞧现在这场面, 这样的回答恐怕不能过关。

  “至少一月。”

  “太久。”秦王拒绝。

  “二十五六天。”

  “寡人只给你半月的时间。”

  “退朝吧。”

  秦王断绝不容置疑,留下殿内一群人云里雾里。

  能明白他们之间想法的人没几人。

  “芈大人,我们?”成矫问道。

  “王陆也许是打算分化掉今日来支持成矫公子的人。”

  “不过无妨,这是王陆的计划,却也是我们的机会。”

  “芈叔,父王的意思是我,还是嬴政?”

  芈庐心里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成矫是无法面对现实,还是真就蠢到看不清现在的状况。

  “大王和王陆商量了这么久,显然是站在他们那边。”

  “成矫公子,早做打算啊。”

  芈庐相当头疼,早知道会有今天,一年前就该不惜一切代价让嬴政回不了咸阳……或者无论什么代价都该把王陆拉拢到成矫公子麾下。

  这真是一步错,步步错。

  ……

  “王大人,一会同去政公子府上?”仲昂道,他没看懂最后王陆为什么要让秦王“休息”,这里面的深意他想问个清楚。

  “暂且没空。”王陆对仲昂道,“你们先后把孟达安置妥当,好生招待,我这还有事。”

  王陆匆匆离去。

  嬴衡还向嬴政问道:“政公子,王大人这是要去做什么?”

  “我也不知,但应该是很重要的事。”嬴政不担心王陆,况且眼下他自己这边也有事情需要忙。

  “衡叔,趁今日设宴请各位同僚。”

  “对, 是得请。”毕竟好些人都第一次见, 但既然已经选择了他们,念一番他们的好也是人情世故。

  “午膳太过匆忙,仓促之间恐怕准备不好。政公子,知会一声定在晚膳。”

  “嗯,就有劳衡数在咸阳定家熟悉的酒楼。”

  ……

  “人呢?”

  王陆这边追出来,想找芈庐聊聊。

  但出殿后只能看到成矫和嬴政一样准备宴请。

  “成矫公子,芈大人呢?”

  “……”成矫的表情古怪,“不知。”

  “你们要一块吃饭?算我一个。”王陆想着成矫不告诉自己芈庐,可一会他们吃饭肯定要露脸,也就提出了成矫一派人万万不能理解的要求。

  “王大人如今要吃什么没有?还非得跟我们混这一顿?”成矫看着殿内聚成一团的嬴政,“政公子也在设宴,王大人去必有席间高位,何必来我们这找没趣。”

  “我就找芈大人,找到他我自然不去。”

  “……”

  成矫没办法和王陆交代芈庐的去处,他现在去后宫联系他的母亲,试图调动外戚在咸阳培养多年的势力。

  直觉告诉他,绝对不能让王陆知道芈庐的动向,不然肯定还会出什么手段来阻止。

  另外,王陆这人过于敏锐, 芈庐这才离开没一会儿就已经发现端倪。

  此人果然不能小觑。

  成矫继续拉拢选择他的官员,设宴款待。

  而在这方面,成矫的能力甩嬴政一条街。只要成矫想,随时都可以宴请近百人,不需要像嬴政那样还得等到晚上。

  考虑到好些人都没有乘马车来上朝,成矫又差人安排,拉了一辆又一辆的马车分次将人接到地方。

  “公子,那王陆也非闹着上马车。”成矫府上的亲信道。

  “他怎么还缠着?”

  “公子,要不属下把他赶走?”

  “这人要是真打定主意,你赶不走的,还容易显得气量小。”成矫道,“就让他上马车。注意一点,让他单独一架,不要让其他人和坐一起。”

  “明白!”

  其他人都是三五位挤一架马车,王陆是直接一人一架。

  “这里还空着,一起啊。”王陆怪不好意思的,但成矫属下立刻道,“王大人别喊了,这是我家公子专门给王大人的优待,体恤涡国之战辛劳,就不让其他人来打扰。”

  “不碍事。再说我一人坐马车得多闷。”

  “那些只能委屈王大人了。”

  成矫属下匆匆告退,继续安排其他官员,并且暗示马父直接把这瘟神先送走。

  等马车缓缓停下。

  “王大人,地方到了。”

  王陆从马车上跃下,是成矫府上。

  路上不断有人拎着食盒快速走动。

  “不愧是成矫公子,其他地方都不如自家府上安全。”

  成矫忙着招待其他人,无暇顾及王陆。

  等到所有人到齐,席间落座,正要端起酒杯的成矫瞥见了王陆。

  一愣。

  原本脱口而出的话通通咽了回去。

  王陆是嬴政的人,自己接下去说的全是如何对付嬴政。

  自己真要现在说,不等于在敌人面前大声密谋吗?

  世上还有比这更愚蠢的事?

  “我敬各位一杯。”

  成矫喝酒喝出了饮王陆血的凶横。

  其他官员也都各个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王陆在这场席上的作用的就是粥里的老鼠屎,分量不大,影响却不小。

  他在,等于全体禁言。

  “王大人,你该离开了。”成矫连逐客令都下的特别直白。

  “吃完就走,或者等到芈大人回来。”王陆看所有人都不动筷,像主人一样招待各位,“吃啊,别客气,就跟自家一样。”

  “……”

  几乎所有官员都佩服起王陆,以前一直没发现,整个咸阳脸皮比王陆厚的恐怕还真没有。

  一个聪明有能力,还不要脸面的谋士,应对起来确实棘手。

  成矫观察众人表情,这一帮人中并非所有人从一开始就坚定不移地站在他这边。

  很多人其实都是摇摆不定,只是在大殿上做出一个紧急选择。

  成矫之前不清楚这些选择自己后有没有后悔,但现在清楚了。

  这王陆往他们中一坐,即便一句话不说,也不刻意针对谁,他的压力就无形扩散开来。

  不少人都已经开始面露纠结之色。

  成矫完全确信,只要王陆此刻再多说几句,他们这帮人就会临阵倒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